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雅 作品

574 熟悉的甜美(已修)

    直到车开进别墅区,车内都没人说话。

    十分钟后,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秦家院子里,早就得到消息的佣人上前来开车门。

    秦絮的腿还没好,还得坐一段时间的轮椅。

    这回苦头吃大了,秦絮狠狠地摔了个跟头,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罪是怎么受的。

    即使不用旁人提醒,她也不会忘记。

    他们摔下去的场面,太过惊心动魄,已经深深地刻入了她的脑海,想忘也忘不了了。

    纪民从后备箱拿出轮椅,推到车边放好,夏梓妍帮忙把人扶下来。

    秦贺见她坐在轮椅上,想起已经失明的顾恺,既为絮絮没有瘫痪,感到庆幸,又为顾恺看不见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而感到痛惜。

    心中感慨万千,不过几秒钟的事情。

    秦贺杵着拐杖走到秦絮身边,和她同时进去。

    有纪民推着轮椅,夏梓妍就没去推秦絮了。

    她格外想念她的亲闺女,快步朝大厅走去。

    夏梓妍还没进门,就激动地敞开怀抱,朝她们奔去,“宝贝们~妈咪回来了~”

    两只通体雪白的猫咪头挨头,靠得极近,仿佛在亲嘴嘴,突然听到兴奋又熟悉的声音,纷纷歪头看去。

    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莹莹微光,摄人心魄,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

    coucou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伸出软乎乎的猫掌,嫌弃地推开了想要亲他的团团,飞快地跑了出去。

    团团猝不及防被他推翻在地,好在她肉多毛厚,倒在地上并不疼。

    团团突然被‘抛弃’心里委屈极了,喵呜~惨叫了一声。

    待它好不容易翻身站稳,coucou已经跑远了。

    团团也闻到了属于主人的味道,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怕自己失宠,赶紧追上去固宠。

    夏梓妍见两只漂亮大宝贝,听到自己的声音,就激动地朝自己奔来,心萌化成了一滩水,赶紧蹲下身子,准备抱住他俩。

    夏梓妍笑得没了眼睛,准备抱个满怀,想想即将到来的美好画面,就幸福得快要死掉。

    然而她等了许久,都没等到毛团子投入自己的怀抱。

    夏梓妍懵了一下,睁开眼看去,视线内并没有猫的影子。

    夏梓妍蹙眉,扫视四周,视线定格秦絮脚边,那两团卖力讨好的白毛球上,眸光微怔。

    夏梓妍脸色顿时就变了,这俩小没良心的,她每天给他们吃好吃的当祖宗供着,竟然这么对她,太过分了!

    秦絮见他们这么久没见,还喜欢黏着自己,心中一乐,眉眼间满是笑意。

    秦絮询问:“爷爷什么时候带他们回来的?”

    “我回来的第二天,让管家送回来的。”

    秦贺目光柔和地看着秦絮脚边,正卖力争宠地两只猫。

    纪民怕轮椅压着他们,没敢动。

    秦絮每只猫摸了一下,狠狠地蹂躏了一下团团的脑袋,“又长胖了,你这样,coucou小帅哥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团团不服气,怎么就看不上了?她已经可以对coucou为所欲为了。

    团团为了证明coucou喜欢它,直接压在coucou身上。

    coucou承受不起她的重量,直接被她压趴在地。

    秦絮:“……”

    纪民:“……”

    秦贺:“……”

    气势汹汹走过来,准备算账的夏梓妍:“……”

    coucou使劲的挣扎,但是团团太重了,他根本就无法摆脱团团这个流氓猫。

    秦絮有点不忍直视,怕coucou被团团给压死,伸手去推开它。

    coucou是顾恺为她寻来的猫,不,应该算是顾恺为团团寻来的对象。

    自从coucou来家里后,团团就不怎么黏她了。

    除了在coucou主动靠近她时,团团为了争宠,会来亲近自己,其他时候,它都是围着coucou转的。

    顾恺寻来的猫,秦絮对它有不一样的感情,俯身抱起coucou,为他顺毛消气,柔声道:“别跟它一般见识。”

