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八十三章 最后的希望

    六品丹药的耗时也远超从前。

    这次的炼丹耗时整整三天多,三天下来秦弈不眠不休,足足炼废了五炉才成了一炉。丹成之时连喜悦心情都没力气释放,把丹往狼牙棒身上一放,就累得趴在那里直接睡着了。

    狼牙棒闪烁着幽光,吸收着丹力。

    这是藏神之丹,不需要吃,是神识吸收而用。

    其实下裂谷之前,流苏事先也没想过,居然可以在这里享受到六品神藏丹。妖血黑莲可遇不可求,金魄花也不是凡物,若是秦弈只在人间行走,数十年也不一定能搞得到。

    没想到在这里金魄花都可以在药店买到的……

    流苏觉得此世不仅是花样有些新变化,连物品也未必和自己当初一样了。

    就像那个妖血黑莲,当初也是葬妖冢自生,但它一看巫师的操作就知道,人们已有培植妖血黑莲的办法。

    同样这种金魄花在当初也属于天材地宝一级,非常难求,居然能在药店买到,用黄金都可以计价,那显然也意味着现在这种东西已经被人找到人工培植的办法了。

    这些事情流苏都可以理解,并不会觉得吃惊。

    它倒是对此有些忧虑——沧海桑田之变,它所知的很多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早前只是基础还好,搞个解毒丹养气丹什么的或许还接触不到什么变化的层面,可是越到高级货,就越可能不一样。有曾经贵重之物现在烂大街的可能,自然也会有曾经很常见的东西现在绝种了的可能。

    那么它本来常规使用的丹方,现在就有可能变得根本不适用,里面的药材可能已经不存在,或者练个六七品的丹却需要用到如今价值一品的药材。

    这都好办,它不是死记丹方的低级修士,以它的水准,轻易可以找到替代之物,可以自行搭配全新的丹方。但前提是需要见到大量物品去甄别分析才行。

    无论是在南离,还是在这裂谷底下苟存的妖城,都适应不了它的需求。

    它看向了沉睡的秦弈。

    夸奖的话已经说了太多,它不想多说。实际上秦弈一直在刷新它对于“天才”的认知。

    说是说炼丹需求的法力不高,那也有个基础。区区凤初三层的法力,炼六品丹,还是六品之中最困难的神藏丹……你出去问问任何一个丹师,百分之百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说你在做梦。

    那种法力操控需求的精度,不光是修行程度,还需求操控的熟练度、以及精神的集中度。

    每个人都知道,用的力气越小越好掌控,用力越大就越可能偏差,需要长期锻炼才行的。所以练低级丹药能掌控完美还算是可以理解,可需求全力以赴最大法力输出的时候,也能操控得这么精确完美就很是困难。

    经验丰富的丹师当然可以办到,可秦弈才练了多久,到底怎么办到的?

    秦弈的回答是:“不就是微操嘛……多搞搞就懂了,老子当年六线跳狗操作精确到每一条狗,现在已经退步了!”

    流苏不知道微操是什么东西,但它认为这个肯定与秦弈熟悉的游戏不是一回事儿,这显然应该是秦弈自己的天赋所致。就算是玩游戏,肯定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六线跳狗”对不对?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神藏丹,对流苏的好处实在太大了。

    它只是一缕残魂苟存,甚至连一个完整的魂魄都不算,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阳神寄物”,只能叫做苟延残喘。所以一次夺舍失败就再也没有力气,能视物能传音已经很不错了,连妖气感知都做不到。

    但只要有合适的药物帮助,它恢复起来会很恐怖。因为它不是什么从无到有的修炼,只不过是复苏,只要残魂能完整,那就是阳神,世上几乎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境界。

    它现在恢复不了那么高,但已经具备了腾云之境应有的神识之力了。

    金丹期是说给秦弈听的,真正对应这个境界的术语是腾云境。游诸名山,飞行自在,腾蹑眕霞,彩云捧足,是为腾云。

    这就是世人眼中常规意义的仙人了,李青君天天做梦的出入青冥,秦弈作歌朝游北海暮苍梧,也就不过如此。

    可惜这一炉神藏丹只有三粒,多几粒的话应该能把魂力推到腾云之巅。

    但现在流苏也已经足够满意,它已经可以使用很多种类的灵魂术法了,甚至脱离秦弈,一根棒子自己周游天下都可以……

    秦弈肯定没想过这一刻……流苏幽幽地看着他熟睡的面庞,叹了口气。

    “鹰帅。”门外传来杠精毕恭毕敬的声音。

    秦弈似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