海的柔情 作品

第二百六十九章事情不好处理。

    想到这里之后,我连犹豫都不带犹豫的直接便接通了王星的电话。

    在接通王星的电话的一瞬间,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对面电话里面的王香便开口说了一些话。

    “你先在那个酒店里面待着,我这里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过很快你就知道我要处理的是什么事情了!”

    “那个陈经是不是已经杀人了?”

    王星所说的那句话,不得不让我怀疑,王星现在要去处理的事情应该是陈经杀人,然后王星想要找到陈经,然后正面通当一个证据,这个样子也就能够将陈经给抓住。

    不过想要抓住陈经,哪有那么容易啊,毕竟先前的时候我就在怀疑那把是过招,是不是曾经故意放在那里的,他之所以去其他的地方,为的就是不让别人发现这么一把水果刀是他放在哪里的。

    要如果这把水果刀真的是陈经放在那里的话,现在的王星就算是找到陈经那也没有用,因为当他看见陈经之时,陈经可能会跟王一成在一起,而王一成也不会相信,曾经就是那个所谓的杀人凶手。

    不过天网疏疏恢而不漏,那个曾经就算是再怎么会玩,她也不可能逃得过周边的那些摄像头,以及另外一些可以看到他杀人的证据的证人。

    除非陈经能够做到,将这一段路的建构,摄像头全部都给切断,然后将那些看到事情的人全部都给杀害,这个样子倒是可以做到,让别人看不出来。

    不过陈经应该是做不到这方面的。

    这倒不是,我觉得曾经做不到这方面,而是因为想要做到这方面,那恐怕是真的有点难,毕竟有些摄像头只要是一旦割断,那么这摄像头并会直接通公安局的方向,东安局的方向便会报警,到时候警方便会让人来查询这段的地方到底是出现了什么可题。

    陈经怎么可能躲得开吗?陈经就算是躲开,那些人会将这里的线接通,陈经再次去切割内线的时候,那些人可能就不会将那摄像头给接通,而是默默地看着有人,然后将陈经给抓个正着陈经作为警察而且还是队长,这种蠢事他绝对是不会干出来的。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就不满你了,我的确是要抓住陈经,只是那个陈经现在手中掌握着一把水果刀,恐怕以我一个人的实力不一定能够对付得了啊,不过你还是别去了,万一再被那个家伙给反控制住,就有点不太好了。”

    电话里面的王星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想要将电话给挂断,可我哪会让王湘江电话给挂断呀。

    “你不让我去也成,你先给我发一个共享定位,等你出了事情我也就能够按照这个共享定位去找你,你要是不这么做,那么今天我还非得跟着你去不成。”

    虽然我并不知道对面的王星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不过电话里面的声音在沉默了一分钟之后,王兴松算是咬了咬牙,然后通过微信的方式给我发来了一个共享定位。

    在王星发过来共享位置之时,我想也没想的直接点到了共享位置里面。

    共享位置的地图之中出现了,我根王星王星色兰就是那个小红点,而我同样的也是那个小红点,不过王星的那个小红点要比我的这个红点更为靠前。

    根据王星的那个小红点,王星现在的距离非常的快,应该是承受了某种交通工具,所以速度才会更快的。

    王星应该没有开车,那么王星做的应该就是出租车之类的,毕竟王星要是真正的出了事情,等我去坐出租车,那恐怕就有点晚了,所以备着一辆车,那还是很好的。

    也不知道王星最后面有没有听到我说的那句话,反正王星的那个小红点一路上飞驰的很快。

    不知道王星走了多长的时间之后,那个小红者总算是停了下来。

    注意到那个小红点停下来之后,我往小红点的周围看了一眼,小红点周围并不是那些ktv之类的,反倒是居民楼。

    居民楼相比于ktv来说比较安全一些,不过曾经是警察想要上居民楼,那应该也是很简单的,不过想要在居民楼之内杀人,那陈经应该是并不会做出来,那么陈江去往居民楼的寓意是什么?这个让我就有点搞不明白了,不过就算是再怎么搞不明白,我还是悄悄摸摸的给王一成那边发过去了一个共享位置的截图。

    当然我给王一成发过去的并不是什么社交软件,我给王一成直接是用短信发过去的。

    以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那个机会跟王一成家一个社交联系的方式,只是留了一个王一成的电话,所以现在想起来有些无奈。

    就在我跟王一成发过短信的一段时间之后,王一成的电话很快便打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王一成的这句话了,毕竟那个小红点,他怎么可能知道那个小红点是什么意思吗?就算是王一成同样的给我发一个位置,我也不知道那个小红点是什么。

    “最底下的那个小红点是我现在所在的酒店,最上边的那个小红点是王星的位置,之前王星说要去会一会那个陈经,然后我怕担心,所以才留下了这么一个小红点儿,你们去看一看王星面对的是不是神经不过就算不是陈经,那么王星去的这个地方,肯定也是曾经呆过的地方,你们派一拨警力悄悄摸摸地跟上,最好要穿上便服,然后带一些面具之类的,不要让这个人给认出来。”

    在电话里面的王一成吩咐了几句之后,我也没有过多休息的意思,穿上衣服连电梯也没有作,直接从步行梯上面一路蹬噔噔蹬蹬的跑了下来。

    再从不停踢上面蹬蹬蹬的跑了下来之后我找到了车库的方向,然后从口袋之中将车钥匙给拿了出来,不过当我把车钥匙给拿出来,看着面前的车的时候,我有些无奈了。

    有车钥匙又有什么用,我连车都不会开,手里驾驶本没有这辆车摆在我面前,那也是没有用的。

    想到这里之后我很是苦恼,看来等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要回家考一个驾驶本了,不然等以后遇到豪车之后,只能是看一看就不能开,这恐怕实在是有点尴尬。

