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七百三十五章 变异之道

    ()        陆梦鳞从惊神谷地下基地里出来,迎面就遇上了刘牛儿,后者连忙屁颠屁颠的凑上前来。

    “老板,有个事情要跟您汇报一下。”刘牛儿笑眯眯的说道。

    陆梦鳞摆了摆手,道:“急吗?我要回去跟家里人打个招呼见个面,不急的话,待会到我家院子里来吧。”

    “好!好!我一会跟冒永飞一起过来。”刘牛儿连忙点头道。

    陆梦鳞回到了自家的院落里,这一走就是整整一个月,回到家里倍感亲切。

    苏雪痕正在院子里浇花,听到脚步声,抬头一眼看到陆梦鳞,顿时笑得灿若花开。

    陆梦鳞大步上前,张开双臂,想给班长一个大大的拥抱。

    哪知道苏雪痕却红着脸,将喷水壶朝陆梦鳞怀里一塞,扭头就跑向了屋里。

    “阿姨,梦鳞回来了!”随着苏雪痕一声嚷,老妈立刻就从客厅里奔了出来。

    一见陆梦鳞,老妈快步上前,又是欢喜,又是生气道:“一走就是一个月,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啊!心里还没有没这个家?”

    “妈,我这不回来了吗?别生气,千万别生气!”陆梦鳞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一见老妈发飚,立刻就怂了。

    “你心里没有我们也就算了,你把人家雪痕丫头扔在这,一个月都不见面算怎么一回事?哼!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都不是啥好东西!”老妈春琴气鼓鼓的嚷道。

    陆梦鳞心中发虚,不住的用眼神瞟向苏雪痕,难怪这丫头一见面就朝屋里跑呢!原来是去搬救兵了!

    “春琴,我们男人咋就是大猪蹄子了?儿子得罪你了,我可没得罪啊!你这连我也骂上了!”屋里传来了父亲陆有山那响亮的嗓门道。

    “儿子是你的,反正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待会我就炖盘大猪蹄子,让你们吃个够!”老妈双手叉腰,一边骂,一边自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扭身又进厨房去了。

    儿子难得回家,她得做几个拿手好菜去,红烧大猪蹄子正好!

    陆有山在窗边冲着儿子扬了扬手,算是打过招呼了,他可有眼力介了,压根就没打算出来,存心要把时间留给雪痕那丫头,谁叫自己儿子怠慢了人家闺女呢!

    陆梦鳞何等的聪明,当然知道老爸老妈的意思,连忙大步上前,厚着脸皮直接去牵苏雪痕的小手,一把牵住那柔若无骨的小手,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别生我气了,来!我们到房间里慢慢聊。”陆梦鳞嬉皮笑脸道。

    “谁要跟你到房间去!走开!”苏雪痕娇脸羞红,柔声道。

    “是吗?你不来,那我去找金素妍了啊!”陆梦鳞作势微笑道。

    他不说这句倒还好,一提这茬,苏雪痕立刻像只好斗的小公鸡似的,将脑袋昂得高高的,气冲冲的说道:“好啊!你去啊!你不去就你就小乌龟!”

    班长大人一边说,一边还用纤纤玉手比划了个乌龟划水的动作。

    陆梦鳞瞧着她那副娇憨可爱的神情,心里一激动,上前一把揽住了苏雪痕的纤腰,将她轻轻提了起来。

    “来,班长大人,我亲自抱你到房间去。”

    “滚!你放手啊!你爸你

    妈都看见了!”苏雪痕娇羞无限,轻唤道。

    “没事儿,他们看不见!”陆梦鳞哈哈大笑道。

    厨房里的春琴和客厅里的陆有山夫妻俩极有默契的缩了缩脖子,当真一个看不见,一个听不见了。

    苏雪痕伸出一对小粉拳,捶打着陆梦鳞的肩膀,恨不得给他咬上一口。

    见到班长大人反应如此激烈,陆梦鳞将她抱到房间门口,轻轻一放,笑嘻嘻的说道:“你真不愿意啊?要不,把金素妍叫来,我们三个一起聊聊?”

    “真不要脸!金姐姐去港岛开会了,你想得美!”苏雪痕怒道。

    陆梦鳞这才想起来了,金素妍还是梦鳞集团的行政总裁,这个时间段应该是代替自己开集团会议去了。

    “可惜,那岂不是便宜你了?”陆梦鳞故作遗憾状,一脸坏笑道。

    “你身上臭死了!衣服也没换,先洗个澡去!”苏雪痕半嗔半怒道。

    陆梦鳞愣了一下,作势嗅了嗅自己身上,再将大嘴凑到苏雪痕的玉颈上嗅了嗅,愕然道:“一点也不臭啊!”

    “滚去洗澡!不洗干净不许出来!”苏雪痕秀眉紧瞥,嗔怒道。

    陆梦鳞哈哈大笑,连忙跑去洗澡去也。

    不一会儿功夫,等陆梦鳞洗完了澡,兴高采烈的他只穿着条短裤就冲到了客厅,结果却发现客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靠!用不用来这么多人啊!参观啊!”陆梦鳞微微一愣,随即哈哈笑了起来。

    以他那种洒脱随性的性格,就算来的人再多一倍,也是不会觉得尴尬的,最多只是遗憾,没办法做坏事了。

    苏雪痕本来还以为那家伙一出来,看到客厅里坐满了客人,会大失所望,甚至有点小尴尬,哪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那家伙的脸皮厚度,失算了。

    “你们几个,嘿!什么情况啊?不知道我刚洗完澡吗?”陆梦鳞故意板起脸来,压低声音道。

    老老实实端坐在陆家客厅里的,除了刘牛儿和冒永飞这两员心腹大将之外,居然还有一个远道而来的好朋友,刘益。

    刘益一直在军中任职,听说跟着李青松将军在联军中混得不错,这趟突然到访,十有八九有事情了。

    听到陆梦鳞的声音,客厅里的几人全都站了起来。

    “坐!都坐!刘益,哪阵风把你给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