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龙果呀 作品

第184章,木鱼暗淡无光

    .

    这还是云烟第一次穿上他的衣服,带着焚香,带着他的体温。

    云烟一头青丝散落满肩,宽大的衣服显得她更加娇小玲珑。

    云烟啊啊啊地张嘴半响,却没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清心帮她把遮住脸庞的头发别到耳后,“还不会说话就别说,我说,我点头或者摇头。”

    云烟睁着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应声点头。

    “你能看见另外两人吗?”

    云烟点头。

    “你是为了他们而来?”

    云烟拼命摇头,然后又点头。

    她不是为了他们而来,她是为了他而来。

    云烟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直接把清心迷惑住了。

    清心沉吟许久,方才继续说话,“你有办法就他们?”

    云烟点头。

    “会……伤害你吗?”精怪向来有些非凡的本领,清心不想她牺牲自己来救别人。

    云烟抿嘴摇头。

    她指着茵娘,然后又将清心推出房门。

    清心明白她是想要救人,便在门前打坐,呈现出护卫的姿势。

    云烟闭眼,掐出拈花指庄重威严地立于茵娘身前,眉目间隐隐现出红色花钿,细看是一只小巧可爱的木鱼。

    秀英被她身上的金光刺得睁不开眼,她的光芒对她有克制作用。

    秀英被她的金光照耀得遍体生寒,她下意识地护着茵娘肚子,替茵娘肚子遮住些许金光。

    茵娘肚子里的小脚变得更加激动了,没一会儿秀英发现茵娘头发一下子长成很多,连指甲都变得越来越长。

    室内的花草飞速成长,没一会儿,之前调皮钻进来的那根藤蔓,不过一会儿便爬满门窗。

    秀英作为一只有意识的鬼,已经算是非常见多识广了,但这种如同仙境一样的画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眨眼功夫,她便见证了藤蔓的花开花落,见证茵娘指甲迅速长长。

    “呜哇……”

    秀英直接被这身啼哭震住了,这是…她的孩儿!

    云烟从床上随手扯下一块布料,便将婴儿包裹。

    地上茵娘满头大汗地晕倒在地。

    秀英嘴中呢喃着,“时间法则,还有生机……”

    她跪扑在地对着云烟感激地磕头,她起身想要去抱孩子,手指却只能穿透而过。

    秀英眼中终于流出泪水,能看见孩儿出身,在那里哇哇大哭她就非常心满意足了。

    她站在婴儿边上,泪中带笑,温柔地站在婴儿边上,她刚过来,婴儿哭声戛然而止。

    朝她露出纯真的笑容,舌头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

    云烟抱着婴儿给她,秀英连忙摆手,她抱不住的,她怕孩子掉在地上。

    云烟不会说话,只是固执地抱着孩子递给秀英,她眼中坚毅而固执地抱着孩子,她的动作非常笨拙。

    随时会把孩子掉在地上一样,秀英尽管没生下孩子,但她的经验比云烟多多了,她两手一高一低地虚空抱着。

    还不会抱娃的云烟,单手提着包裹婴儿的布带,另一只手拽过秀英的手。

    秀英能碰到云烟的手,她定住了,手中突然传来温热娇嫩的触感,秀英木然地用手捏了捏,婴儿就裂开嘴笑了起来。

    她能碰到她的孩子,是人,不是鬼,他会笑!

    “多谢大师!多谢恩人,多谢恩人啊!”秀英明白她能得到的这一切都跟两人有关。

    云烟触碰她后,她发现她能摸到东西了,她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茵娘,她满头大汗,但脸上没有一丝痛苦。

    只是她已经不恨她了,秀英将茵娘扶到床上,她也算间接救下自己孩子,没有她,她也不能和孩儿相见。

    秀英抱回婴儿的时候,云烟在她眉心点了一点,然后便化为木鱼摔到地上。

    秀英着急捡起木鱼,把孩子放在桌上,想和平时一样穿门而过,不料,发出砰的一声,头顶传来清晰的疼痛。

    来不及多想,秀英直接将门打开,清心也站于门前。

    秀英将手中的木鱼递给清心,清心感觉上面的光泽都暗淡了。

    “她……”

    “大师,木鱼仙姑进去之后,没一会儿她房里便充满生机,时间好像都在快速流动,然后我孩儿就出身了。”

    “也不知道仙姑对我做了什么,我突然不能穿门了,被撞得生疼。”

    清心从怀里摸出一块素白的手绢,是用上好冰蚕丝做成的,整个南宫国每年能拥有的冰蚕丝还不够做一件衣服。

    就连皇帝得到都不敢奢侈乱用,唯独他舍得做成手帕。

    清心温柔地用手帕擦去木鱼身上不存在的泥土,“不是说不会伤害到你吗?小骗子。”

    “话都还没会说,倒是学会撒谎了,小撒谎精。”

    “呜哇哇……”

    “孩儿!”秀英听到婴儿啼哭立刻头也不回地奔去孩子所在地方,忘记自己已经失去穿墙能力的她有一次撞红了头。

    秀英将孩子抱在手中,脸上温和端庄,如一位刚喜当娘的小娘子,身心都洋溢着幸福。

    清心将木鱼用手帕包好,放在心口前方。

    他走进屋内,房间里漫天的藤蔓如同装饰一样,带来勃勃生机。

    “她给了你们新生,以后就好好活下去吧,施主怀中的婴儿善恶并存,劣气深重,今后好好引导,若他作恶,贫僧绝不手下留情。”

    “大师,我可以陪在孩儿身边?人鬼殊途……”秀英说话时声音都是颤抖的,她害怕这一切都是在做梦。

    “她给了你们造化,可以伴他成长,教导他做人。”

    清心取出一张黄纸,咬破指尖,在上面涂涂画画。

    “这张符可以庇佑你们被正道人士发现,往后如何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清心捡起地上僧衣,穿回身上,他却觉得僧衣都变得香气扑鼻,灼烧皮肤。

    秀英在他快走出去时,抱着孩子补充着,“大师,西边有力量在呼唤着我,一些没有意识的小鬼都飘去了,您一路小心。”

    “西边?呼唤你们做什么?”

    “不知,只是每到午夜就会出现一道缥缈的声音在呼唤我们过去,她的声音非常诱惑人心,若无牵挂,好几次我都快跟过去了。”

    “知道了,多谢施主告知。”

    “大师客气了,祝您一路顺风,若无要事,还望大师避开西边,我预感那里会发生不得了的大事。”

    “多谢施主。”

    清心这次终于走了,在他出门的一瞬间,屋内四处弥漫的藤蔓全部恢复正常,变回原来模样,根茎上有一个木鱼标识。

    若是没有婴儿的啼哭,和遍地狼藉,秀英都快以为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