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187.武校计划

    和韩尚这边交流完毕之后,许世就开始忙碌起来,尽可能的多拍摄一些内容出来。

    虽然雄霸在这部电视剧中的戏份不少,但到底不是主角,所以总体上来说这对许世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今天的这场戏份就是雄霸准备收徒的大场景,许浩先等人在底下忙的脚不沾地。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 m

    不管怎么样,必须要将这块广场给站满了人,以显示天下第一帮的实力。

    要不然只弄一个大猫小猫两三只那就太显得小家子气了,也会让人容易脱戏。

    而人多事情也多,许浩先他们必须让这些人的动作整齐划一,这样气势才会更足。

    许世也在调整心态,仔细的背诵台词以及钻研一下此刻雄霸应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此时雄霸应该是雄心万丈的,气势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巅峰。

    泥菩萨说的风云被他找到了,他也就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所以此刻的雄霸气势一定要足,一定要张狂。

    有了风云相助,他一定会龙游九霄!

    “小丽,你能不能将我的脸化的看起来威严一些。”许世忽然对着边上正在帮他化妆的化妆师说道。

    小丽一愣,随即道:“许哥,你已经足够威严了,而且你的脸型再化的可能会起到反效果,这样是最合适的。

    当时你演戏的时候我也在边上看了一会儿,真的霸气,要是再通过化妆的话,我感觉会有些僵硬。”

    小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她虽然不知道怎么演戏,但是经常看别人演戏,而且在这一行这么长时间,也有自己的心得。

    许世听到她这么说,也没有再要求什么,在化妆这方面,他只能听从小丽的意见,毕竟术业有专攻,不要轻易的在自己不懂得行业指手画脚,这点道理许世还是明白的。

    雄霸站在高台上,看着台下的众多帮众,心中顿时感觉到豪情万丈,有了这些帮众,接下来自己的大业可成。

    尤其是当他的目光看向站在最前面的风云二人之时,那种灼热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

    有了风云相助,他的大业再也没有了一丝阻碍,他一定会成就武林至尊的。

    雄霸就这样站在高台上,缓缓地审视着下方,眼神也从一开始的平静变得兴奋,身上的气势也是一变再变,最后带着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看着下方。

    虽然许世从到高台上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大家都看的明白许世的眼神变化,心中再次为许世的演技而惊叹,或者说为他这种契合程度而惊讶。

    尤其是张奎这些人,他们都见过许世在饰演楚门的时候那种状态,为了寻找状态,许世经历了很多事情。

    但此时此刻,许世根本不需要去寻找状态,他本身就是雄霸!

    “众位帮众,今日,我,雄霸,将会在大弟子秦霜之后再收两名弟子,他们就是聂风和步惊云!”雄霸雄浑的声音传遍四方,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清楚。

    “恭喜帮主喜得佳徒,你们还不快快谢过帮主。”丑丑适时地站出来说话,语气中充满了谄媚。

    聂风和步惊云两个孩子饰演者都是面露惊喜之色,连忙拜谢。

    而边上还有一个断浪的孩子,脸上则是露出了不甘的神色。

    这几个孩子的表演确实让边上的很多人都有些惊讶,尤其是断浪的饰演者,那种不甘,嫉妒,统统在脸上表现了出来。

    要知道他们都是四五岁的年纪,在这个年纪就有了如此的演技,已经非常难得了。

    “我不服!”断浪站出来倔强的说道。

    “你个小孩,在说什么胡话,帮主做的决定你岂敢不服,快快退下。”丑丑急忙说道。

    “我就是不服!”断浪却更加倔强了。

    雄霸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那咄咄逼人的眼神却是在告诉他,不要给自己找事。

    当然了,许世没有真的看向这个孩子,他还真的怕自己一下控制不住吓到这个孩子,所以只是看向了摄像机,镜头偏移的还比较严重,孩子根本看不到他的眼神。

    不过许世确实将那种一言九鼎的气势表达了出来,虽然只是对着摄像机,但韩尚从监视器上就能够感受到那种言出法随,你不服也得服的气势。

    在这些戏份中许世改了不少东西,尽量的减少一下雄霸的台词,雄霸到了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话语来增加他的威慑力了,只要他人站在这里,那么所有人都必须服从他,没人可以反对他。

    剧情方面许世也稍微改动了一些,就是将聂风和断浪的相遇变成了在乐山大佛的山脚下,而不是在雄霸和聂人王战斗的地方。

    毕竟聂风都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是被雄霸‘打死’的,心中肯定会有些怨恨,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聂风的年纪小也不会忘记的。

    步惊云也是同样如此处理。

    三位孩子的演技真的让许世他们再次刮目相看,饰演断浪的孩子明明没有看到许世的眼神,但好像真的是看到了什么让他惧怕的东西一样,慢慢的低下了脑袋,不过眼中的那种愤恨却是一直都存在的。

    当这一幕戏结束之后,许世就对着三个孩子的家长大肆的夸奖了一番。

    他是真的被惊到了,没想到孩子的演技居然这么强,真的比一些混迹在演艺圈的明星强了不少,这不是在讽刺,而是事实。

    “真的不能小瞧任何人,你看看这三个孩子,真不知道他们长大后的演技会如何惊艳,看来我们华夏演艺圈在十几年后绝对会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许世感叹道。

    “那啥,许哥,这我还真的要说一句,虽然我也对这三个孩子的演技感到惊讶,但实际情况确实这三个孩子在长大后的演技不一定能够有现在好。”张奎嘿嘿笑道。

    “嗯?”

