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十章无相寺亡

    白蟒每逢十五便会择一洞口吸取月华,每逢无相寺有道场,就会潜入庙中听佛音。无相寺许多僧众都见过它,并视它为护寺神兽。故白蟒对人并不陌生。见卷耳在自己洞中停留倒也没当回事。

    山中无日月。卷耳藏于白蟒洞中,渴了就阴饮它的泉水,饿了就偷偷吞服一粒玉镯中的仙丹。那本是给仙人恢复仙气的上好丹药,如今到被卷耳当做压缩干粮吃。卷耳仙气被封,吃的丹药增加不了修为,只能滋养血肉,一粒仙丹可顶一年饭食。

    洞中生活单调,那白蟒虽然不在意卷耳,但也不与卷耳交流互动。一人一蟒就在一种戒备的关系中相处了三年。无聊的时候卷耳就将神识探出,观观无相寺,这大庙经营的真是不错,一年四季香客络绎不绝,逢年过节烟花爆竹此起彼伏。卷耳原本以为就这样混过三百年也不错。却不知,天不随其愿。

    这一日无相寺又开道场讲经说佛。说佛者是一个云游四海的高僧大德,白蟒前去听佛。却不知怎么竟被点化,引得雷劫。白蟒怕累积僧侣与香客,便爬上无相寺大殿房顶准备历劫。雷劫蓄积,风起云涌。白蟒于大殿之上盘旋挺立,蛇头高高昂起、对着天上的雷云吞吐着芯子。无相寺内僧侣见状集体诵经,为其护航。眼看雷劫成形,白蟒飞身跃起,同时自云中现出一道龙行闪电,怒吼着劈向白蟒,白蟒竟也张口吐出龙吟,瞬间两道白光相碰,强光刺眼,接着噼啪一声巨响。当无相寺内僧众香客再能视物之时,雷云已经散去,天空中现出一道七彩霓虹。白蛇匍匐于大殿金顶之上,竟然已经具有龙形,不时有雷电在其身上游走,看样雷劫之力还未能完全吸收,正处于虚弱时期。

    就在寺中之人惊叹之时。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给本太子活捉此龙!”竟然是曾经那个想要卷耳的誉王。

    无相寺僧人一听顿时组成人墙挡于大殿之前。

    主持高呼“万万使不得!此乃祥瑞、神兽不可亵渎。”

    “本太子是真龙血脉,是未来的真龙天子。这不过是一白蟒所变之凡龙,本太子要活捉它,谁敢阻挡,就地问斩。将士听令,活捉此龙,本太子大有赏赐,加官进爵,真金白银任选。后退者军法处置。”一通恩威并施,官兵们即刻暴起,拿起武器冲向大殿。

    高僧直呼“太子三思。”无相寺僧侣们早将白蟒认作护寺神兽,为保其安危赤手空拳与士兵相搏。誉太子见僧人竟敢阻拦当即下令屠杀僧侣。大殿之下血流成河。白蟒在金顶之上,见状哀鸣,却因雷劫还有余威在其身上游走难以动弹。眼看僧侣就要被屠杀殆尽。白蟒不顾安危自金顶之上跃下。轰的一声落于人群之中,阻挡在僧侣身前。金色的眼中带有愤怒、不甘。摇头甩尾,将一个个扑上前来的士兵抽打出去,护着身后仅剩不多是僧侣。有僧侣见白龙不顾安危的护佑他们痛哭流涕。

    “弓箭手,瞄准那些秃驴给我射。”

    一大波箭矢袭来,白蟒用身体弹开一些,但仍然有僧侣中箭倒地。白蟒见状向天怒吼,转头看向誉太子,张大嘴冲着他飞身而起。

    护驾、护驾、护驾。在几声撕心裂肺的嚎叫中,白蟒快速接近誉太子。士兵们再也顾不上僧侣。纷纷转头保护太子。但为时已晚,白蟒眼看就要吞了太子,一个身影竟然主动跳入白蟒口中,白蟒一呛跌落地上。誉太子借机快速遁逃。将士们纷纷戒备的护在其身后。

    因吞食了活人,白蟒眼中瞬间染成红色,白玉般的身子竟然有转黑的迹象。这是破了道行,要入魔的标志。一股煞气自它身上慢慢溢出,士兵已经退出了无相寺。此时大院之中,满地鲜血,受伤的士兵在哀嚎,僧侣无措的看着几近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