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226.幕后花絮以及影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章程看到最后一幕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总有一种淡淡的愁绪萦绕在心中无法抒发。

    随即他将这种状态压在心里,开始仔细思索接下来自己要问的问题。

    不过很快的他就再次集中精神,眼睛紧紧地盯着大屏幕,只见荧屏上正在播放着电影的幕后花絮。

    原本章程对于这些幕后花絮不是太感兴趣,毕竟那只是代表着很少的一部分拍摄过程,还没有直接问来的好。

    但是这部分的幕后花絮却是让他看的非常的入迷,甚至是产生了一种敬佩的情绪。

    先是林玉明饰演的吕受益一部分花絮,正是吕受益最后一幕的花絮。

    先是寻找那种感觉被黄兵训斥,然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场地练习表情,台词。

    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在最后一幕吕受益被车拖行的花絮。

    当然真正的拍摄不可能是和电影上一样,但也差不了多少,林玉明拉着车子的后备箱,然后就这样被拖着,速度显得比较慢,但那也是真正的拖行,下面没有垫什么东西。

    仅仅从半分钟不到的花絮中就能够看得出来,仅是这一幕就拍摄了不下于五遍。

    在这部分花絮中,许世还特意让人将林玉明身上的一些稀碎的小伤痕给拍摄出来,让人能够更加的去了解林玉明付出的努力。

    接下来就是许世跳楼的花絮了,这部分花絮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虽然前段时间已经有一部分已经流出了,但是却没有这么清晰以及直观。

    即便是已经知道许世没事了,但电影院中还有很多人惊呼出声,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直接从三楼掉了下来。

    像是这种花絮还有不少,虽然只是剪辑了一点点,但也看的众人惊呼连连。

    等到花絮播放完毕,许世才带着一种主创人员上台致谢。

    “感谢大家前来观看本部电影,接下来大家如果有什么疑问尽管提。”许世拿起话筒道。

    一个记者当即站起身来问道:“许导,请问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我看到花絮中您直接从三楼掉下来,请问当时您有没有后悔?”

    许世笑着回道:“我现在完好的站在这里不久表明了一切吗,之后后悔什么的倒是没有,要不然我也不会再去拍摄一次。”

    “林玉明,能够问一下你对于这次电影的拍摄有什么想法没有?”有记者瞬间将目标放在了林玉明身上。

    毕竟这次的电影除了许世之外,就是林玉明饰演的吕受益最出彩了。

    尤其是他将一个白血病人给演活了,最后的那种求生欲的爆发实在是有些震撼人心。

    这或许是林玉明这么些年演过的最好的戏了。

    林玉明先是思考了一下,随即认真的说道:“这次电影的拍摄让我受益良多,这里不是套话,而是真心实意的。”

    “能够具体的说一下吗?”

    “具体的就是在许哥的剧组我学到了怎么去真正的面对拍摄,怎么真正的去演戏。

    而黄哥教导的演技也让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我现在距离他们还差的很远,不仅是演技方面,更是态度方面。”

    记者提问的问题很多,也问了其他人一些问题,但是毫无疑问,许世和林玉明才是这次的主角。

    尤其是林玉明,这次给人有了很大的改观,相信等电影播放完过段时间,网上对于他的评价绝对会发生一些变化。

    以前很多不看好他演技以及他小鲜肉身份的人,都会因此产生改观。

    章程一直高举着手,许世也注意到了他,等到记者都提问的差不多了,他示意他起身提问。

    章程先是深吸一口气,随即正色的问道:“许导,请问你是怎么想着拍摄这样一部电影的?”

    这是章程左思右想才想出来的一个问题,毕竟给他的时间也不多。

    许世笑着道:“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或者说是网上的一篇文章?也有可能是偶尔听朋友说出类似的事情,亦或者是做梦梦到的。”

    对于许世的回答章程有些不太满意,但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只能换了一个问题。

    “那您是怎么想到处理里面的各种关系的?我发现您在电影中表达出来的很多东西都不是很明确,或者说是表达出了两种意思。”章程认真的问道。

    许世对他所说的来了兴趣,问道:“什么意思?”

