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之语 作品

第422章 一龙二凤

    在三王冠宫堡教了克里斯蒂娜和卡尔两天,奥拉夫也享受了两天的首席女官艾克佐迪亚的悉心侍奉,还教导着艾克佐迪亚学会了吹拉弹唱。

    一开始艾克佐迪亚还有些抗拒,不想学习,但是在奥拉夫的强逼下学会后反而马难得领略到了其中的好处难以自拔了。

    奥拉夫如今又是正值身体最好的时候,多玩点花活下没几天让艾克佐迪亚隐约有些痴迷奥拉夫。

    奥拉夫自信自己的身材体力和样貌地位都是第一流的人物,艾克佐迪亚虽然年过三十但却不曾婚娶,因为贴身侍奉太后也不敢跟宫中的侍卫侍从胡搞,乃是久旷多年的老处女。

    现在得遇奥拉夫才知晓人生快事,虽知道不可能嫁给奥拉夫但也十分满足,因为奥拉夫赐个她许多金银首饰又让她体会到有男人的乐趣,艾克佐迪亚的一颗心早就记挂在奥拉夫的身上了。

    所以太后最信任的心腹女官不知不觉就成了奥拉夫的人,在回想近些年这位太后所作所为没有体现出一点政治强人的本事和手腕,奥拉夫觉得自己只要是离开瑞典的宫廷,恐怕很快太后就要被乌克森谢纳给斗倒了。

    快乐时间总是飞速,眨眼就等到周一天不亮,奥拉夫担心耽误自己上学,着急忙慌的从艾克佐迪亚的卧室抽身出来,带着几十名侍卫就乘船去了北方的乌普萨拉市。

    乌普萨拉市和挪威的特隆赫姆地位相当,都是维京时期的古老王都,也是最早建造大教堂的城市,一般来言瑞典的历代国王继位加冕都要在乌普萨拉的大教堂。

    即便是古斯塔夫二世当年继位加冕也是在乌普萨拉举行的仪式,不过随着古斯塔夫二世在斯德哥尔摩的圣尼拉大教堂加冕大帝,继承帝国的克里斯蒂娜也就打破了这个规则,而是直接在圣尼古拉大教堂加冕继位。

    乌普萨拉市古老宁静,历史悠久,但是受限于所处的纬度和城市象征意义,导致市区的范围不大,城市内的人口也仅有三万左右。

    但是这个小小的古城中却坐落着瑞典最好也是唯一的乌普萨拉大学,自从公元1477年开办以来,每年都在为瑞典培养着各个领域的人才,是保证瑞典强国根基的一块基石。

    对于入学后的学习方面,奥拉夫对自己的定位是做个领导者,所以数学几何之类的靠着前世的残余知识够用,重点学习语言学和政治法律。

    奥拉夫的身份非同一般,到学校的时候就引起了轰动。

    乌普萨拉的市长和大学校长亲自迎接奥拉夫,学校里的师生也对这位独自击败波兰,三打立陶宛,冲入华沙抓捕波王,逼迫波兰割让土地的大英雄奥拉夫也是十分好奇甚至崇拜,所有人在码头热烈欢迎奥拉夫到来。

    奥拉夫在卫兵的护卫下和主要人物一一握手,接着就被校方安排在大学领导层的别墅区居住,等到安置好东西,师长和校方邀请奥拉夫吃晚宴的申请就到了。

    欧洲这边对晚饭最为重视,可能是因为长夜漫漫,饮酒作乐能打发时光,奥拉夫并不很想吃喝,但是初来乍到,还是要跟乌普萨拉的父母官地头蛇认识一下,于是就让人回话一定准时赴约。

    当天晚上奥拉夫到了市政厅受到了热情的招待,犹如众星捧月,乌普萨拉地位最高的王室成员、路德宗长老、师长跟奥拉夫说话也是小心翼翼,其余小贵族和勋贵更不用说了,能和奥拉夫说一句话就兴高采烈,众人带来的女眷看着奥拉夫的眼神更是似乎能把他烤化了。

    因为奥拉夫为了给亡妻梅尔克尔复仇,千里奔驰马踏华沙,炮轰皇宫,捉拿波王吊死墓前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不管人们怎么说,内心都佩服奥拉夫的胆识本事,钦佩他对亡妻的一片真情。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对于奥拉夫的所作所为她们只有感动和羡慕,加上奥拉夫的身份地位和身高长相,没有哪个女人会对他没有好感,甚至适龄未婚的贵族小姐们更是连抛媚眼,希望能成为波美拉尼亚公国的新一任女主人。

