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映九霄 作品

第四十章 卡卡西

    ,

    木叶村。

    耀眼的太阳光漂白了路面,聒噪的蝉鸣声缠缠绵绵,不绝于耳,一阵阵热风吹过,像是沙暴一样让人感到压抑、憋闷。

    六月末。

    又到了一年中最热最难熬的季节。

    天冷了可以多穿点,天热了却没办法扒层皮······当然,这种事情准确来说是因人而异,有人怕热,自然有人更畏寒,不能一棒子打死了。

    “今天的太阳好晒,不想出去。”

    甘栗甘丸子店,阿斯玛一脸倦意的趴在桌子上,严词拒绝了阿凯的邀请。

    “真的不去吗?顶着炎炎烈日,在跑道上尽情的挥洒汗水,这才是青春啊!”阿凯不死心的劝着。

    只不过,看着活力十足、笑容灿烂,雪白的牙齿反射着刺眼光芒的阿凯,阿斯玛感觉像是在看一个大火炉,更加热的不行了,他用力摇头,“不了不了,我最近训练挺累的,实在是没力气了,对了,最近没见你和卡卡西一起锻炼啊?”

    他飞快地转移了话题,以免被热血过头的阿凯拉出去在跑道上一起挥洒汗水······那唯美的画面,只是想想都不寒而栗。

    提起卡卡西,阿凯的笑容顿时蔫了下来,无精打采的垂下了肩头。

    “这两个月都没有见到卡卡西。”他的声音听上去很委屈。

    “你这么说······我也感觉好久没看到卡卡西了。”阿斯玛疑惑的挑了挑眉,虽然卡卡西加入暗部之后确实很少和他们这些老同学碰面,但两个月没有见过一次,这个时间确实有些长了。

    是在执行什么任务?

    还是说······被打击得狠了?一蹶不振了?

    霜忍者村的事情闹的那么大,阿斯玛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直到现在村子都还在和云忍扯皮,云忍抵死不认霜忍者村的事情与他们有关,总之,现在两大忍村之间的关系相当紧张。

    卡卡西住院的时候,阿斯玛他们也都去医院里探望过卡卡西,当时卡卡西那前所未有的消沉模样阿斯玛至今记忆犹新,毕竟,从忍者学校开始,卡卡西就是一骑当先,独领风骚,他们这些人都只能跟在卡卡西身后吃灰,阿凯当时更是万年吊车尾。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卡卡西也会变的那么的消沉、落寞。

    “我找过他好多次,但是卡卡西老是不在家,去问暗部的人,也只是告诉我无可奉告,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专门去找火影大人申请加入暗部,结果被火影大人赶出来了,唉!”阿凯深深叹了口气,一脸的失落。

    暗部?

    呵呵!

    阿斯玛也是无语了,他真没法想象阿凯加入暗部会是个什么样子,换做他是火影,也绝对会将阿凯这个一根筋的笨蛋给赶出去。

    “没去找带土和琳问一声?”

    “问过了,不知道。”

    阿斯玛瞪大了眼睛,“带土和琳都不知道?”

    “嗯!”阿凯点了点头,“带土只知道卡卡西最近经常去宇智波家的族地,但是又不是去找他,他试着打听了,好像是去找宇智波焰和宇智波飞鸟······我和这两人不熟,阿斯玛,你认识吗?”

    “宇智波飞鸟和宇智波焰?”

    阿斯玛皱着眉头,端起来冰凉的绿豆汤喝了一口,驱散脑海中闷热的感觉,但还是没想明白卡卡西找这两人做什么。

    “认识是认识,不过也就是知道名字,见过几次面的程度······这两人很厉害,但卡卡西找他们做什么?卡卡西应该和这两人没什么交集才对!”他的老子终究是上一代火影,比起父亲只是一个万年下忍的阿凯,他的消息渠道要灵通的多,就算三代已经退位了,但这不妨碍阿斯玛在许多时候得到一些便利的帮助。

    “啊啊!真是搞不明白了,卡卡西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青春的热血可不需要遮遮掩掩啊!”

    阿凯用脑袋砰砰的撞着桌子。

    “哟,阿斯玛,阿凯,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宇智波止水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以头抢桌’的阿凯,一时间迷惑了起来,这个活宝又在做什么了?

