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稻草人 作品

第0360章 寇季的高招

    寇季回到府里没多久。

    寇忠喜滋滋的到了四君园,对寇季道“小少爷,张元和鱼游回府了。”

    寇季大喜,“快叫他们到偏厅等着。”

    张元、鱼游回府,他跟青塘、甘州回鹘两部的马匹交易,就能提上日程。

    此前他跟寇忠二人,从安子罗以及他的随从口中,已经摸清了一些青塘、甘州回鹘的底细。

    但是二人并没有主动找上门,去跟青塘、甘州回鹘两部的使节,磋商马匹交易的事情。

    寇季的身份,是朝中重臣,他若是找青塘、甘州回鹘两部的使节磋商马匹交易的事情,必然会被两部使节当成官方性质的马匹交易。

    到时候朝廷的佑马监若是听到了风声,插手进来,反而会坏了寇季的谋划。

    所以寇季才会召张元入京,打算把购买马匹的事情,交给张元、寇忠二人去负责。

    寇忠离开了四君园,带着张元、鱼游二人到了偏厅。

    寇季在他们到了偏厅没多久以后,也出现在了偏厅。

    张元、鱼游二人赶忙起身向寇季施礼。

    “小人张元……”

    “鱼游……”

    “见过小少爷……”

    寇季笑呵呵的打量了一眼鱼游,满意的点头道“伤势都养好了?”

    鱼游对寇季深深一礼,道“多亏小少爷出手,我才能保全性命。”

    寇季笑道“没事就好……都坐吧。”

    坐定以后,寇季开诚布公的道“你们二人在保州待了不少日子,保州的情况你们肯定了解,也知道保州缺马。

    我急急召你二人回来,也是为了马的事情。”

    张元听到了寇季的话,只等寇季吩咐。

    倒是鱼游多嘴问了一句,“不知道您打算让我二人做什么?”

    寇季笑道“当然是购马……我跟寇忠二人已经查探过了,目前能买马给我们,且不会阉割的,只有青塘人和回鹘人。”

    寇季之所以说回鹘,而不是甘州回鹘,那是因为在西域诸地中,不止有甘州回鹘,还有沙州回鹘,以及一些流散在西域各地的回鹘人。

    只要愿意买给寇季良马,无论是那个部分的回鹘,寇季都愿意接触一下。

    鱼游闻言愣了愣。

    他还以为寇季准备让他二人去盗马、偷马。

    毕竟,他以前也帮朝廷弄过一批马,且不是用正经手段弄得。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以为,寇季打算派他们去干一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却没料到,寇季居然让他们走正途,去贩马。

    张元倒没有鱼游那么多心思,听到了寇季的话以后,他开口问道“小少爷,您打算让我们怎么从青塘人手里购马?”

    寇季笑道“在你们回来之前,我已经和寇忠打探过了,青塘、回鹘各部,手里的马匹众多。他们选在缺布匹、盐,一些小部族,还会需要一些茶砖。

    我打算让寇忠帮你们提供这些东西,由你们去跟青塘、回鹘各部接触,从他们手里购回马匹。”

    张元若有所思的道“小少爷您不打算出面?”

    寇季摇头笑道“我不能出面,我若出面,性质可就变了。届时购回了马匹,少不了要被朝廷瓜分一二。”

    张元点点头。

    鱼游却苦着脸道“这里面似乎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寇季摇头道“这你就错了……你的任务,恰恰是最重要的。你不仅要保证张元在西域购买马匹的时候的安危,还得负责把马匹安全的送回到保州去。”

    鱼游愣愣的道“这……单凭我一个人,恐怕很难办到。”

    鱼游也算有自知之明。

    以他的武艺,保护张元,倒不会有太大问题。

    可运送马匹的事情,却不是他一个人能办到的。

    一旦他从西域运送数量过百的马匹进入大宋,必然会被很多人盯上。

    首先盯上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固守在边陲上的将士们。

    他武艺纵然高强,在面对成千上万的将士们的时候,也得死。

    寇季笑道“我会调遣一支巡马卫帮你。”