    团团见主人抱了自己对象,不抱它,立马不乐意了,伸出爪子想去爬秦絮的腿。

    纪民怕它抓伤秦絮,连忙将团团抱起来,给她顺毛,“小胖子,你主人受伤了,别去闹她。”

    团团呜呜咽咽地嚎着,大大的绿眼睛里满是委屈,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主人抱着它的对象顺毛。

    秦絮摸着coucou柔顺的毛发,心中微暖,又开始想顾恺了。

    夏梓妍见coucou在秦絮怀中非常乖巧,并不反感她的顺毛,心里酸酸的,气愤地吐槽道:“这俩养不熟的小白眼狼,气死我了。一看你回来,就不喜欢我了,需要我的时候,才会想起我,我就只是个喂食的饲养员。”

    秦絮听着她的吐槽,摸着coucou脑袋的手微顿,忍住笑。

    秦贺忍俊不禁,伸出手去揉了一下团团的脑袋。

    纪民抱着猫,不方便推车,身后的佣人见此,便补上去推秦絮。

    纪民待秦老爷子收手后,摸了摸团团的胖肉,忍不住捏了捏,手感挺不错,看向秦絮微微叹气:“絮絮你不在她就发胖了,比之前还重一斤。”

    秦絮蹙眉看向团团,“没有控制它的饮食吗?”

    纪民无奈一笑:“家里是控制了的,不过它应该是出去跟人讨吃了。别墅区里有很多人喜欢它,它卖卖萌就能讨到,没人能抵抗得了它的卖萌。”

    能抵抗.莫得感情.秦絮:“……”

    胖死它得了,也不怕得病。

    几人进了屋,秦贺从秦絮手中接过coucou,大掌轻轻揉了揉它的肚子,吩咐道:“伤好之前,你就别碰猫了,万一感染了怎么办?”

    “好。”

    秦絮点头答应,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说出反驳的话。

    做人不能不知好歹,爷爷是为了她好,她再像以前一样,好歹不分直言拒绝,会伤了他的心。

    秦絮回想自己曾经干的事,很想穿越回去,抽自己一巴掌。

    不懂事任性自以为是,身上一堆臭毛病,还觉得自己无敌,中二的像个沙雕,她迟来的青春期中二,没想到20多岁才出现,秦絮想想就觉得羞愧,无地自容。

    这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秦絮看开了很多事,思想也逐渐的成熟起来。

    之前她仗着自己空手道厉害,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不会受伤,可计划出了变故,她和顾恺差点死在那,活生生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例子。

    秦贺见她这么乖顺,觉得有些不适应,总觉得絮絮变了许多。

    应该是这次教训,让她的心境得到了提升,顿悟后变得成熟起来。

    这么看来这次事故,也不算是坏事。

    秦贺心中感慨,面色却依旧冷淡,他得维持他生她气的表象。

    若是他态度软和了,秦絮很快就会故态复萌,真这样他就没地哭了。

    得让她在修养的这几个月内,好好反省一下才行。

    絮絮是他一手带大的,人是他宠纵出来的,性子长成这样,他也有责任,好在扳正还来得及。

    秦贺老神在在,神色自若:“那你现在就去抄写你的经书,从今天开始写。我亲自检查,不要敷衍我,拿出你参加书法比赛的水准来,别想找人帮你抄,你的字是我教的,我能看出来。”

    “……”

    听着爷爷这残酷的话,秦絮脸上的轻松瞬间消失殆尽。

    秦絮心中长叹一声:杀了我吧。

    听到这话的夏梓妍赶紧从纪民那里讨走了团团,怕被注意到,她抱着猫就溜了。

    再不跑,等秦爷爷想起她了,她就死定了。

    这么大个人了被罚抄书,说出去多丢人啊?她要脸,不想让人嘲笑。

    她决定了,絮絮抄书这期间,她不会再过来了。

    嗯,得找个机会出差飞远点,放假再报个旅游团,过年就不回来了,这计划完美!