    奥拉夫自从妻子去世到现在都没有续弦的打算,但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对生理方面的需求也旺盛了,反而更加放飞自我。

    喝着酒眼睛在莺莺燕燕中转了一圈,奥拉夫也发现了两个长得十分不错的少女,过了半个小时趁着人人饮酒后谈兴上来高谈阔论的时候悄悄过去搭话。

    过了半个小时后,奥拉夫就和两个美少女回了自己的别墅。

    一夜无话,大被同眠。

    等到天亮了,两个少女看清楚一切才清醒过来,他们因为对奥拉夫的崇拜敬仰加上酒劲作祟竟然就稀里糊涂的一起被他睡觉了。

    奥拉夫看到了床单上的两抹鲜红,很温柔的摸了摸两个少女的脑袋,说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心情复杂羞涩的少女迟疑了一下,剑眉薄嘴唇的少女先说道:“我叫弗瑞达·古斯塔夫松。”

    另一个五官柔顺,有些东方美人气质的少女随即说道:“我叫劳拉·诺伦。”

    瑞典一直是一个能出美女的国家,比起周边的邻居,瑞典女性的颜值一直算最能打了。

    好莱坞20世纪最迷人的前十女性,葛泰丽·嘉宝和英格丽·褒曼就占了两位。

    奥拉夫目前在德意志和丹麦、波兰都待过,他可以明确说自己床上的两个少女是他所见过的颜值最高的了。

    奥拉夫心里觉得也许俄罗斯的女性也不错,不过还是等以后有机会眼见为实吧。

    想着自己在乌普萨拉上大学总得有人照顾自己的生活和身体,弗瑞达和劳拉正好可以肩负起这番艰巨的任务。

    又问了几个问题,奥拉夫才知道两个少女都是16岁,但是看身材却像是25岁的样子,他们都是本地勋贵只不过弗瑞达的父亲地位高一些,是瓦萨家族的一位闲散侯爵的小女儿,劳拉的父亲则是乌普萨拉大学的名誉副校长,一位瑞典北部的大地主、议会议员。

    乌普萨拉是瑞典旧王都,历代国王担心兄弟政权都会把他们赶到这来养老,所以乌普萨拉光克里斯蒂娜的叔叔伯伯就有五六位,堂亲更是十好几,不过他们都空有封爵而没有权利,连封地采邑也很少,只能勉强维持贵族体面地生活。

    睡了一位王亲国戚,算起来还是大帝的堂姐,要搁到大明就是正儿八经的县主了。

    可是奥拉夫似乎不紧张,他嘱咐了两个少女几句,让她们安分守己以后好生伺候自己。

    两个少女也有些慌神,但也知道跟奥拉夫肌肤相亲了,反而十分听话。

    三人穿好衣服吃点东西,奥拉夫就亲自送她们回家了。

    弗瑞达的父亲古斯塔夫侯爵有些不高兴,但也谨慎的一贵族礼节招待了奥拉夫,奥拉夫走前许诺会保举老岳父做陆军部长,古斯塔夫侯爵顿时态度变化,和颜悦色的把奥拉夫送出大门,并且再三表示一定支持弗瑞达与奥拉夫谈恋爱。

    奥拉夫对便宜岳父也很客气,表示会认真对待这份感情,然后就告辞离开,把劳拉也送回了城外的诺伦庄园。

    诺伦庄园的主人诺伦·拉达尔森态度恭谨的接见了奥拉夫,同时把子女妻子叫出来拜见奥拉夫,最后让妻子把劳拉和孩子们带下去。

    翁婿两个相谈甚欢,诺伦也不询问奥拉夫是否要娶劳拉,而是借机跟奥拉夫拉关系。

    奥拉夫发现这位岳父不比之前的岳父是个守旧迂腐的老贵族,这位岳父很聪明也很敏锐,想了想,奥拉夫直接问道:“诺伦先生,以后我们是家人了,我想等到明年我可以举荐您做乌普萨拉的市长,或者您想做卡尔马的市长吗?”

    虽然奥拉夫和乌克森谢纳已经划定了蛋糕,但是一两个市长的位子奥拉夫如果说出来,乌克森谢纳还是要给面子,想要拉拢自己的便宜岳父,也想在瑞典培养点自己人,所以奥拉夫才直接抛出了硕大的橄榄枝。

    诺伦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值钱,竟然能换一个市长,于是笑着说道:“乌普萨拉是我们家族祖辈生活的地方,如果可以,还请奥拉夫勋爵阁下安排在本地吧,这样我们也能相互照顾。不是吗?”

    奥拉夫笑着点头,道:“不错,感谢诺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