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一百四十九章离开东京

    “不,不是,回头,回头我在午时的时候已经醒来了……”秦天明说道这里,顿时脸色有些尴尬,心中不断的暗骂吐槽“照师兄他们这样说,难不成一切都是怪我自己咯?怪我刚刚好错过了时间?所以没吃上饭?卧槽,这尼玛也太扯了吧!不行,这锅不能背~找个办法赶紧把锅给甩出去~”停顿下来思考的秦天明,过了数秒后,只见他突然接着开口说道“别说的好像,这件事情是怪我自己一样好吧~还不是因为师兄你们,去吃午饭就去吃午饭呗,为什么要把车子停在高桥这边,难道就不能开车过去吗?这样不方便?你们非要这样多此一举,这么大的太阳,有车不开要走路,你们怕不是脑壳昏,坐在车子里,吹着空调它不舒服嘛?”

    听着秦天明在哪不断的抱怨,车内的众人们也是非常的清楚,自己这位小师弟,此刻就是在甩锅,林逸无奈的苦笑后,便伸手拍了拍真义的肩膀,示意他退下,让自己来解释。

    来到秦天明的身旁。只见林逸面带笑容的对着他说道“小师弟,你觉得我们是这样的人吗?就这样独自的将你抛弃在这里?你想想,我们如果真的是有意要将你丢在这里的话,我们干嘛还要给你带一份炒饭,我们可以直接果断的将你丢在车外,然后开车离开,再说了,我们这不也是回来了,这就已经很明显的能够看出,我们压根就没有那个意思~”林逸说道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将目光转向秦天明时,只见他此刻低着头,闭口不语。

    嘴角微微的向上扬起,下一秒林逸便接着说道“小师弟,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想要知道,既然是如此,那么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开车去酒店吃饭吧!”

    “嗯~”秦天明轻声点头回应了一句。

    “这里怎么说呢?其实有一些尴尬~”林逸挠了挠头说道“我们不开车的原因,其实有些挫,因为车子没油了~”

    一听到这句话,秦天明眉头一皱,随即缓缓的抬起脑袋,将目光看向东方太一等人“没油?师兄你们怕不是在逗我吧~我可是记得在昨天接机的时候,你才跟我说过的,家里车库里所有的车辆都出现了问题,回头就剩下这最后一辆面包车是正常的,结果你现在居然说他没油了?你们平常不是没有使用?怎么会没油,师兄你们怕不是在找借口~”

    对于林逸所说的话,秦天明没有抱有多大的信任,反而更多的是觉得他在放屁,在快没油的时候,难道不知道去加油站吗?这回头是什么烂借口?难不成你还想要很帅气的说“车子还需要加油?它不是不动就扔了?”你tm是神仙吧!

    林逸一脸的赔笑,真义则是尴尬的低头不语,林紫洛坐在身旁于往常一样,唯有东方太一,则是一脸的茫然。

    “不是,不是,小师弟你这话说的没错是没错,但,但你为什么要对着我说啊!车子不是我的,开车的人也不是我,你怎么弄的好像这件事情会引发成这样都是我导致而成的,这也太不公平了吧!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来着,这叫什么?这难道就是躺着也中枪?开玩笑吧,我可不像背锅来着~”东方太一一脸紧张的解释!

    瞧见他这副模样,众人皆是用着鄙视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紧接着秦天明突然开口说道“切~算了,反正我现在就算追究也不能弥补错过的损失,而且车子没油,只要是关于车子上的毛病,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真义做的~”说着他便用余光冷冷的看了一眼真义“那么现在怎么搞?已经快要7点了,在东京也待了这么多天,虽然我压根就没有怎么玩,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也所剩无几了,再过两天就要新生比试~”一想到这里,秦天明便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第一名?想要我获得第一名,这简直就是比登天还难,除非参加这个破比赛的人数只有我一个,但是这个概率尼玛还不如去登天来的实际~”

    听着秦天明的抱怨,林逸露出了一番苦笑“小师弟,其实新生争夺战包不报名都是无所谓的,每一届其实都有像你这样不想要参加的学生,你知道为什么嘛?”

    秦天明摇了摇头“难道是因为跟我一样,必须要获得第一名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倒也可以理解~毕竟师兄说的是一定要获得第一”说着他便将目光瞄了一眼东方太一后便立刻转回“他那语气中带有的严肃,搞得好像没有得到第一名,会死一样~”

    本就胆小怕死的他,如果真的跟自己所想的那样,没获得第一名就要死,那么他现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立刻,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神奈川,回到学院,然后冲到校长办公室,跟公孙羽哪个色老头说“我要取消资格~”

    林逸摇了摇头回应,“不,他们不参与的理由是在新生比试当中,有概率死亡~”

    一听这话,秦天明顿时有些被惊吓到,随即猛地咽了咽口水,神情慌张的问道“死亡,不,不会吧~林逸师兄,这不过是比试而已,怎么说大家也都是同门师兄弟来着,死人,下杀手这种事情,学院不管的吗?”秦天明说着身体还忍不住的只打冷颤。

    林逸摇了摇头,随即笑道“学院那些校董门当然不会去管这种事情,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讲不过是见繁琐的小事~”

    林逸话还没讲完,只听秦天明突然莫名的暴怒到“小事?繁琐的小事?他们把人命当成什么了?把这所谓的比试,当做自己娱乐的设施?”

    林逸眼见着秦天明这莫名暴动的模样,便也是尴尬的挠了挠头,从这大半个月的了解下来,他已经彻底的知道秦天明这个怎么样的人了,他暴怒的理由是什么?众人当中除了真义以外的三人也都非常的清楚!

    面带尴尬赔笑的林逸,对着秦天明说道“哪个,小师弟,你也别激动,我,我就这样跟你解释吧!这所谓的新生比试,有点类似于古时候的比武大会吧,目的是为了选出正真的精英,虽说在比试的过程中可能被对方杀死,但怎么说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况且学院不管的原因也是因为,参加比试需要签字”

    “签什么字?”秦天明一脸的疑惑。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