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轨 作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招待科

    “到这里我就不送了,你往前走就行了,去延安的路不好走,小心一些。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那么平静,越是重要的地点,他就越不会太平静了。”

    旅长把韩城送上驴车就离开了,韩城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包袱里是几套衣服和几个窝窝头和咸菜。这年头出行还必须的靠牲口,不靠牲口那得把你累死。

    韩城心里也不是很平静,他不知道这时候的延安是怎样的,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会面对怎样的问题。如果真的遇到了特别难回答的问题,自己应该怎样回答,用什么语气说才能够得体一点。

    现在在旅长那边,已经开始开大会了,要三团的周辰检讨这次他占了多大便宜。说白了就是作战会议,也不是真正的检讨,而是对于神枪手的用法和各个团长进行交流。毕竟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性价比十分高的兵种,以简单的一发子弹杀伤敌方重要目标,背后当然是成千上万发子弹的训练了。

    “在作战中,周辰团长用的神枪手经验最多,说吧,说说你的经验吧?”

    旅长是一脸不善的说道,周辰则是一脸尴尬,他当然知道他是怎么用的。这么败家子的用法说出来,那可得笑破大牙了。

    “旅长,我就不用说了吧,你看作战报告上不是都写了吗?”

    “是啊,拿神枪手当突击队,你脑子是不是叫驴子给啃了?你那他当输出火力我们都不怪你,看看,拿着当突击队,你是不是真的傻!”

    旅长今天似乎就是和周辰过不去了,反复的拿着周辰的这个报告举例子,每次说出一个错误,所有的团长都怒视周辰。周辰想要辩解,但是他也想不到什么好的理由,只能无奈的张张嘴。

    “我觉得周团长对于部队的使用理解不深,新兵种的配合没有一个非常好的观点,只是拿着当普通部队用了。”

    接下来的是一团二团的团长拿着写好的稿子轮番的批判,对于部分战术的理解和修改,旅长和其他团长以及旅部的参谋适时的发表一下意见,已经对于战斗过程中一些问题的解决。

    “这样的学习我们要经常搞,以前的案例也可以拿出来说一下嘛。我看周团长的案例就比较多,把他的案例都拿出来先分享一下,大家都认识和反省一下。”

    旅长这边拍板就定下来了,最委屈的是周辰,因为这一段时间,自己可是没少拿这只神枪手部队去肆虐。要是把这个报告交上去,那可是要批评很长一段时间的。

    “旅长,这就不必要了吧,都是胜仗,我们还用学习什么吗?”

    “太用了,就是想看看你怎么糟践别人的心血的。”

    一百五十多的神枪手现在只剩下九十六个人了,这个损失不可谓不大。要是不好好的敲打一下周辰,以后那还了得?这么好的一把牌可就要让他败光了。

    “半个月后,我就要看你的作战报告,散会吧!”

    对于周辰的待遇,韩城可是没时间去管,现在他已经踏上了去延安的路上了。谁会知道延安又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会不会有熟悉的人到来呢?

    韩城身上可没有绑着键盘,他不知道未来遇到的所有问题是否可以独自解决,现有的知识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他有时候不止一次的再想,自己如果真的绑了一个键盘该多少,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甚至可以用铁锤敲出来坦克,用木头造出来原子弹!

    在路上其实很无聊的,晚上就找一个山窝窝里趴着,白天就是赶路。在车上不仅有人,还有给牲口吃的草料,要不然的话,光凭借野外的那点草,根本不够牲口吃的。

    走了好几天的路,总算是到了延安,但是和脑海里想的不是太一样的。在电视剧里的延安演的是山清水秀,根本不像是西北的一个地方,反而像是江南。

    可是在实际上来说,西北就是西北,电视剧拍的再好也没有实际上来的残酷。这漫天的风沙,不一会就能把人吹得浑身都是灰土。女人头上都带着长长大大的头巾,这不仅是为了免得吹到头发上,更多的是为护住口鼻不让风沙吹进去。

    当然了,这又不是沙漠,要说严重也不严重,不严重也严重,看你怎么看了。这里是大后方,相对来说还是很安全的,在街上有很多穿着灰色军装的人。

    “您好,请问您是韩城同志吧?”

    韩城来到了招待科进行报道,还没有掏出介绍信呢,就一下子被认了出来。

    “是我?怎么了?”

    “没什么,招待科近期来的同志就你一位,这当然是你了。博金同志还经常谈论你,说你为党做出突出贡献,你的那些事迹都是博金同志给你上报的。”

    韩城一下子就明白了,好啊,罪魁祸首在这里呢。这真是一个搅屎棍子啊,不是他的话,自己压根就不用来延安了。

    “哦,好,哪天你遇见了替我好好的谢谢他。”

    韩城没有牙咬切齿就已经不错了,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在路上的见闻也听说了,日本人花两万块买自己的头。这东西能卖吗?肯定不能了。

    “你可是最近的热门人物,日本人花两万块来买你的人头,听交际处的同志说,国民党方面最新消息是,日本人要涨价了,把你的头要涨到五万。”

    “啊,哈哈,好啊,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韩城能说啥,只能这样说了。介绍信交给了接待的同志,然后就安排了一间房子,中央社的记者已经在延安待了很长时间了,目的就是为了采访韩城,顺便照个相。

    “小张,带着韩城同志去之前准备好的房间,这是博金同志特意交代的。”

    招待科的伙食标准其实是比较高的,但是那是对外客来说的,要是自己人的话,照样还是窝头咸菜。韩城也不在乎,自己又不是没有吃过,吃这些早就已经习惯了。

    “你来的不凑巧,昨天白求恩大夫还问你什么时候来呢,他对你这种自立自强的事情很感兴趣,同时也有很多的医学问题想和你交流一下。但是今天他离开延安了,没有机会见到你和你交流了。”

    负责接待的小张,一边走,嘴里一边说着。韩城听的汗都下来了,我和一个医生交流啥,怎么交流,那不就是露怯嘛!

    “那真是不凑巧,我对于医学懂得又不是太多,我也有很多话想跟白求恩大夫请教呢。”

    这话说完,韩城就想扇自己的嘴,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