    听到这话,鱼游才缓缓点头,答应了接下这个差事。

    有巡马卫帮忙,他对运送马匹的事情,到有了几分把握。

    别人不了解巡马卫,只当他们是一群整日里骑着马四处晃荡老家伙们,可鱼游却了解巡马卫。

    那可是一群从数万将士中挑选出来的精兵。

    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可战斗力却远比一般的将士要强。

    鱼游可是亲眼见到过,一伙百人的偷马贼,被一支仅有十人的巡马卫小队,阵斩于马下。

    寇季见鱼游答应了,满意的笑道“近些日子,各部的使节已经相继到了汴京城,你们二人速速动身,跟那些使节们接触一下,尽快达成购马的交易。

    布匹、盐、茶的问题,你们不需要担心。

    他们能提供多少马,我们就能给他们多少布匹、盐、茶。”

    张元、鱼游二人重重的点头。

    寇季笑了笑,继续道“此外,在跟他们达成了马匹交易以后,你们还可以想他们购买羊毛、棉花等物。”

    张元、鱼游一脸茫然。

    唯有寇忠,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小少爷这一手,老仆佩服。”

    寇季淡然一笑。

    张元、鱼游依旧一脸茫然。

    寇忠笑着提醒了二人一句,“小少爷刚在城外营造了几处纺织作坊,羊毛、棉花,皆在可纺之列。”

    张元二人愕然瞪大眼。

    张元失声叫道“用他们的羊毛、棉花纺织出的布匹,换取他们手里的马匹?”

    寇季点头笑道“他们若是提供的羊毛、棉花足够多……我在换取了他们手里的马匹以后,还能获利不少。”

    “嘶……”

    张元、鱼游二人皆对视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二人又不是什么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人。

    羊毛的价值和布匹的价值差距有多大,他二人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寇季这一招,不可谓不高。

    用青塘人、回鹘人手里的羊毛、棉花,纺织成布匹,换取他们手里的马匹。

    中间仅仅多了一道工序。

    可寇季买马,就相当于没花钱。

    不仅不用花钱,而且还会盈利不少。

    就相当于是青塘人、回鹘人给寇季又送马又送钱的。

    寇季见二人陷入到震惊中,就笑眯眯的道“如何?”

    鱼游神色复杂的道“青塘人和回鹘人知道了真相以后,恐怕会恨死你。”

    寇季淡然笑道“等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我早已换到了足够的马。”

    张元跟鱼游的想法不同,他听完了寇季的话以后,沉思了许久,道“小少爷,您若是准许小人一直待在青塘等地,小人一定想办法让所有的青塘人、回鹘人,帮咱们牧马、放羊、种棉花。”

    寇季眉头一挑,盯着张元,沉默不语。

    他不得不承认,张元的提议,让他有些心动。

    若是张元能让所有的青塘人、回鹘人从马背上下来,帮他牧马、放羊、种棉花,那他以后就再也不用为马匹的问题担心,大宋以后也不需要因为缺马的问题担心。

    更重要的是,角厮啰这位青塘雄主,也会被扼杀在摇篮里,青塘人不会再崛起,也不会在以后成为大宋的威胁。

    也许三代以后,青塘、甘州等地,将会被同化,被纳入到大宋的版图之中。

    可以说张元的提议,好处颇多。

    但是正因为提出这个提议的是张元,所以寇季不得不多考虑一下。

    张元的破坏力有多强大,翻一翻西夏立国以后,西夏和大宋的战事,就不难知道。

    如此一位破坏力极强的人物,若是到了青塘,没能影响到青塘人、回鹘人,反而被他们影响的话,必然会成为大宋的祸患。

    寇季可不想亲手培育出一个对手,跟自己作对。

    寇季略微思量了一下,道“眼下我们可青塘、甘州回鹘的马匹交易还没有开始,现在谈这个话题,有点为时过早。

    况且角厮啰也算是一位人物,他能眼看着你去教唆他的族人牧马、放羊、种棉花?

