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37章 严惩说谎的女人

    他猛然一推,她打了个趔趄,扑倒在书桌上,他魁伟的身体从后面压了上来,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她惊恐无比,脸色一片惨白。

    这是他惩罚她的方式,也是她最害怕的。

    “我就是听到你在找人,我……我是江城人,没准可以帮到你。”她战战兢兢的说,像是在求饶。

    他并没有放开她,大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游走。

    “好奇心杀死猫。”

    “或多或少也会影响我呀。”她咬住了下唇,他的手指像烈火一般的滚烫,把她的肌肤都快要烫伤了。

    他讥诮一笑“你在担心什么,怕地位不保吗?”

    她下意识的夹住了腿,像是一只羊羔在做垂死的挣扎,“不怕,我根本就没有地位,哪里会有保不保的问题。”这份话语里充满了自嘲。

    在他面前,她所有的反抗都只能是无用功。

    “你没有地位,但有名分。”

    她羞愤而气恼,嘴角勾起一抹挑衅的冷笑,“我的名分不是你定的,你夺不走。再说了,你不是最讨厌心机女吗?我再不济也不至于设计你盗种,我巴不得你一辈子都不要碰我!”

    这话不但没有让他释怀,反而惹火了他。

    “因为你的心里想着那个死了的男人,是吗?”他咬住了牙关,每个字都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她的心痛了下,失去阿聪,是她心头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

    但不能在他的面前提及。

    她得为自己在这个家里争得一份可以苟延残喘的位置,可以减少受到的惩罚和痛苦,就只能撒谎。

    “他已经死了,我得朝前看,不能总活在过去里。”

    “你还挺现实。”他修长的手指箍住了她左边的柔软,像是掬住了她的心,“挂了我的名,眼里、心里、脑子里就只能有我!”

    她知道,这是他宇宙无敌的占有欲在作祟,即便是一只宠物,也是他的私人财产,要完完全全的属于她。

    不过,恐怕要让他失望了,除了身体,她什么都给不了。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人能控制自己的手脚,但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心和大脑是相互独立的。”

    “我帮你控制。”……

    从楼下下来时,恶魔以变得衣冠楚楚,吃完早餐,他就离开了。

    许若芳打开了电话,约她到家里来玩。

    虽然陆谨言禁止她和许若宸来往,但她不想理会。

    她有交朋友的权利,许若宸兄妹,她是交定了。

    跟梅姨交代了声,她就出了门。

    许若芳开了车来接她。

    她和哥哥一起住在面朝湖畔的别墅里。

    许若宸今天穿着米色的t恤,蓝色的牛仔裤,永远都是那么的简单、清爽。

    佣人端来了水果和茶点,许若芳有一个电话进来,就到外面去接了。

    许若宸把切好的柳橙递给她,“这段时间,肖亦敏没有找你的麻烦吧?”

    “没有。”她摇摇头。

    “按她的性格,肯定不会消停的。”他讥诮一笑。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陆谨言喜欢她,我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