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十四章 送上门来的潞王

    朝着中路败退的张世杰部遭到了明军的无情阻拦,刀盾兵在前方格挡,后面的长枪兵冷静的屠杀的溃兵。

    进退两难的溃兵纷纷跪地请降,而后被满清的铁器无情的踏过。

    人尸、马尸堆成一片,小小的赤壁水前在短短的几刻钟内已经死去了上万人,张世杰部完全溃败,本人更是被硕讬阵斩。

    满清的洪流还在继续深凿,有一鼓作气将明军彻底歼灭的打算。

    “都给我顶住,忠君报国,尽在今日!”周明硕怒吼着,在亲兵的护卫下来到一线,多铎看着这个身穿亮甲的明将很是欣赏:

    “那个明将,不要杀了,给我生擒他。”

    “喳。”

    随军的岳讬带着一支亲兵朝着周明硕奔来......

    赤壁水的厮杀还在继续,而潞王带着的明军已经回到了平阳府城下,在城中的刘芳亮部似乎还没收到消息,他们没有趁机发难,而是紧闭城门,看着身后杀声震天的峡口,朱常淓不知道周明硕能顶多久,恐慌之下急忙问身边随军的倪元璐和黄道宗二人:

    “二位长吏,本王现在该去何处啊?”

    同样狼狈不堪的黄道宗怒目圆睁道:“王爷何故如此惊慌,将士们正在身后浴血奋战,王爷更应该同将士们共御强敌才是,怎样轻易言逃!”

    黄道宗虽是文人,却颇有几分武将的习性,讲话毫不遮掩,潞王被说的掩面羞愧,两股战战出卖了他的恐惧,被劝谏的诺诺不敢言,身边的倪元璐看出了朱常淓的无助,叹息道:“若是殿下不想在战场逗留,眼下只有过河投奔赵毅一法了。”

    “万万不可,赵毅那等巨寇皆言而无信之辈,让王爷过去,那不是送王爷羊入虎口吗?”黄道宗大声质问道。

    “哪还有更好的法子吗?”倪元璐抽了抽嘴角反问。

    峡口处的厮杀声越发的大了,潞王回望过去,甚至能透过明军将士们看见绰绰约约的骑兵人影,一心想逃的潞王终于做了决断:

    “你们二人别吵了,速速渡河,赵毅是本王亲自招来的游击将军,料想对我大明还是一片忠心的,你切莫诽谤忠良。”

    明军和赵毅隔着一条汾河,汾河连跨山西全境,宽约百米,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大河,但是在平阳府已经是汾河的末流了,河道并不宽,只有几十米,但是过河的路只有两个,一个是从平阳府城过去,另个一个则是去下游五里处的襄游渡河。

    决定渡河后潞王才傻眼了,发现附近并没有桥,这时候水位虽然不高,但是让士卒趟水过河的话是不可能的,剩下两万多的残部,能有一半人能顺利过去就好了。

    若是跑到下游的话,一来一回有十里地的距离,这段距离没有一个时辰是过不去的,而断后的周明硕能顶多久还是个问题......

    河那边的赵毅等了一天,确认了潞王似乎是退兵了,正准备起寨回蒲县,没想到就看到了去而复返的潞王,他们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狼狈不堪的在河对岸踌躇着,似乎是打了败仗?

    算了算时间,潞王应该走的没多远,而能在平原地区这么短的时间内,把好几万明军精锐打成这模样的敌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是鞑子来了!

    赵毅心中振奋,距离上一次和鞑子交手还是大半年前在真定府附近的遭遇战,那时候只有一百多人的鞑子骑兵,自己可是用尽了手段才弄死。

    现在大半年时间过去了,自己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实力了,新民军经过一年的打熬,能和鞑子打成什么模样呢?

    他很期待,但是朱常淓的急切让他脑海中闪过一丝惊雷,自己吃不准主意,连忙把张贺找来问策:

    “潞王似被鞑子打了个伏击,张教委觉得我们是救还是不救?”

    张贺也早早发现了对岸的情况,不仅不慌,还露出了平日少见的笑容道:“得潞王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帅岂有不救之理。”

    张贺这人说话向来谨慎,战况紧急,赵毅来不及细细权衡,只能选择相信他,于是果断下令道:

    “放浮桥,接应明军。”

    “诺!”

    随着传令官传令,一排排在攻打平阳府时打造好的浮桥就被新民军战士们抗了出来,在水面上搭成一片,大喜过望的潞王毫不犹豫的带着大军过去了。

    “久等王爷了。”河对岸赵毅笑容可掬的对着朱常淓拱了拱手。

    朱常淓见赵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