    秦絮没看到夏梓妍的影子,反应过来她逃了,心塞不已。

    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呵,女人。

    这该死的感天动地塑料姐妹情,真是太感(气死)人了。

    秦絮没法只能认命,告别了爷爷,秦絮拒绝了佣人想送她上楼的好意,自己划着轮椅去乘电梯。

    秦贺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视线里,看向身旁的纪民道:“阿民,跟我去书房,有点事交给你办。”

    纪民收回视线应好,跟着他前往书房。

    ……

    之后秦絮每天都在抄写的痛苦中度过,这惩罚比体罚还痛苦。

    楷隶行草秦絮能接受,篆书秦絮每次写起来,都会很头疼,全都留着最后写。

    篆书分为大小篆,字体繁杂难写,看不懂的人,看一眼眼睛就花,看得懂的人,写起来也不是易事。

    秦絮过目不忘的本事,在抄写时极大的方便了她,再多的笔画,她只需看一眼就能记住,因此抄起还是比较轻松的,但身心遭受的折磨也是成倍的。

    抄这么久书,秦絮发现爷爷所说的静心效果不大,精神折磨的效果倒是不小。

    ……

    秦絮一直没有放弃,想跟顾恺开视频的念头,时不时的跟他提起。

    即便每次都被他拒绝,她也没死心放弃,反而愈挫愈勇,盼着他答应的那一天,

    顾恺不愿意开视频,秦絮就开了自己这边的视频,让他看看自己。

    她原本是想让他看自己做康复训练的,但康复训练做起来太疼了,她有时候控制不住,会疼得叫出来。

    秦絮怕顾恺听到后会担心她,便歇了直播恢复训练的念头,只跟他分享自己的生活,每日必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

    在恢复期间,秦絮也抽时间补了直播,回复粉丝的问候,继续带着七个大核桃打游戏。

    由于她不能久坐,每天的直播时间非常有限,一天最多只能播两个小时。

    好在七个大核桃人格魅力强大,技术也不错,吸粉速度非常快,在她宣布退出直播界前,他能成长起来成为猫鱼tv的新台柱子。

    秦絮心中放心了不少,压力并不大。

    秦絮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他,即使自己走了,用户流失数量也不会太多,也算对得起夏梓妍了。

    ……

    顾恺的粉丝找不到顾恺,在工作室下也问不到他的消息,一时间各种阴谋论在各个社交软件上传出。

    粉丝全都炸了,知道秦絮开播后,纷纷涌入秦絮的直播间,询问顾恺的最新消息。

    秦絮每次开播,弹幕上全是故事刷屏询问顾恺的消息,几乎看不见别的弹幕。

    这种失去理智的疯狂行为,让直播间的小主人,小脾气们非常生气,连带着对顾恺本人也有意见了。

    面对故事的质问和询问,秦絮非常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

    顾恺工作室没有对此做出回应,顾恺受伤的事情,就不该从她的嘴里说出去,因此她只能保持沉默,视而不见。

    ……

    年末,陆子柒非常忙碌,知道这事还是因为闹太大上了热搜,她从朋友那里知道的。

    她看了故事那些过激言论之后,就立马给顾恺打了电话,两人商讨处理办法。

    挂了电话,陆子柒立马给秦絮道歉,并约束粉丝,安抚粉丝情绪。

    鉴于这种行为影响太恶劣,太败坏路人缘了,不能纵容无视,陆子柒特意制定了,非常严苛的管理规则。

    故意闹事影响顾恺形象的人,全当黑粉处置。

    规则一出,粉丝安分了不少,再也没人敢去找秦絮的麻烦了。

    ……

    秦絮和顾恺一直没见面,平安夜那天,秦絮收到了顾恺寄来的蛇果。

    熟悉的甜美。

    跟去年他们互相暗恋时,作为图图的顾恺,寄给她吃的蛇果味道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甜得秦絮吃第一口,就忍不住哭了,更加思念他。

