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十三章 鼠疫

    赵毅看着这些杀人后,脸色充满恐惧神色的太原居民,心中百感交集。

    他们恐惧,不是因为杀人,而是担心自己的报复,赵毅心中非常清楚这一点,朝着居民们抱拳拱了拱手,然后指着身边一民新民军战士的左臂红绸,高声道:

    “我们不是大顺的人,我们是新民军,胳膊上有红绸的,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也不会对你们有敌意。”

    上百民太原的居民们,不分男女老少,依旧紧密的围在一起相互取暖,他们面对这赵毅,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锄头和刀具。

    赵毅心中抽搐,这都造的什么孽啊,他犹豫了一下,下令道:

    “全军都有!”

    新民军老兵们枪杆一顿,居民们更是如临大敌,可是并没有听到赵毅下达杀戮的命令,而是赵毅坚定的声音:

    “所有有炒面的战士,每人均5斤炒面出来,马旭再从后勤处均100石粮食。”

    一斤炒面够一个人吃5天,5斤省着吃够吃一个月,赵毅部现在只有一千石的炒面,也就是26000斤左右,但是人马已经超过了2000人,这点粮食也就够一个多月用,可见出太原后,再收编一些顺军残部,恐怕一个月都支撑不了,但赵毅依然还是决定分出5000斤的炒面。

    太原城和周边的受灾人数有数十万,这一役过后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自己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吧,5000斤炒面,几乎是赵毅能做的最大的事情了,再多,恐怕部队就直接崩了。

    一百多人看着后面的马车,被驱赶上前来,车上一代代散发着米香的炒面交给他们,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乡亲们,我们能做的就这么多了,粮食放在这里,大家也多照顾照顾乡亲们,太原这一战后的日子不好过,你们要团结起来,好好活着,保重了。”

    “将军,您叫什么名字?”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儒生被人推举出来询问道。

    “我叫赵毅,我们是新民军。”赵毅心情沉重,拱了拱手后继续带着人马扫荡太原城,遇到清兵一概杀了,遇到顺军则一律收编,他没料到,整个绿营的兵马还有数万精锐分布在太原城中和城外,越往城内走,遭遇的人马就越多,甚至自己有几部收编的人马发生了私自叛逃的情况。

    “出城!”

    在又杀了一波接近200名清兵的乱军后,赵毅知道不能再都留了,于是果断下令道。

    这时候,他的人马已经膨胀到了5000人,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从人数上看,赵毅的实力就膨胀了十倍,当然了,这里面可堪一战的士卒只有3000人,剩下的2000多人还是老弱病残,总体战力来说,并没有很大的提升,但是粮食的消耗确实实打实的十倍。

    要赶紧动身了,存量只有半个月,半个月内没找到粮食,这一支军队除了一开始的500人外,百分百会发生失控,赵毅不能冒这个风险,带着众人连忙出城。

    傍晚时分,满身是血的多泽总算发泄了不少的怒气,他和吴三桂带着精锐骑兵将掘堤的2万顺军几乎屠戮一空,整个汾河边上都是死状可怖的尸首和滚滚人头筑成的京观。

    在后续的探子回报中,十四万绿营的兵马大概死了和失踪了近越4万人,依然还剩下差不多十万大军,这十万大军基本被冲散了编制,祖大寿、尚可喜和孔有德这些宿将在第一时间带着亲卫出城了,将距离太原东门十里之外的一处空地中汇合,等洪流退去后才派出手下去收拢兵马,这一清点才统计好了损失,并汇报城中似乎顺军的残部抵抗。

    多泽得到消息后满面冷色,下令道:“大军休息一晚,明日屠城,三日不封刀。”

    “喳!”满汉将领皆是一脸喜色,经历这一番李自成狠辣的水攻,虽然多泽等人最终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但是战死和失踪的将士们对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