    阿凯在村子里如今不大不小也是个名人。

    准确来说,他以前就是个名人,有个万年下忍的老爹也就罢了,村子里有不少一辈子卡在下忍层次的忍者,但是像阿凯老爹那样一辈子苦练体术,梳着招牌的西瓜头,爱好穿绿色的紧身衣······这特立独行的打扮在村子里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后来,等到阿凯从忍者学校毕业,他在体术上付出的无数汗水和泪水终于有了回报,竟然追上了阿斯玛他们这一批同期的领跑者,甚至能和卡卡西这个领头羊过过招······

    村子里的大人物基本上都知道有这么个只靠体术成为上忍的努力型少年。

    宇智波止水还不是大人物,但是身为水门的心腹部下,他不仅认识阿凯,因为带土的介绍,他和阿凯、阿斯玛他们都颇为熟悉。

    宇智波止水走进店里要了三色丸子和绿豆汤。

    然后在阿斯玛、阿凯这一桌坐了下来。

    看见宇智波止水的时候,阿斯玛便是心中一动,等到止水坐下来,他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止水大哥,你知道卡卡西最近在干什么吗?”

    “卡卡西?你们在讨论卡卡西的事情吗?”

    止水一脸恍然,难怪阿凯会‘以头抢桌’,阿凯对卡卡西的执着他也是素有耳闻,不过······“卡卡西吗?抱歉,我最近没怎么注意,霜忍者村的事情忙的我头都大了,今天好不容抽时间过来吃点甜食,补充一下营养。”

    木叶和云忍因为霜忍者村的事件这一段时间都在扯皮,止水作为水门的心腹自然是忙的脚不沾地,确实没有多少时间去关心卡卡西——虽然卡卡西是霜忍者村事件的关键人物,但事情发展到如今,卡卡西反而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比拼的就是两大忍者村的胆气和实力。

    云忍已经落入了下风,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又能在云忍身上狠狠的割一刀了。

    “止水大哥你也不知道啊!”

    阿凯再一次失望的垂下了头。

    这时,女侍者送来了一叠三色丸子和一碗绿豆汤。

    碟子是白色的,上面有着淡青色的漂亮花纹,六串三色丸子摆在碟子里,绿豆汤的碗是黑陶的,有着暗红色的花纹,和碟子一黑一白,相映成趣,看上去很有风味。

    看到许久未曾品尝过了的三色丸子,止水食指大动,立刻拈起一串三色丸子,大快朵颐,眯起的眼缝里流露出了幸福的光芒。

    “阿凯他听带土说,卡卡西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去找宇智波飞鸟和宇智波焰,止水大哥,你对他们了解吗?”阿斯玛毫不气馁的追问道。

    “飞鸟和焰?”

    止水闻言一愣,用力咽下了口中的丸子,疑惑的看着阿斯玛和阿凯,“卡卡西他应该和飞鸟、焰他们不熟悉吧?他们怎么会······带土他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错,这是我亲耳听带土说的。”阿凯信誓旦旦的说道。

    止水眉头蹙起。

    他慢慢叼着丸子咀嚼,那原本甜滋滋的丸子在这时突然感觉味道淡了许多。

    宇智波飞鸟和宇智波焰······怎么偏偏就和这两家伙扯上关系了?止水无法控制的联想到了宇智波龙树,但是他想不明白卡卡西为什么要找宇智波龙树,兴许······兴许是自己想多了。

    “这事我也不清楚,等我查一查!”

    止水用含糊的回答搪塞着。

    然而却没能瞒过阿斯玛那犀利的目光,以及阿凯那堪比野兽般的直觉,阿凯的直觉就不多说了,这玩意太玄乎,但阿斯玛的智力水平确实是他们那一届所有毕业生中最高的,毕竟,他以后可能是能和鹿丸这种iq超过200的天才一起玩将棋的强人——虽然基本上全是输。

    “止水大哥,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阿斯玛幽幽问道。

    阿凯也紧盯了过来。

    止水有点食不下咽了,他咬着竹签子,磨了磨牙,“是不太好说,都是我个人的猜测,做不得准,我需要调查······等我调查清楚了再告诉你们。”他想了想,还是坦然承认了,说谎什么的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阿斯玛听到止水承认,神情顿时变的严肃起来。

    能让止水生出专门去调查一番的心思,看样子卡卡西和宇智波飞鸟、宇智波焰接触的事情不是小事······

    但愿不要闹大了,卡卡西那家伙可别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阿斯玛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阿凯使劲挠着自己的西瓜头,这个一根筋的热血肌肉狂很烦恼,他虽然没有阿斯玛那么聪明,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的‘永远的对手’恐怕有麻烦了,而且是不小的麻烦。

    ————

    就在止水在甘栗甘丸子店吃甜食,并因为阿斯玛和阿凯的缘故而生起了调查卡卡西的心思的时候,卡卡西来到了宇智波一族的私有神社,南贺神社。

    丹红色的鸟居焕然如新,粗大的注连绳上系着的白色“之”字型纸带垂落下来,在热风中轻轻摇摆。

    一根根同样大小的长条青石铺砌的参道上干净的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参道左右的两排石灯笼也擦拭的一尘不染。

