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红叶 作品

第一百三十四章骆江初会

    门外的骆涛,因什么折返回来,王树堂的心中大概能猜出个八九成。

    来到大门处,还颇为迟疑,从堂屋到这不过十数步,他内心不知想出了多少推辞的话。

    “吱!”两扇门从中分开,正好迎着正要再次敲门的侯明。

    “嚯!”两人皆是一惊。

    “嘿嘿,王大爷,这个时候前来叨扰,多有失礼,实在有一事不明白,我这个人有一毛病,只要有事儿要是不弄明白,那今晚就别想入睡了,这不特来请教您。”

    骆涛言语多为谦逊,但就是没直言有什么问题。

    王树堂见来人只有骆涛和侯明,便疑惑跟着来的老头那去了,听骆涛说话也没做多想。

    看他这架式,也不像找茬的,也开始有点糊涂骆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哦,不知道,小兄弟有什么事想不明白,能帮的大爷绝不会袖手旁观。”

    “那太感谢王大爷您了,王大爷,在这说多少也有点不方便,要不咱们里面谈。”

    王树堂迟疑了一会,也没想到什么好托辞。

    “这……小兄弟,我们都要歇下了,如果不是急事,我们要不明儿聊?”

    “你这老头怎么一点也不懂待客之道,你们要歇下,现在不是还没歇下吗?你这不穿的挺齐整的嘛。”

    侯明这一出声,就了不得,不怕你多能言善辩,那也怕厚皮脸和滚刀肉。

    “王大爷,我们也好不容易来一趟,只要解了心中疑问,我们哥俩儿就走人,耽误不了您多少时间。”

    王树堂见骆涛如此客气,便道:“那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不是不让你们进,这晚上也多有不便,还请您见谅。”

    骆涛见他这般不识抬举,只好使出杀手锏。

    “王大爷,不知道这挖蘑菇的事,能不能在这儿说。”

    “你这什么意思?我王树堂清清白白做人,可不知道什么挖蘑菇,几位要是没别的事,就麻溜儿的走,不然我可就叫人了。”

    “王大爷,干嘛这么激动,不知道就不知道,没必要赶人吧!不过您这院子够气派的,花了不少钱吧?”

    “你到底什意思?”

    “呵呵!没什么意思,就想见一人。”

    此时的骆涛也不想跟他打哑谜了,骆涛折返回来就是为了那位江先生,不过此时的骆涛还不知道这位姓什名谁,只把他当作王树堂的同伙来看。

    什么明成化的斗彩葡萄纹高足杯,不过是一对仿作,骆涛折返回来就是想知道这王树堂到底干什么的?

    明知自己是行里人,为什么还那么不明智的拿赝品给自己做局,何况其还和王先生有过一次交际,这很不寻常。

    骆涛也想过另一种可能,就是他太过于自信,真拿骆涛他们当棒槌了。

    为了验证一下,三人便冒险打算给他们一个回马枪。

    再次回来的骆涛就远远见到了两位不同寻常的人,一位梳着大背头的土鳖,另一位则瘦瘦的留着寸头,好像是大背头的随身保镖。

    巧的是,那寸头跟骆涛还是位熟人,他就是三番五次与骆涛相遇的孙军。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儿在这碰到了,骆涛二人便一路跟着,跟着跟着就有一种熟悉感,没成想这两个家伙也是去王树堂家。

    “什么人?我听着倒有点糊涂了。”

    这老东西到现在还死鸭子嘴硬。

    “王大爷,明人不说暗话,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你这又何必呢,刚一老朋友来此,我就想借贵宝地叙一下旧。”

    王树堂已知骆涛他们和江先生有过节,怎么可能还信他这叙旧之词。

    王树堂正想推辞,堂屋内却传来了声音。

    “客人都来了,我们怎么能拒客门外,老王,让他们进来吧!”

    王树堂听到江先生发话,便闪到了一旁,骆涛也很好奇着这说话这人是谁?脚步也不迟疑的进了院子。

    侯明进了门看了一眼王树堂,大有鄙视其狗腿子。

    “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骆涛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南方人也很好奇。

    “哦,敝人江波,粤省人,不知道先生贵姓?”

    骆涛心想这真是冤家路窄,在城里没碰到,没想到在这小村庄里遇到了。

    这江波就是曾经偷画事件中骆涛怀疑的对象之一,知道江波这名还是从马卫都那得来的,这孙子可没少在老马那打听自己,还好老马嘴严一直推说不认识。

    没想到的今儿他还和孙军混在了一起,这事儿真的越来越有意思了,此时的骆涛这心里儿跟明镜似的。

    “不敢,京城骆涛。”

    骆涛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敢派人偷我的东西,这会儿却装不认识了。

    “我跟江先生您可是神交很久了。”

    “呵呵!我跟骆爷您也是神交已久,在京城早就想登门拜访,可惜没有门路。”

    “江先生,太谦虚了,这门路千千条,深夜越墙去拜访人,骆某还第一次听说。”

    骆涛说完这话,现场就寂静无声,屋里屋外的所有人都紧张,个个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哼!骆爷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了。”

    “江先生,你要是不明白有人明白,是吧!孙军。”

    骆涛说着便提高了声音,往屋里喊了一声。

    这孙子应该也知道躲在里边也没啥意思了,便走了出来。

    “骆爷,好久不见啊!”这货见到骆涛略有点胆怯,第一次就被骆涛给揍了,见着面还是有点憷。

    “是,好长时间不见了,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上次你去我那儿,都没好好跟你聊聊,你却偷偷的不告而别,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骆爷……您记错了吧!我可从来没去过您那儿。”

    骆涛见他如此表现,便已知晓了结果。

    便没再想让双方的火药味加重,要是这时打起来,四对二多少有点吃亏。

    大丈夫能屈能伸,该怂的时候就的怂,可不能太冲动,虽说有世襄老这个杀手锏在,但也不能心存侥幸的心理。

    “是吗?呵呵!有可能是我记错了,全是误会,真是对不住各位了。”

    一旁的江波见火药味渐渐没了那么浓,便插科打诨道:“哈哈!误会,误会好啊!骆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整得我出一身冷汗。”

    “江先生,我的错,什么时候回城,我请您,权当赔礼道歉。”

    今儿也不过缓兵之计,以后有机会整治你。

    “不,不,该我请您,到京城这么多年,都没去拜码头,我不懂规矩在先,理当我请。”

    “那多不好意思。”

    众人相互虚伪的时候,门外就传来阵阵脚步声。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