    秦絮想给他回寄蛇果祝他平安,可是她并不知道,顾恺在哪里。

    秦絮只能寄给陆子柒,让她帮忙转送给顾恺。

    当然秦絮也派人盯着他们,想通过他们的动向,去查顾恺现在所在的位置。

    ……

    元旦节,秦絮是和家人一起过,没有去看花样年华的灯光烟火秀。

    夏梓妍要带朋友去看,秦絮把钥匙给她了,吃了晚饭,就回屋看去年顾恺给她拍的烟火秀照片。

    顾恺有寄元旦礼物给她,但人并没有出现。

    这时秦絮已经有两个多月,没看到他了。

    ……

    秦絮原以为春节时,就能看到顾恺了,但春节来了,他依旧没回来。

    秦絮坐在沙发上和爷爷一起看春晚,只觉得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比去年的还无趣。

    去年春节时,她讨厌顾恺,春节联欢晚会上有他,今年她喜欢顾恺,电视上却看不见他了。

    红包礼物她都有,但就是没有他。

    秦絮陪着爷爷看完春晚,守完夜就回屋了。

    一夜无眠,秦絮反复地听她收藏的顾恺声音,回放他们一起玩游戏时,录下的视频。

    秦絮躺在床上,操纵游戏人物,慢慢的走遍他们一起走过的地图。

    所有人都在欢庆新年,只有她一个人感受不到这份喜悦。

    ……

    秦絮每天必做的事就是抄书,以及做康复训练,定期去医院复查。

    三个多月后,秦絮就脱拐能自己行走了。

    秦絮将这几个月以来,抄写的经书全部整理好,送到爷爷那让他检查。

    秦贺戴着眼镜喊上纪民,一字一句的认真检查了几天。

    他在鸡蛋里挑骨头,挑出几个错,很勉强的给了秦絮一个合格。

    让她下次抄写时,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还说有下次,就直接不合格。

    秦絮听到合格,心中松了一口气,她这几个月的时间,几乎都花在抄写经书上了,重新抄一遍她会哭的。

    秦絮乖乖答应,保证下次不会再犯错,心中腹诽:爷爷想罚,也没机会了,她不会给机会的。

    一次就够了,多了她承受不住。

    秦贺让她做好准备,准备去秦氏上班。

    秦絮这次是心甘情愿的去,因此认真地听他说公司的事。

    ……

    上班的前一天晚上,秦絮开播跟粉丝告别,感谢他们两年来的支持。

    小脾气早有猜测,听她这么说,心中还是免不了难过,纷纷挽留她,让她继续播下去。

    小脾气刷屏说他们舍不得她,承诺以后再也不会骂她了,也不会说她是非酋,并且全都昧着良心,说秦絮是锦鲤大宝贝,是欧皇在世,天选之子,让她留下别走。

    秦絮笑着看她们睁眼说假话,她退出直播界的心,非常坚定。

    因此并没有被他们挽留的话影响,只是她和他们相处两年,互怼一年,分别心中多少有些不舍。

    她以后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多有趣的人了。

    她们舍不得她,她同样也舍不得陪伴她730多天的沙雕水友们。

    可这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她只能陪他们走到这里了。

    秦絮晚上并没有打游戏,一直陪她们聊天,聊了一晚上,谈心解惑聊八卦什么都说。

    这一晚,秦絮的直播间人数高达1760w。

    秦絮开直播前几天,就跟夏梓妍打过招呼,猫鱼tv服务器才维护过,因此非常稳定,即使大量人同时在线,也没有出现崩溃的状况。

    秦絮在直播时就上了热搜,有不少网友顺着直播链接去凑热闹,看这个经常上热搜的主播,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

    直播结束后,秦絮上了好几个热搜,#情绪退出直播界#这话题,挤下一个电视剧开播的热搜,成为热门头条。

    秦贺原本的打算,是让秦絮跟在姜希澈身边做助理,姜希澈带着她,秦絮可以跟他学到很多在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但在这次事故中,秦絮的表现让秦贺并不满意,他觉得秦絮的性子,还不够沉稳,需要再磨一磨。

    秦贺改变了之前的想法,打算让她先从基层做起,去分公司待一年,再回总公司。

    一步一个脚印,磨练她的意志,直到她能做出成绩,调回总公司。

    这时的她,就强大到不用他担心了。

    即使他走了,她也能保护好自己,等他把秦氏交给她,她自己能守得住,他便是立即死去也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