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七百四十六章,关于洗澡水的问题(第二更求票求订阅!)

    ()        ps:一写战争就没有本章说啊,我确实写得不够好,见谅了。

    当侦察军队回到营地时,大军已经在这里建立了一个大型的林间营地,莱恩等人的归来引起了众人的欢呼,尽管不少骑士和士兵们带伤归来,但他们骄傲而自豪地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串成串的哥布林耳朵和大个绿皮脑袋。

    “吾王,你们遇到了什么。”安泰尔姆伯爵走上来,他率领的天马骑士们躲在林地之间休息,骑士老爷们拿着胡萝卜喂着聪慧的天马们,天马们扇动着翅膀吞吃胡萝卜。

    “我们遇到了绿皮的埋伏和骑兵。”莱恩伸手撕开他身上的罩袍,国王的罩袍上全是绿皮的血和碎肉,还有被巨蛛血浸染的恶臭气味,莱恩深吸一口气:“还有绿皮大军阀,钢铁岩的领袖,格洛诺克-铁爪。”

    “情况如何?”安泰尔姆仔细地看了一下侦察队的伤亡和缴获:“看起来是你们赢得了战斗?吾王,你怎么知道那个绿皮大军阀的名字?”

    “因为它喊了自己的名字,绿色玩意一向都是这么恶心。”维罗妮卡接话,嘉兰女巫此时的样子也很狼狈,她一身火红色的战斗用皮衣被划破了,本来精心打理的头发上沾了许多草籽、杂草甚至是绿皮的粪便,几乎在回到营地的一瞬间,她就立即让女巫学徒们给她安排沐浴:“那个绿皮军阀真是难缠,身上中了三枪,被莱恩刺穿背部和砍伤,背后还中了贝特朗一箭,就这样都没死。”

    “绿皮要是那么容易死,那就不是绿皮了。”安泰尔姆很儒雅地笑了笑:“辛苦了,维罗妮卡女士,你本应在巫师塔里面修炼,但你来到了前线,和我们并肩作战。”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不用你指导我,安泰尔姆阁下,感谢你的认可,但我想我需要一点私人空间。”嘉兰女巫脸上沾着不少污渍,她打了个招呼,然后直接冲进了帐篷之内,几位随军女巫也是一样。

    而相反的是,骑士老爷和老近卫军们不仅没有急于换下染血的罩袍和盔甲,反而得意洋洋地向营地之内的所有人展示自己,看着几位女巫那急匆匆的样子,男人们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呵,女人。

    同样,女巫们也对着这群男人们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样不难受么?臭烘烘的,身上带伤,还这么得意?真是恶心,无聊。

    呵,男人。

    “我们重创了钢铁岩的绿皮大军阀,干得不错,莱恩兄弟。”贝勒加摸着自己的白胡子,他抬起头,对着莱恩说道:“这次侦查多少还是有些收获的。”

    “我认为恰恰相反。”莱恩苦笑着摇头:“我们消灭了绿皮的巨蛛和骑兵算是辉煌的战果,重创了绿皮军阀也是,但我们并没有完成我们侦查的任务啊。”

    “不,我们完成了。”贝勒加猛地摇头:“莱恩兄弟,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么?绿皮实际上很少守城,我们重创了绿皮大军阀和它的骑兵部队,依铁爪部落的光荣传统,它们已经没胆子和我们野战了,因此钢铁岩这一仗已经好打很多,明天我再带着人去周边勘察一下。”

    “好!明天我再和你们一起去。”莱恩点头,他原地宣布:“今天这一仗打得很艰苦,也打得很好!大家都辛苦了,现在请好好休息,养好伤口,接下来还有非常艰苦的战争要打。”

    军队在营地之中解散,莱恩看得出安泰尔姆有话想跟自己说,他挥手驱散了剩下的骑士,示意大家可以解散了。

    “卡拉德阁下,你需要沐浴么?”光明火巫再次非常体贴地主动来到卡拉德的面前,她似乎对自己身上的污渍和脏灰一点也不在意,反而主动伸手想要帮助卡拉德解开覆满了绿皮和蜘蛛碎肉的罩袍:“需要我帮你么?”

    “啊,不用了。”卡拉德有些难为情,圣域实力的加拉门特伯爵隐隐有些明白了眼前这个女巫的想法,跟着莱恩混了好多年了,卡拉德也开始渐渐明白了一些事,他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接受一场新的感情,只能委婉拒绝:“我自己来吧,谢谢你凯瑟琳小姐,你今天也辛苦了,早点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