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九 作品

第609章 喜童(五更)

    御膳房冰窖窖口,盖板将将被敲响,守在其上的二十四便立刻揭开了盖板,瞧见领头而出的哈维,立刻惊喜道:“大哥!”

    哈维拉着他伸下来的手爬上去,紧紧扌包住他,将他上下一打量,道:“好小子,最担心的就是你,好在你没受伤!”

    二十四笑道:“我哪里冒失的要大哥担心?不信你问阿姐,她昨儿傍晚让我带话给兄弟们,要着重寻地下暗道,我可是原原本本将话送到。这御膳房的通道口,也是我第一个找出来。”

    哈维又赞赏的拍一拍他肩膀,兄弟二人扶着其他兄弟姐妹及三个暗卫爬出了冰窖。

    天色已亮,虽然还有些厚云遮住了半边日头,可晨光终究有几缕冲破了云朵,将光明带到了人间。

    浣衣局里的井口,众人顺着井道而下,进入了暗道。

    这是一个处于遗弃状态的暗道。过了今日,这处暗道也不再被使用。

    此时火把已燃烧殆尽,空气里只有娃儿们离去前留下的乃腥味。

    这处所在,妙妙曾经令暗卫通过敲击铜管,向萧定晔提及,让他要先来救孩子。

    此时通道里没有一丝儿娃儿的声音,可她知道,孩子们一定还没有完全脱险。否则萧定晔一定会通过铜管的暗号告诉她。

    通道里漆黑一片,没有人知道这暗道的构造,只凭借着微弱的气流急速前行,想要从中能继续寻找到孩子们的所在。

    继续,再继续……前方暗道拐了个弯,众人也跟着拐弯……再前行,再前行……再拐个弯,前方忽然一道亮光,照的众人睁不开眼。

    最前面的老二十四忽然道:“快,出口,这里有出口!”

    他当即往前而去,见前方有一道铁门,却已被扭断锁芯,铁门洞口。

    外间传来嘈杂之声,有车马声,有人语声,更有小贩的叫卖声……所有声音组合出了一片市井的生活气息。

    他立刻回转身道:“快些,这里是客栈,这里竟然是我们一来就居住的客栈对面!”

    他推开堆积在出口的烂菜叶、烂果皮,纵身而上,将将向洞里探出手,但听周围一静,继而传来全民诵经之声。

    整个世间登时肃穆。

    二十四的心倏地一跳,知道他们怕是来迟了,忙忙握住随后而来的兄弟的手,一边往外用力拉,一边着急道:“万神节开始了!”

    **

    祭坛广场上,数万民众盘腿而坐,虔诚的闭目诵经。每人面前一块绢布,整整齐齐摆放着各家供奉的神仙泥塑。

    带领着众人诵经的,是这人世间自高无上的在位者。

    坎坦国主高高盘坐于敬神台上,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在比他低了半人高的一座临时搭建的方台上,盘坐着近百个身穿月白中衣的总角喜童。

    每位喜童皆双手合十,一动不动,齐齐闭目而笑。

    远远看去,数百个童子将身披圣袍的国主围在中间,仿似天上神人下凡。

    最后一句经文念罢,民众们缓缓睁开眼前,瞧见眼前这一幕,只觉神圣无比,登时齐齐磕头,口呼吉言。

    潜藏在民众中的萧定晔与暗卫们,虽然已趁着众人念经时往前不停移动,可离方台仍然有遥遥的距离。

    他心中一边焦急,又一边纳闷,那些巨蟒去了何处?

    他已安排随喜带着霍顿雇来的私兵,严防巨蟒。甚至连凤翼族珍兽门的弟子都已安排在附近,唯恐巨蟒作乱,伤及无辜。

    此时经文念罢,高处国主站立起身,开始带领万民感谢神灵。

    刚到了半途,众人忽然齐声喧哗。

    却见坐满喜童的方台四周忽然往外延伸。延伸出来之处,不知躺着什么长长粗粗之物。

    于此同时,高高敬神台上刷的垂下一面巨幅画卷。

    画卷上是坎坦长寿神的圣图。

    长寿神含笑居中而立。

    周边是一圈含笑的喜童。

    最外圈是看着极像长蛇的巨蟒。

    画卷垂落,长寿经四起。

    这回却是一位老道士带领数十位年轻道士,围坐在国主周遭,开始不停歇的念经。

    数万民众被眼前这一幕启发,再往那方台四周去看,不知谁高声喊了句:“蟒,喜童的四周是一圈一圈的巨蟒!”

    众人哗然,广场上瞬间人声鼎沸。

    人们最初是当热闹在瞧,渐渐的却看出了异常来。

    不知谁第一个提起,那喜童里仿佛有自家的娃儿。

    这消息迅速传开,渐渐有更多的人发现了异常。

    广场上越加嘈杂。

    敬神台上的国主看到此情,面上微笑不减,仿佛心怀慈悲望着眼前子民。

    带着众道士念经的老道士却站出来,高声道:“长寿神降世,天神选中喜童百人,共登仙界……”

    他广征博引,借用各经文上的说辞,歌颂着此次盛举。所言之意,皆是告诫民众:

    从今日开始,这些喜童便要脱离肉身,作为仙童跟随上天界侍候长寿神。此乃各家家族世世代代的光荣。

    道士的话语将将说出,远处便有人接住话头,一字不差的传了出去。

    民众听闻,一时不知该喜还是该怒,心中犹疑。

    萧定晔一边在人群中急速穿行,一边焦急的关注着台子上的情景。

    从巨蟒出现,他就立刻令暗卫去将珍兽门弟子往前带去。

    现下的问题已经不是巨蟒要伤孩子,那可能是伤及这广场上数万民众。

    他纵然是个大晏皇子,对坎坦的内乱乐见其成,可他也绝不愿意看到内乱以这种形式发生。

    况且,他三哥为何要造成坎坦内乱?这对三哥没有好处啊!三哥即便是想当摄政王,也不是这种当法啊!

    敬神台上人影憧憧,他看的清清楚楚,其上根本就没有他三哥伪装的塞夫大人。

    三哥早早就离了宫,可为何现在还没有露面?三哥到底在等什么?

    他脚下动作不停,越来越快往前而去。

    要去敬神台上,要离孩子们更近,要离坎坦国主更近,更要离随时可能出现的萧正更近!

    **

    妙妙带着众兄弟赶去祭坛时,遥遥看到孩童们被巨蟒包围的情景,险些昏倒。

    她再也记不得萧定晔此前对她的嘱咐。

    他说,她无论有任何行动念头,都要和他商议,和他一起想法子。

    她没有时间,她也没有精力去和他碰头。

    她眼中看不到层层守卫,看不到守卫手中的尖刀,她只看到,孩子们身处险境,她不能让巨蟒吞噬了他们!

    她当机立断同哈维道:“带着我,上方台!”

    ------题外话------

    看来今天完结不了了,那就明天继续。

    明天的凌晨暂时不发了。等我睡醒,写一章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