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轨 作品

第五章 第一个任务

    “我想你应该清楚咱们现在面对的敌人素质是怎样的,为了消灭咱们,对面使出来吃奶的力气了。所以说你的方法不是说不适合,是暂时不适合现在的斗争阶段而已。你我都清楚蒋介石出动了几十万大军,所以咱们尽可能的弄出来能用的枪械就足够了。”

    雷正义其实对于韩城的方法其实不是很看好,因为他觉得这些事情到了最后不还得用打铁的方式修复枪械,与其那样麻烦不如从一开始就用打铁的方式修复枪械。

    “但是……我担心质量问题,你这样零件换来换去,万一出事呢?”

    这东西和铁匠不是一回事,你少打一锤子就容易对寿命产生影响,也难为这个铁匠了。

    “要不然你组合一个检查小组,我这边组装好一把枪你查一把枪。”

    只要说服了这个老人,剩下的人就很容易了。其实对于枪来说,现阶段部队还不是很多,基本上可以满足需求。

    “那也行。”

    “对吧,无非就花点功夫,但是保证了质量,咱们尽量的把问题都解决。”

    实际上的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可解决的问题,除非两个人有仇,做人就是这样,你不说服了他,工作很难顺利的进行下去。

    “对了,给咱们的是几个人啊?”

    韩城对于来的人手还是比较关心的,人手越多速度越快啊。现在山城堡战役刚结束,部队也在原地迅速的修整,对于蒋介石那边也在舔舐伤口。

    “给咱们找了二十多个人,但是身上多少都是有些残疾的,都能干活。”

    “那没事,能干活就行。”

    这边把安排给雷正义一说,剩下的工作就需要雷正义去调整了,谁让他是这里的头呢。各环节的麻烦事,韩城也懒得去参加,雷大头要是愿意管那就给他,自己一点意见都没有。

    接下来所有人都认为会有一场大战,更大的国内战争即将开始。山海关外的日军其实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只差他们什么时候打过来了,从一场内战逐渐的变成了两国的战斗。

    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做好战争准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合金材料的锻造,这些合金材料做出来的东西可是自己的立身之本了。

    膛线的这个问题对于其他人来说比较困难,没有专业的设备很难加工出来膛线。但是对于韩城来说,根本不需要那么复杂,直接把硬质合金做成小棒,塞进枪管里,趁着枪管高温的时候打出来。

    这是韩城从巴基斯坦看到过的技术,哪里有个手工制枪的村子,完全手工制作。从枪管到枪身,甚至给你敲上一个厂标和一串数字充数。

    “我上次跟主任说的材料什么时候弄过来啊?”

    “我问了一下,主任说得等一段时间,你要的材料不多,但是都挺珍贵的。”

    雷正义不清楚韩城打什么主意,也不知道那些材料都是干什么用的。

    “得赶快了,有些事情可等不及了。”

    具体什么等不及,谁也不清楚,雷正义更是懒得去考虑。对于现在的红军来说,怎么抵御国民党进攻才是最重要的,但是韩城明确的知道自己应该考虑抗战了。

    因为明年抗战统一战线基本就要形成了,日军南下的速度也是比想象中的更快,想要搞到这些材料更加不容易了。

    “造出一发霰弹枪子弹,口径不限。”

    在雷正义走之后,韩城也是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系统任务,就是造出一发霰弹枪子弹。

    有一些霰弹枪为了精准度(发射独头弹时)会更换有膛线的枪管,不过大部分的子弹还都是杀伤面积大为主的弹药。有些新闻总是会把霰弹枪和来福枪弄混,按照定义来说,有膛线的枪械都可以叫做霰弹枪。

    但是霰弹枪大部分是没有膛线的,所以霰弹枪的有效距离比较近,适合近距离的设计,和城市内战壕内的缠斗。如果发射独头弹的话,有效射程可以在四百米内,其他的弹种有效射程则是二百米内。所以霰弹枪特别适用于丛林战、山区战、巷战及保护机场、海港等重要基地和特殊设施。

    霰弹枪的子弹一开始不是塑料壳的,一开始是牛皮纸包裹弹体,底部用黄铜包裹。这样的弹药有个缺点,就是容易受潮,一旦受潮就很难发射出去。

    这样的枪其实对于一个军队来说,是很难接受的,因为缺点太多了。即使是泵动式的,弹药依旧是很大的,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也带不了多少。

    但是,霰弹枪也是有有点的,可以根据不同的用途采用不同长短的枪管和弹药。而且霰弹带来的伤害也不是一般步枪子弹可以相比的,加工精度要求不高,这个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十分优秀的自卫武器。

    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霰弹枪子弹用的是黑火药做发射药,所以只要解决了黑火药的粒化,就可以装进霰弹里,甚至说可以装到普通的金属定装弹里。

    因为英国的李恩菲尔德步枪初代就用的是黑火药发射药,后期只不过改变了一下膛线而已,并不是说黑火药不能用。这就给了韩城一丝机会,是不是可以用黑火药作为发射药,然后对抗战的时候有些帮助。

    其实最困难的可不是什么发射药,是底火,底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的是雷汞,这年头想要做出来这么多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呢?想要还不能被卡脖子,那就只有提前布局,向苏联买,向军阀买。

    “哎呀,头疼啊!”

    韩城捂着额头,其他的事情都好说,就是子弹底火问题是个难题。

    “你才来几天就想这么多,也没有写时间,慢慢碰呗。”

    与其什么都管,不如先把能做的都做出来,能做多少做多少。

    发射黑火药,对于枪管的要求并不是很高,而且不用刻画膛线。做出来的,这当然得大书特书了,给上级也是一个好印象,最起码根据地能自己做枪了。

    “报告韩城同志,红二军团3班4班向您报道!”

    韩城猛地被后面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这是给自己调人过来了。

    “好好好,来了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