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有三 作品

第46章 距离高考……120小时

    次日。

    阳光透过窗帘,照在陈宇的脸上。

    他缓缓睁开双眼,就见一个身穿丰满有韵味的影子,在慢腾腾的穿衣服。

    迷糊了三秒,陈宇猛地起身,拽过被子,对琦姐怒吼:“你对我做了什么?!”

    琦姐套上外衣,转头,边系扣子边道:“你醒了?我会负责的。”

    “那行,给我买个ps5吧,这事儿就算了解。”

    琦姐抡起枕头,就狠狠的拍在了陈宇头上:“ps5!”

    “砰!”

    “我让你ps5!”

    “砰!”

    “你特么脱我衣服干嘛?!”

    “砰!”

    “寡妇你都不放过!”

    “砰!”

    “趁我昏迷!脱我衣服!禽兽!”

    “砰砰砰砰砰……”

    陈宇连滚带爬的下了床,高举双手:“我可什么也没干啊!”

    琦姐顿时更生气了,飞起一脚,直接把陈宇踹出了房间:“衣服脱了你都不干!”

    “砰……”

    趴在客厅的地板上,陈宇一动不动。

    琦姐“duang”的一声将门关上:“好好反省反省吧!”

    陈宇:“……”

    【受到心理伤害:精神+4】

    扶着腰,站起身,陈宇很欣慰:“看来身体恢复的挺好……”

    “叮咚——”

    这时,一楼响起了门铃声。

    卧室内的琦姐喊道:“滚去开门!”

    陈宇麻溜的下楼,将房门打开。

    只见外面,站着四位民警。

    “你好。”为首者,敬了个礼,拿出自己的证件:“我们是榆树街派出所的。”

    “你们好,又有什么事?”

    “我们了解到,你把齐橙女士从医院接回来了?”

    “没错。”

    “但我们查询齐橙女士的账户,发现她有充足的存款,可以支撑医院的治疗。”民警脸色冰冷:“你作为她财产的唯一受益人,把她接回来等死,已经涉嫌了刑法。”

    陈宇:“……”

    民警:“现在,立刻,马上,把齐橙女士送回医院,进行救治!”

    “她已经不用去医院了。”

    “什么?她死了?!”民警攥紧拳头,眼中喷火。

    “不不不!”陈宇连连摆手:“我是说她痊愈了。”

    说罢,他大喊了一嗓子:“琦姐,开窗露个头!”

    “哗啦。”

    窗子拉开,琦姐探出脑袋:“啥?”

    “没啥,回去吧。”

    琦姐扫了眼楼下的民警,关上了窗:“神经……”

    “看,她已经痊愈了,活蹦乱跳的。”陈宇摊手解释:“我去医院时,就发现她根本没医生说的那么严重。红十字医院就是来偷、来骗,四十多岁的老寡妇。我肯定要带她走,不走她以后没有钱花啊。打工又不可能打工,做生意还亏本,只剩那几十万维持生活这样子……”

    民警:“……是…是这样吗……”

    “事实胜于雄辩。如果她真的劲气透支严重,现在我骨灰都抱回来了。我觉得你们应该去查查那个红十字医院。”

    民警们相互低语几句,为首者上前一步:“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请你在这里签个字。”

    “行。”

    签完字,目送四人离去,陈宇关门,上了楼。

    “他们来干嘛?又是香烟管理所的?”

    “你不是劲气透支了吗?昨天给你找了个3级武者,输了一下午劲气。他们来就是来看看你的情况。”

    陈宇没有选择说实话。

    毕竟一个不到1级的武者,干了3级武者的事,没法解释。

    “我劲气透支的那么严重?!”琦姐惊讶:“我还以为我只是普通的昏迷了。”

    “我猜你可能不喜欢在医院中醒来,就提前接你出院了。又怕你晚上睡得不舒服,才帮你把外套脱下去的。”

    “找武者给我输入劲气,应该不少钱吧?”

    “你是英雄!政府掏的钱。”

    “哦……”琦姐盯着陈宇,点点头。

    陈宇被看的有些发毛,连忙转移话题:“对了,琦姐你知道兽潮转移方向这件事了吗?”

    “当然知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没死,就用手机搜索了。想不到兽潮还能转移。”琦姐走进厨房,系上围巾:“不说这些了,我去做饭了。没死,就一切照旧。”

    “话说你为什么要去当敢死队?活着不好吗?”

    “兽潮来了,怎么也是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守城墙也能多活一阵。”

    “我和异兽有仇。”

    ……

    危机解除了。

    青城市的人们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

    活在异兽恐惧下的人类,仿佛都忘记了恐惧。

    就像一群蚂蚁,没有了思维,没有了思考,单纯为了活着而活着。

    上午十点。

    所有娱乐节目停播,所有电影停放,所有网络游戏停服。

    新闻直播画面,变成黑白。

    首都广场降半旗。

    庄严而悲壮的音乐声,从每一个喇叭内传出。

    街道上,房屋内,学校中、工厂里……

    无论男女老少,纷纷低头,闭目,哀告鹤城几十万同胞同族的离去。

    琦姐也把香烟店的牌匾关掉,带着陈宇一起站在门口,进行哀悼。

    整条街、整个城市、整个国家,在这一刻都安静了。

    只剩广播传出的悼词。

    “灾难,又一次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万分悲痛,无可奈何。郁结之气,凝聚胸中,挥之不散。”

    “原谅同胞们的孱弱吧!”

    “你走了,你是幸福的。因为你虽然呼吸僵硬,但再也不惧怕为邪恶所伤痛、不再为深渊所烦恼。”

    “你走了,我们是默哀的。无法为你准备棺木,为你献上你所钟爱的花朵……”

    “花落,惜春。”

    “人亡,伤情。”

    “我们的手足、我们有血有肉的同胞啊!你脸上定格的最后表情,我们铭记于心。”

    “……”

    “……”

    “希望风,扫过人间,带着我们的挂念。”

    “今生无缘携手。”

    “但求一路走好。”

    “愿,人类,永存……”

    琦姐睁开双眼,默念:“愿,人类永存。”

    陈宇感受着胸中挤压的怨气,开口:“愿,人类永存。”

    “愿,人类永存。”x1368。

    “愿,人类永存。”x167230。

    “愿,人类永存。”x六千七百万。

    “愿,人类永存……”x八亿。

    ……

    一天。

    两天。

    五天……

    时间,匆匆流走。

    一切恢复了常态。

    逝者已逝,活人还继续在这末日里挣扎着。

    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期盼着会有一个英雄,能拯救世界。带领人类脱离苦海。

    而高考……

    正是诞生英雄的第一场戏。

    这也是人们崇拜状元的根本原因。

    7月2日。

    距离高考,还剩120个小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