    而且你并未到过青塘、甘州等地,并不了解当地的民情。

    冒然去做这种事,很有可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张元听到寇季这话,神色一黯,“小人明白……”

    寇季点点头,摆手道“下去歇息吧。歇息一日,明日开始干活。”

    寇忠、张元、鱼游三人齐齐应答了一声,退出了偏厅。

    翌日。

    张元在府上支取了一些钱财,又从府上挑选了两个机灵的随从,出去接触那些各部使节。

    张元在各部使节们中间晃荡了三五日。

    就回到了府上,向寇季禀报他的成果。

    四君园内。

    书房里。

    寇季侧躺在椅子上,刘亨耷拉着脑袋坐在一旁,张元躬身站在寇季面前。

    “小少爷,小人近些日子跟那些番邦使节接触,发现马匹的生意,并不好做。”

    张元恭敬的说。

    寇季疑问道“怎么讲?”

    张元沉声道“他们似乎知道我们大宋缺马,所以马匹的要价特别高。布匹、盐、茶,从他们手里换取一些劣马,倒是容易。

    但是想换取他们手里的良马,却很难。”

    寇季微微皱眉道“事不可为?”

    张元摇头道“那倒也不是,他们手里的良马也能换取,只是他们只要铁。”

    寇季眉头一挑,沉声道“只要铁?!”

    张元重重的点头。

    寇季沉吟道“铁不能给他们……可是不给他们铁的话,他们也不会把良马给我们……只会给我们一些劣马……可我们要劣马有什么用?”

    寇季沉吟再三,询问张元道“他们没说,其他的东西也不能换良马吗?”

    张元摇头。

    寇季皱眉道“难道就没办法弄到他们的良马?”

    张元低声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寇季眉头一挑,“怎么讲?”

    张元道“小人得知了他们只要铁以后,就知道了直接从他们手里交易良马不成,所以小人就换了一个交易的法子。

    小人向他们收购羊毛、棉花,高价收购羊毛、棉花

    但是小人让他们必须用良马来帮我们把羊毛运回来。

    他们答应了。”

    寇季微微一愣,摇头笑道“我还以为他们真的油盐不进,没料到他们只是在耍小聪明而已。棉花等物在西域,价值不高,羊毛更是不值一钱。

    他们大概觉得,这些不值钱的东西,高价卖给我们,趁机能把良马的价值抬高许多,让他们大赚一笔。”

    张元点点头道“小人觉得,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寇季笑道“他们以为我们是傻子啊。”

    刘亨冷不丁的在一旁插嘴说了一句,“这样的傻子,做一做也挺好的。”

    寇季点头笑道“不错,这样的傻子做一做也挺好的。”

    寇季笑着说完以后,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了一番,盯着张元,语重心长的道“张元啊,以后跟我说话,别大喘气,不然会死人的。”

    张元脸上的笑意一僵,赶忙道“小人知错了……”

    寇季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摆手道“下去做事吧。记得尽快跟那些各部使节,达成交易。最好尽快派人去他们的部族,把我们的马牵回来。

    此事办的越快越好,迟则生变。”

    “小人明白……”

    张元答应了一声,退出了书房。

    张元走后,刘亨不咸不淡的道“你这属下还不赖。”

    寇季笑着道“能唯我寇府所用的,自然没有庸人。”

    刘亨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寇季盯着刘亨,沉吟道“近几日你天天往我府上跑,跑来也不说话,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问你有何要事,你也不说。”

    刘亨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道“不知道说什么……”

    寇季笑眯眯的瞥了刘亨一眼,“那就等你什么时候知道说什么了,再说。”

    顿了顿,寇季假装想起了什么事情,笑着说道“近几日那个青塘的姑娘,没有再烦你吧?”

    刘亨一愣,心里五味杂陈的低声说道“没有……”

    寇季点头道“那就好……不过就算她找上门烦你,你也不必在意。前两天我撞见了安子罗,安子罗说他妹妹在汴京城里闹腾的厉害,他打算派人提前把他妹妹送回青塘。

    听说……以后再也不带她来大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