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202章 非富即贵

    “那个……那个啥……”伙计从门口探了个头,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话。

    田幼薇一口恶气含着正没地方撒,凶猛回头怒目而视:“啥?快说!”

    “呃……”伙计硬生生被吓得打了个嗝,受气小媳妇似地道:“那位小哥醒了。”

    田幼薇把刀一丢,一阵风似地从邵璟身边卷过,大步走去瞧小羊。

    小羊靠在床头,正端着水大口大口地喝,陈管事坐在一旁嘴甜甜地哄人:“小哥喝慢些,别呛着了,咳嗽也会扯着伤口疼不是……您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还有长辈在吗?

    您给说说,我叫人去替您传信,您伤得多厉害呀,我瞧着都心疼,家中长辈见了不心疼坏了?”

    小羊只顾喝水不说话,摆明了不想搭理陈管事。

    田幼薇低咳一声:“醒啦?”

    小羊听见她的声音立刻抬眼看来,眼里满是亮光和喜悦,放下杯子就要下床给她行礼道谢。

    “行啦,你好好养着就是帮我了。”田幼薇走过去按住他的肩头不叫他乱动:“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饿……头晕。”小羊不好意思地捂着肚子:“整整一天一夜没吃过饭食了。其他地方都很好。”

    “那行,等着吧,我这就煮面给你吃,差不多好了。”田幼薇不知道陈管事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但看他对邵璟奴颜媚骨、卑躬屈膝的样子,心里也知道这应该是邵璟的人,于是连带着也不想多搭理,皮笑肉不笑而已。

    陈管事是什么人,看她这笑容就晓得不好,招了伙计过来轻声询问:“那二位是不是再闹别扭啊?”

    伙计耷拉着唇角道:“可不,这田家小娘子可厉害了,那刀耍得呼呼呼的,总感觉她想砍人。”

    “别瞎说!去把门看紧,有啥就学狗叫,知道不?”陈管事把伙计打发走,转过身继续对着小羊施展****,试图打听出有用的信息。

    然而小羊含含糊糊答了他几句之后,就闭上眼睛装睡着,任他怎么问也不肯出声,气得陈管事直揪胡须。

    好嘛,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厉害的?一个邵璟已经很难缠,再来一个田幼薇皮笑肉不笑,这一个装聋作哑更厉害,切!都什么人啊!

    田幼薇回到厨房,竟然看到邵璟站在砧板前切着什么,不由吃了一惊,他不会是在搞破坏吧?毕竟他那莫名其妙的醋劲她是深有体会。于是大步跨过去:“你做什么?”

    “我切面条。”邵璟看她一眼,继续埋头切面,动作熟稔得很,切的面条整齐均匀,并不像是生手。

    田幼薇抱着胳膊瞅着他不说话。

    平时只会嚷嚷他饿了,想吃这,想吃那,这会儿竟然也会切面?他还有多少事瞒着她?

    当她是个傻子好欺骗,对吧?

    “我自己其实会做。”邵璟低着头将切好的面条下到滚水里,轻轻搅动:“我只是觉着阿姐做的饭食最好吃,世间无人能及的美味,所以总是想吃你做的。”

    “呵呵~”田幼薇皮笑肉不笑。

    “我一直不敢和你说我也回来了,是有原因的。先是不知道情况虚实,担心说出来之后会被人当成妖魔鬼怪给烧了。

    后来觉着你不对劲,就怕你知道这件事后会讨厌我,不喜欢我,不肯搭理我,甚至把我赶走。毕竟……”

    邵璟顿了顿,很小声地道:“毕竟即使你知道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可怜小孩子,也还是千方百计想把我赶离你身边。”

    他说这话时,音调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听着就像是在撒娇。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