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八章 进城

    我从河边薅了很多草,又捡了一些田间地头没人要的秸秆,拿回到爷爷坟前开始编草鞋。

    编草鞋我还是跟爷爷学的,九几年那时候爷爷春夏秋一向只穿草鞋。

    爷爷说穿草鞋一个原因是为了省钱,另一个原因就是要时刻记住他的老班长。

    爷爷是个老红军,跟着他的老班长九死一生捱过了长征路,当时很多战友都倒在了长征路上。

    有一次,反动派追击的车轮与爷爷的部队越来越近,老班长把自己唯一的一双草鞋给了爷爷。

    战斗的时候,一双草鞋作用不是一般的大,爷爷穿着它经历了好几场生与死的对决。

    后来老班长因为一次短兵相接的战斗,英勇无畏的牺牲了,爷爷就把穿草鞋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我一边追思小时候,手上动作也没有慢下来。

    三双草鞋被我花了好久才做好,给自己穿上一双,另外两双用一根绳子穿起来系在腰上。

    身上的破衣烂衫也都被我清洗了一遍,全部整理好之后,我抱着皮蛋开始出发进城。

    其实这个想法从镇医院回来就有了,可是一直没有勇气去兑现。

    如今窝棚也被烧的一片狼藉,家也没有了,倒不如拼一把,若是能找到工作,起码也能给夏鸿做点事情。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行头,进城应该也可以了,干干净净的就好。

    一路问一路走,穿过两三个镇,终于在天黑的时候走到了县城边上。

    宽敞的大马路,一排排橘黄色的路灯,还有如同野猪速度一般的小汽车,黑色、白色、蓝色各种颜色五彩斑斓的很好看。

    李晓东昨晚上喝酒的时候跟我讲了很多城里的事,让我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沿着大马路走了十几分钟,就看见一排排商铺,我找了一家小餐馆,迈步走了进去。

    “我们这生意不好,去其它家要饭吧!”

    没等我开口,就被餐馆老板连推带攘的哄了出来。

    我也没觉得有啥,对于这些什么要饭的、乞丐、傻子、精神病的称呼都没有太大的抵触心理。

    别人爱怎么叫,就让他叫呗!反正我自己知道我不是傻子,不是要饭的就行。

    我一连去了好几家,要么晚上吃饭的人多,顾不上搭理我。要么就是不等我开口,就把我赶了出来。

    餐馆既然不行,那我就找找工厂的工作,李晓东说了县城工厂的工资比餐馆要高一点。

    我又是一路打听,终于摸到了一家家具厂大门前。

    黑乎乎的厂房,连个电灯都没有,这人在里面咋工作啊!

    “嘿!干嘛的?”

    家具厂门里走出来一个老头,身上穿着保安的制服,对着我喊了一嗓子。

    “那个,我是来找工作的。”

    我看到老头喊我,于是就回了一句。

    “唉!你是哪个山沟沟钻出来的娃,黑天半夜的都下班了,你找的哪门子工作啊!”

    保安老头哭笑不得的拿着手电筒晃了晃我,又往我这边走了几步。

    “下班?”我迷惑的问道。

    “是啊!下班了,你若是找工作要等到天亮了才行。”

    保安老头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