    摇了摇脑袋,没有猜想这些,从车库里面走出来之后,在路上使劲的挥手,但这附近没有一辆出租车从这里经过。

    这里按理来说应该是最繁华的街道啊,可是到了这个点为什么就没有出租车呢?我很是奇怪,不过那也没有办法,毕竟拦了很久也没有拦到出租车,如果再这么继续耗下去,那肯定是不成的,于是没有再想其他的,打开社交软件之后,从上面找到了可以打车的一款软件。

    在上面输入了一下我的姓名以及手机验证码,然后就是出发的地址以及目的地。

    很快上面就出现了一个接单的信息,不过接单的这个人,距离这里有很遥远的距离。

    按照地图上面的距离来说,这个人至少离我有2公里左右的地方,这也实在是太远了。

    怪不得这个地方没有车呢,原来最近的车全部都去了2公里的地方了,2公里的地方到底是哪个地方,我想不起来,不过看了一眼地图上面的2公里之内的方向,也算是明白,那些个出租车为什么会在2公里之外的地方停留着的,那些2公里以外的地方全部都是一些ktv或者是一些酒吧等等比较繁华的地带。

    像我跟王星所住的这个地方,同样也算是一些比较繁华的地带,不过这里只能算是白天比较繁华,而夜晚这个地方显得并不怎么繁华,所以出租车要去的地方,那肯定是那个地方啊。

    出租车跑一晚上不为了挣钱那还能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在这个地方死乞白赖的等着吗?那绝对不可能的啊。

    出租车为的是挣钱,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很是不繁华的地在等着呢,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出租车才会出现在2公里以外的方向。

    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出租车总算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跟手机上面的信息比对了一下,确定上面的信息确实是这车的牌子,之后打开车门直接送到了副驾驶。

    由于是滴滴打车上面也有目的地,所以这一路上我也就不用跟出租车司机多废话,我重新将社交软件给打开看了一眼,照交软件上面的那个红点儿。

    之前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那个红点有任何移动,可是现在却看到那个红点有移动了,而且移动了还是很大一截。

    从地图上都已经可以看得出来,王星所移动的地方是很大一点二的,那么王星在现实之中移动的地方,那可不只是一大截,而是王星已经走到了这么一个小区之内,说不定已经碰到了陈经。

    不过他有没有碰到陈经,这个我不敢说,不过想来王星碰到陈经的几率应该是比较大的。

    摇了摇脑袋不再想这些,看着前面的出租车司机。

    看着面前的这个出租车司机,等出租车司机将我送到位置之上的时候,我直接从车子里面下来,然后将出租车司机的门给关上,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这座小区。

    面前的小区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原本我以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小区应该是属于那种比较老旧的小区,可是等我在看到这个小区之后,确实是被震惊了,因为这个地方压根就不是什么小区,而是别墅区这个地方全部都是别墅区,没有一块是属于小区楼的那种方向。

    看到这个地方的地形之后,我总算是明白陈经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呢,它也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拿着这么一把水果刀去威胁那些住在这里的人。

    那些人既然能够住在这个地方,那就说明那些个人是非常有钱的,威胁一下,说不定能够从那些人的手中拿个一千万两千万,这都是不等的。

    陈经的心里面应该是这么想的,不过啊我也不太确定,但已经来到了这里,我怎么可能从这个地方离开呢?如果没有来到这个地方之前,我倒是会考虑来不来这个地方,但现在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的,这个地方都已经来了,就算是再怎么后悔那也是没有用的,只能是现在这个地方走一圈,如果能够遇到曾经和王星是最好的,不过想要遇到陈经和王星,这个恐怕难度有点不小啊。

    陈经和王星这两个人应该是并没有碰见,毕竟这两人碰见了会发生什么事情,自然我现在并没有看到,不过只要是个明白人就知道,只要是让这两个人碰见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那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不过,这两人虽然碰不见,但并不代表这两人接下来就没有机会碰见。

    只不过想要让这两人碰见并没有那么简单,首先来说王星已经到达了这么一个地方,只是并不知道王星现在在哪里儿,陈经同样的也是来到了这个地方,不过神经病,没有想到王星就在它的时候,座椅现在真经找的应该是最富有的一家。

    不过这里全部都是别墅区之类的,怎么可能有一些比较穷,有一些比较富有的钱,应该是基本上差不多的,没有差别就算有差别那也差别不了多少。

    我有些无奈了,想要走进去看一看这些个地方,以及那门上可不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究竟有什么变化之类,可是等我上前去看了很久之后,也没有发现这些个别墅到底有什么变化之类的,但门口的那个门确实很大,这样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进去。

    不过好在以前的时候,我也开过一些,其他人的左右是简单地从口袋中拿出来的一张黄符纸,然后将这张黄符纸换上了一张开锁符,紧接着并张这张是开锁符贴在了门上。

    这张开锁符看的比较简单,但这章开头和真正的情况之下也并没有那么简单,一般人想要画这张开佐福,就算是能够把这些顺序全部都给画对,可只要是中间段了一笔,那么这张符纸也就算是完全的废了。

    拿着这么一张符纸,我走进了那间别墅,然后猛地贴了上去。

    符纸再贴上去的时候,大别墅最外面的一个门给打开了。

    当然大别墅最外面的那个门只是保护别墅的一个门而已,其实这个门也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就跟那些城墙里面得门就是有些豪华之类的,除此之外,其他的特点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