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三百五十八章 鸟枪换炮

    检视了自己的法宝才发现,伴随自己很久的诛魔剑都裂了,剑身有很明显的数道裂痕,法宝作用已经无法发挥。

    这可是晖阳巅峰的法宝,居然毁成了这样。

    虽然自己没动用过几次,大部分时候作为威慑力,可真的是自己最压箱底的底气之一了。看着损毁程度,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复。

    “可以修复,用此人的血就行,还能重新祭炼一下效果。”流苏道:“这把诛魔剑,用途不是太好。它的主人太传统,这把剑也只有对妖魔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对付一般敌人的时候威力根本发挥不出多少。当初你用此剑杀观寂都没杀成,若真是晖阳巅峰的威力,观寂哪里跑得掉?”

    秦弈想想也对,这诛魔剑耗费的法力极大,当自己琴心时是一次就抽得干干净净,但威力却不尽人意。斩妖除魔还没试过,打人的时候用了几次,消耗巨大却没有想象中的强。

    “我的建议是重新祭炼,把诛魔剑对妖魔的克制效果降等,威力档次维持在晖阳中期或后期即可,把常规威力提升,把它祭炼成一个比较全面的攻击法宝。同时能降低你的消耗,成为日常用品。”

    秦弈听得直点头。他其实没什么日常法宝用,都是拿狼牙棒莽。常规的法宝是云岫笛,但云岫笛不是以自身伤人的性质而是释放乐曲的媒介,当不合适用乐曲的时候云岫笛纯属藏品,并且乐曲的威力和他自身修行挂钩,云岫笛只提供增幅效果和按一孔即成曲的方便效果,不需要去吹。

    这与诛魔剑类型的法宝是两回事。

    而诛魔剑这种自身伤敌的强悍法宝由于消耗太高只能压箱底,常规没得用。如果真能祭炼成常规使用的,即使威力降等也值得。

    至于更高威力的底牌,自然是这次新得到的乾元用品了。

    那差点把自己轰得死无全尸的剑。

    秦弈掂着这把小剑端详,和诛魔剑差不多,体型都没巴掌大,这些道修祭炼的剑类法宝好像都喜欢这样……不同的是,诛魔剑看似木质,而这把剑看似金属质地,不是亮闪闪的锋锐,而是有点类似重剑型的厚重,剑身上层层叠叠的刻纹,秦弈认得出,都是那类远古符箓的纹理。

    剑锷处刻着剑名:湛光。

    名字一般。

    看得出两把剑的伤害模式也不同,诛魔剑其实是传统的那种杀妖桃木剑的进化种类,由剑身镌刻一个杀伤术法,由于材质因素主要偏向于降妖除魔效果,说它是引动术法的一种媒介也没问题。重新祭炼的话,添加一些其他材质,再把镌刻的术法效果改改就可以。

    而这把湛光剑则是以极为特殊的材质承载了极致压缩的纯能量形态在其中,释放的时候是五行压缩能量狂猛爆发,还能附带一部分剑身材质带来的物理伤害。这也具备很高的成长性,能不断往里叠加能量,只要寻得合适的材质添加祭炼即可。

    这与剑修们的纯物理剑气又不同。

    似乎与当初明河那把神剑光芒也不太一样,不过秦弈当初见识浅,不知道明河那个具体原理。

    世间千般万法,太多了,也谈不上谁的好一点,秦弈所见也不过九牛一毛。

    除了这湛光剑之外,灵石丹药材料多不胜数,还有个身份令牌不需多提,另有一堆杂七杂八的法宝不知道什么作用,其中最低都是晖阳级,好几件乾元级,真正的赚大发了,全身鸟枪换炮都不是问题。

    流苏道:“这些宝贝,有些合用,有些不合用,到时候挑选了慢慢炼。包括祭炼诛魔剑和湛光剑,也都得等你养好伤再说,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不急于一时……现在你先看这个东西……”

    秦弈看向流苏指着的东西,一本秘笈。

    他已经很久没看见秘笈形态的东西了,一般都是玉简承载。见流苏郑重其事的样子,他仿佛意识到什么,打开秘笈翻了一下。

    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绝对是与无名秘笈同源的东西。

    无名秘笈是与“力”相关,而这本里面大约是与“神”相关,神游天地、追魂索魄、御招魂返、起死回生……乃至于钉头七箭,夺命于无形。可惜大部分只有个名目,没练法。

    其中有练法的就包含之前此人偷袭的那一招灵魂小箭,别看效果挺差的,那只是被流苏破了,实际上性质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