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海 作品

第241章 三副涂鸦【求月票】

    梦中,牧火碰到了与现实颠倒了事情。

    傻不拉几又容易愤怒的陈法、爱上杀人的亦毕斯、不管做什么都很大胆的舒琪琪,还有与平常一样气质冰冷的刺心。

    梦境里的事情,他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与平常相反的性格。

    叩叩...

    一阵敲门声,顿时惊醒了梦中的牧火。

    眼睛缓缓睁开,牧火愣愣看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出声道:“谁啊?”

    “孩子是我。”老奶奶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你们不是要找工作吗?我带你们去吧。”

    “好!马上到!”牧火立马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

    不过没走几步,他就感觉身体有点发酸,不由伸手揉捏了一下身体,感觉身体舒服多了之后,他才走出房间。

    刚到一楼,牧火就看见了坐在破旧沙发上,愣愣出神的陈法几人:“你们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们今天不在状态啊。”

    “不知道...”舒琪琪呆呆摇了摇头:“可能是我毕竟认床吧,感觉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巧了,我也是。”牧火也感觉很累,下意识也坐在沙发上,开始休息。

    “嗯?”而坐在沙发上的陈法,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不由看向刺心与亦毕斯:“你们呢?”

    “我感觉还好吧。”

    “我也是。”

    亦毕斯与刺心先后回答了陈法的问题,他们的话语,也让陈法心中的疑惑消散了。

    陈法不由自嘲的笑了笑,他觉得自己有点成惊弓之鸟了,碰见什么都要怀疑一下,搞得他们从昨天到现在是滴水未进。

    身体会难受,应该是胃里没有食物,从而无法补充体力,而导致身体匮乏的吧。

    “我们走吧。”陈法见牧火已经下来了,而且还休息了一会儿,本来他也想再休息一会儿,但是老奶奶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们了。

    “走吧,别墨迹了。”陈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见牧火还是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如同一条死鱼,不由伸手拉了一下牧火。

    “好好好...我们走...”牧火有气无力的站了了起来,一步一晃的向外面走去。

    .....

    在老奶奶的带领下来,几人来到了小镇里最大的一个房子内。

    还没有进入这个房子,牧火几人就看见了墙壁上的涂鸦,大部分涂鸦都乱七八糟的,只有少数几幅图,他们看的懂。

    比如一副半男半女的图案,男的表情看过去颇为和善,而女的表情看过去也很正常,就是盯久了会感觉不自然,仿佛心底有一只苍白的手掌,正挠着心脏!

    而距离这副画的不远处,有一个正常的男人手持木棍,似乎在与什么做对抗。

    至于其他的画面,大概就是很多红色的小人,行走在黑暗中,周围全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不,应该是....

    红色小人走在黑暗里,而黑暗里有很多黑色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看着红色小人!

    “快点走吧,不然就耽误了。”老奶奶走了几步,发现牧火几人全部都停留在小孩的涂鸦化旁边,不由喊了一句。

    “走吧...”陈法认真看了几眼画,却发现上面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心中隐隐知道上面的三副画,其中两副代表着什么。

    红色的小人应该就是代表着他们,而黑色的眼睛....

    陈法也不太清楚是什么,只是觉得可能是怪异之类的东西,不然不可能隐藏在黑暗中。

    而面色正常、手持木棍的男人,应该就是菲斌。

    如果没有舒琪琪的感觉,陈法也不可能怎么快锁定在菲斌的身上。

    至于半男半女的奇怪存在嘛.....

    陈法心中还没有人选。

    不过,陈法觉得他们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触发恐惧世界的任务!

    不然他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

    越早触发主线任务,他就越能及时规避危险!

    不过触发了任务,也有可能代表着人格小镇的事件,进入了最后的阶段!

    如果是境之城堡的情况的话,触发了主线任务,他也无法改变什么...

    “唉...”想到这里,陈法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在他看来,他们完全是没有选择的机会。

    不!

    应该是有选择的机会,只不过一路上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罢了。

    “陈法...陈法...”

    “嗯?”

    突然听到牧火的声音,陈法也从深度思考中退了出来。

    牧火见陈法刚刚从自我的世界里,脱离出来,无奈指了指面前的几位小朋友:“我们到房子里面了,老奶奶也已经走了,你知道这么照顾这群小屁孩吗?”

    陈法看了看这群小朋友,发现他们大概在二三岁的样子,也是就是说这群小朋友,现在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煮饭、打理卫生...”陈法比较斯文的说了一句,不过他见牧火还是不太懂,也就直接解释道:“也就是说,除了给他们洗衣做饭之外,你和舒琪琪还要替他们擦屁股!”

    “我和舒琪琪擦屁股?”

    牧火愣了一下,还没有等他在问话,舒琪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咕噜....”感受到舒琪琪身上的杀气,牧火都喉咙不由怂动了一下:“怎...怎么了?”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知道了吗?”舒琪琪秀了秀,她那清秀的肌肉。

    啪啪....

    陈法拍了拍手掌,打断了牧火与舒琪琪的打情骂俏,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样认为的,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

    “好了,别闹了;

    总之,牧火和舒琪琪在这里照顾这些小朋友;

    我去收集一下情报;

    亦毕斯,你去看看小镇里的医馆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进入里面工作,如果可以接触到死者,我们就能推算一下,小镇上可能存在的怪异,与怪异的攻击方式;

    至于刺心,你去找一下,小镇上警察局的地点;

    一路上可能会很危险,如果事不可为,就退回来吧;

    好了,开始行动吧。”

    陈法说完,又将牧火拉到一旁,低声道:“牧火,你等等问一下,这里的小朋友,墙壁上涂鸦是谁画的,顺便再问一下小朋友,之前的老师都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