    “例如说程勇和他妻子的大难临头各自飞,吕受益以及他妻子的生死相依。

    这是两种对立的剧情,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放在一部电影中,这样会使得电影的主题产生冲突。

    例如如果您想要表达出人性的冷漠,只需要稍微的将吕受益和他妻子的关系改变一下,那么我相信电影的效果会更好的。

    还有就是程勇父母以及吕受益的父母和老妇人儿女的对比,您在这里面是否又想表达出父母对儿女的付出和儿女对父母的感情是不对等的。

    亦或者是您是想要表达出现代儿女对于父母漠不关心的态度。”

    章程说了很长一段话,这些都是他在看完电影的感受,身为一个影评家,他看电影不仅仅只是看电影,还需要深思里面的一些内涵。

    许世听完他的话有些沉默,场中也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这些记者以及其他人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问出这样尖锐的话题。

    许世看到大家沉默的模样,笑了笑道:“或许你说的都有吧,又或者你说的这些都没有。

    我没有想要表达什么,我只是将现实中的事情搬运到电影中罢了,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

    与其从电影中寻找答案,为什么不从自己的身边寻找,那样不是更加具有真实性?”

    许世还是没有正面回答章程的问题,但是章程却是从许世的话中听出来了一些意思。

    同时章程的面色也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他想到了自己。

    接下里章程就没有再询问其他的问题了,向许世道了声谢之后就做了下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很多,等到这些记者离开之后,许世带着一群人前往了酒店,晚上还需要庆祝一下。

    “小叔,你说我们的《魔女》上映的时候会怎么样?”许潇潇来到许世的身边轻声的问道。

    她现在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来,这次精武门在《魔女》上的投入比《药神》还要高。

    许潇潇看了《药神》的成片之后,忽然对《魔女》有些不太自信起来了。

    前段时间《魔女》也正式杀青了,只等接下来的剪辑以及上映了。

    虽然现在《药神》的票房还没有出来,但仅仅只是预售票房就已经让她有些压力了。

    现在成片的效果又这么好,她的压力就更大了。

    “放心吧,《魔女》也绝对不会差的,相信你自己。”许世笑着安慰道。

    同时看了一眼在边上偷听的佘月玲,刚才许潇潇就是被佘月玲怂恿过来的。

    相对比起许潇潇,佘月玲才叫没信心。

    这是她第一次饰演主角,还是这么大的投资,怎么可能不紧张。

    而且直到现在她也只是演了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第三次演戏就成为主角,心中的忐忑是肯定的。

    要是这次失败了,那么她的信心肯定会遭受到打击。

    “希望如此吧,对了,《魔女》的安排是在什么时候?”许潇潇问道。

    “原本是准备安排在春节档的,这两天看看剪辑的效果,要是满意的话,那么就在春节档,这个月月中就要开始宣传了。”许世回道。

    这次的档期安排主要是玉米那边安排的,春节档的厮杀虽然比较激烈,但相对的,票房收益也会比较高一些。

    “好吧。”

    .............

    章程回到了家中,看了看空荡的房间,叹了口气,随即就开始了工作,他有很多东西想要表达出来。

    原先他也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但是现实生活总是那么残酷,这里不是童话故事。

    他的母亲由于身体情况在他小的时候就早早的去世了,而他的父亲独自一人抚养他,长年累月的工作导致积劳成疾,也在一年前去世了。

    而在父亲生病的那段时间,他也算是经历了各种的人情冷暖,妻子的离开就是一件非常打击他的事情。

    就像是《药神》电影中那个老妇人的经历一样,第一年还好,妻子做到了身为一个儿媳妇该做到的一切,拿钱治疗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意见。

    但是随着他们的生活质量因此下滑,而且逐渐开始入不敷出的时候,妻子的态度就变了。

    慢慢的开始会毫无预兆的发脾气,对他各种事情进行挑刺,脾气也越来越差。

    直到有一次,她居然在对章程的父亲发脾气,这个时候章程就意识到了,他的妻子真的变了。

    以前不管怎么样他都能忍受,毕竟是他们家连累了自己的妻子,但是这个时候他就无法忍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