    “现在孩子们的可塑性很强,但是不管如何,他们都需要上学的,现在还好说,等到了初中的时候,他们就脸型,身材,以及嗓音等等都会发生一些改变,到时候就不知道他们条件是否符合演员的要求了。

    还有就是他们长时间不练习演技,演技也会快速的退化的,说不定到时候他们根本就不会演戏了。”张奎解释道。

    “这也有可能,不过要是他们一直都混迹在演艺圈,应该不会差吧,我看现在有不少十几岁的少年少女组成组合在娱乐圈,他们再等几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许世说道。

    谁知道张奎却摇头道:“不可能的,自从发生了那次事情之后,上面就已经在童星这一块有了规定,不能让他们长时间工作,一旦出事,就追究到底。”

    看到许世有些不明白,张奎详细的解释了一下道:“就是前些年有一个孩子天赋极高,小小年纪演技真的爆表,很多老前辈都十分的看中。

    原本按照这些老前辈的意思是想要好好培养一番的,但是那孩子的父母却是一心想着钱,带着孩子每天都跑通告,比很多的大人都累,最后猝死了。

    这件事情上面知道后就给出了警告,他们没办法警告孩子的父母,所以就将矛头对准了圈内人,只要在谁的地方出事了,那就是谁的责任。”

    这么一说许世就明白了,随即也沉默了下来,前世他也听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心中也为那位天才少年感到惋惜。

    “既然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我们这边就必须要负起责任来,不管档期多赶,必须保证孩子充足的睡眠时间和营养搭配,这点钱我们还是亏得起的。”许世叮嘱道。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

    “放心吧,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张奎笑说道,这些事情现在都是由他负责。

    和张奎这边聊了一会儿之后,许世就离开了剧组,宋立武已经将宋师傅他们安顿好了。

    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宋师傅这些人正在教导孩子们站桩。

    只见三十多个孩子每个人都是小脸紧绷,有的双腿都已经开始颤抖了,但是宋师傅这些人都没有在意。

    其实这就是时代差异了,在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看来,孩子们这点苦都不算什么,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吃的苦比这些要多得多,现在不还是好好地。

    就像是一些婆媳在照顾月子和孩子方面闹矛盾一样,其实双方都是为孩子好,只是时代观念不一样,他们对一件事情的理解也不一样。

    许世看到这一幕,当即就想到了刚才和张奎聊的那些事情,连忙拍手道:“大家都停一下,孩子们,累了就去休息一下。”

    孩子们听到许世的话,小脸上顿时一喜,但是却都没有动弹,只是看向各自的爷爷或者师爷。

    宋师傅听到他这么说立即道:“他们也才站了一个小时的桩,再等一会儿吧。”

    许世一听这话,更不能让他们继续了,坚持道:“大家都听我的,让孩子们休息一下。”

    看到许世的态度坚决,宋师傅几人皱了皱眉,但也都没说什么,让孩子们各自去休息了。

    “我说许世,你现在怎么这么矫情,我记得当时你习武的时候可比他们苦多了,站桩都是三小时起步,现在是怎么了?”有前辈疑惑的说道。

    许世脸色认真的道:“各位师傅,以前是以前,我是我,他们是他们,不一样的,你们这么做会影响孩子们发育的。”

    “这没什么吧,我们从前比他们苦多了,而且还吃不饱,现在不照样活得好好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有前辈不信道。

    其实这些孩子都是他们的后辈,他们也是心疼,但就像是他说的这样,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

    许世说道:“这个真的不一样,这么说吧,很多事情都是因人而异的,就说我吧,我是真心喜欢武术,而且也算是天才了,所以才会坚持这样的训练。

    但是这些孩子不一样,他们或许只是一时的好奇,而且身体情况也不一定有多好。

    就算是退一万步来说吧,孩子们没事儿,但诸位前辈这么做很可能打消掉孩子们学习武术的劲头,让他们心中开始厌恶武术,这样做完全是适得其反。

    前辈们以前是没得选,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但是现在孩子们的选择可是多种多样。

    与其在这里习武,还不如去上网打游戏了,所以我们需要劳逸结合。”

    许世说了一大堆,就是想要劝服这些前辈们以前的思想,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不能按照以前的方法来了。

    这也幸亏刚才和张奎聊了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要不然真的出了麻烦可就不好了。

    看到大多数人都不以为意的模样,许世只能狠下心道:“今后孩子们的每天练习时间不得超过四个小时,每次不得超过半个小时。

    要是不这么做,我就自己去表演,不带着他们了。”

    他知道,有些道理是说不通的,所以只能强硬起来。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