    高大的扁柏投落下来大片的荫凉。

    去年年末,在族长宇智波富岳的主持下,宇智波一族动员了全族族人,由长老们监督,所有年轻力壮的族人一起动手,将南贺神社从头到脚翻修了一遍,说起来,最初还是龙树在富岳面前提了一嘴说该修修神社了。

    可是等到富岳推动了南贺神社的翻修工作之时,龙树却已经不在村子里了。

    卡卡西缓步走到了台阶的最高层,来到了大殿前的平台上,站在鸟居的前方停住了脚步,没有闯入‘神域’。

    他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座不对外开放的宇智波家的家族神社,按道理说,他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好在自从水门和富岳联手推动了宇智波一族的改革之后,一些古老的规矩也正在慢慢的改变。

    比如,南贺神社虽然依旧不对外开放,但是能够进入这里的不仅仅只有宇智波的族人了。

    今年年初,宇智波富岳就邀请水门作为新年的第一个客人参观了维修后的新的南贺神社,并且在六道仙人主殿参拜。

    之后,渐渐有外人在宇智波家的族人的邀请下来南贺神社参拜。

    带土就曾经邀请过琳和卡卡西,只不过当时卡卡西手中有任务没有来成,带土只带了琳参观了这座神社。

    “你还真是不屈不挠呢!”

    犹如鬼魅一般,宇智波飞鸟悄然出现在了参道右边的狛犬石像的头顶上,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厌烦的看着站在鸟居外的卡卡西。

    “可以给我一个回复了吗?”

    卡卡西没有理会飞鸟的嘲讽,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只是追问着他所关心的答案。

    “······”

    宇智波飞鸟气闷,无论她怎么样冷嘲热讽,卡卡西总是这样,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她的讽刺和挖苦,到头来反而气的她心情郁郁,她没好气的反问道:“你到底为什么要找龙树?而且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次了,我和那个叛忍没关系,你到底要找我几次才肯相信?”

    “等你告诉我怎么和宇智波龙树联系,或者帮我联系上宇智波龙树,我就相信你。”

    卡卡西的回答差点没把少女鼻子气歪。

    这······这······这已经是不讲道理了。

    她苦恼的抓了抓头发,这段时间她和焰是真的被卡卡西骚扰的头都大了一圈,如果不是因为卡卡西是火影大人的徒弟,而且其本身实力也很强,她早就用拳头教卡卡西重新做人了。

    可惜现实是她没办法教卡卡西重新做人,卡卡西很强的,单打独斗她大概只有三成的胜算,真要是用拳头交流,很大可能是她反过来被教重新做人。

    少女咬着银牙,瞪着卡卡西,“我再重申一遍,我不知道怎么和那个叛忍联系,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不然我会去找火影大人投诉的。”

    “······我不会放弃的。”对于少女的威胁,卡卡西沉默了片刻,斩钉截铁的说道,在少女那惊愕的目光注视下,他转身走下台阶,沿着原路返回。

    “你······你等等!”

    宇智波飞鸟苦恼的叹了口气,喊住了背影尚未消失的卡卡西,这家伙的眼神太特么坚定了,她有预感自己一天不答应,卡卡西一天就不会放弃,告状也未必有用,反正都已经帮族长和龙树联系过了,也不怕再来一次。

    卡卡西不慌不忙的又折返回来,站在了狛犬石像的前方,微微仰头看着站在狛犬石像头顶上的少女。

    “你······能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找龙树吗?旗木卡卡西。”少女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想要力量。”

    卡卡西从容的给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参道边的扁柏树上传来一阵阵令人心烦意乱的蝉鸣声。

    宇智波飞鸟闭了几秒钟的气,这太过于简单好猜的理由让她不知为何反而是感觉抑郁了,你这么死缠烂打,不应该有更加悲情或者意义深重的理由吗?力量什么的,这未免太······太烂俗了。

    “就因为这个?”

    “我认为这个理由足够了,还有······我没有说谎。”卡卡西很是诚恳的说道。

    宇智波飞鸟抿着唇,和卡卡西四目对视,不久,少女率先败下阵来,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了,你回去吧!有消息了我会找你的,不过不一定就是你想要的消息。”

    “多谢,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会记住这个人情的。”

    卡卡西认真的表示了感谢,然后才在少女那毫不掩饰的嫌弃目光注视下告辞离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木叶之赤月》,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