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二十万!

    “贺老板,这葫芦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获得的……”

    韩舟本想吹一波先。

    “我知道,所以开个价吧。只要你说个价格,合适我都会同意。”但是贺辰没等韩舟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这下有点尴尬了。

    韩舟也很想开价啊。

    可他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市场价怎么样。

    这怎么开价。

    开太高的话,可能会让对付不舒服,即便这次达成交易了……但他们之间的情谊也就会就此断了。

    再者现在韩舟就对方这一个渠道,这个渠道断了的话,以后走古玩收藏这条路就没那么容易了。

    况且……对方给他的感觉也不错,他也不想就这么断了交情。

    而如果价格给太低……韩舟自己也不太愿意。

    所以这才是他犹豫的地方。

    他之前在网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个确定的价格,有说几万的,也有说十几万的……

    况且古玩这种东西,在一万个人的眼中就有一万多种价格。

    忽然间,韩舟脑中灵光一闪。

    他立马拿出手机给手里的这个三河刘鸣虫葫芦拍了几张照片,分别从几个角度,在拍照的时候特地关掉了美艳效果,拍个最为真实的照片给对方发了过去。

    “贺老板,要不你先看看东西吧,至于价格都好说,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认识了。”韩舟打了一个太极,把球踢了回去。

    有些话不说破,对方应该也能明白。

    而且这次还拍了照片,这就意味着对方可以看到实物……应该心里也有底。

    这次消息发过去很长时间,贺辰那边都没有动静。

    显然这时候对方是在观察韩舟这个葫芦。

    这个需要时间,急不得。

    毕竟对于他人来说,他们都是普通人,不……他们只是npc,可没有韩舟这样的bug级别外挂。

    韩舟也不着急,慢慢等待对方回复。

    他这样对古玩收藏一知半懂的人,对这些东西只能一点点接触,一点点了解。

    目前对他来说,贺辰算是半个领路人。

    “咸丰年间,三河县有一位叫刘显庭的先生,他范制的鸣虫葫芦,在当时的京城很受蓄虫者的追捧和喜爱,人们称他的葫芦为三河刘。”

    贺辰开口了,电话里继续响起了他的声音,似乎在讲述着一些事情。

    “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三河刘葫芦能让鸣虫葫芦的鸣音更加圆润响亮,仿佛音箱一般。”

    “究其原因,是因为三河刘的葫芦胎体较松,且表皮光素坚实。在处理葫芦内里儿的时候,多留下肤瓤贴实内壁,故有瓷皮、糠胎、麻包里之特点。”

    韩舟听对方说的话之后,下意识地观察了下这葫芦内部。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就惊讶了。

    还真是这样。

    “其他鸣虫葫芦,几十年后会色如重枣,而三河刘新时发白,多年以后颜色偏黄,俗称‘草籽皮’。即使常年盘摸把玩也与其他葫芦的颜色有异。”

    “另外还有一个显著特点,三河刘葫芦表面一定是光素雅致无花纹,这就是所谓的‘三河刘不花、官模子不素’……”

    韩舟虽然之前也有看过一些关于三河刘鸣虫葫芦的介绍,但并没有贺辰说的那么详细。

    此时听贺辰说的那么多,算是长了一下见识。

    当然……

    他的心里也佩服贺辰,对方竟然懂得那么多。

    “三河刘葫芦产量少,保存也不易。葫芦下架之后只用水泡,不经水煮消毒,所以比较容易生虫。由此,比其他匏器保存起来更难持久,其皮薄胎康的特点使之更容易损坏。”

    “到了民国年间,保存完好的三河刘已经非常稀少了,喜爱者重金难求一只,谁能拥有一只三河刘是很值得炫耀于茶楼酒肆的。民国之后,历经战乱,动荡,使本来就少之又少的三河刘几乎消失殆尽了,这种曾经风靡京津百多年的葫芦名器已渐渐变成了传说。”

    “韩舟小兄弟,你手里能得到一只保存如此完好的三河刘鸣虫葫芦,实属难得。”

    “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