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百五十章 所谓清创

    有一种反复发作的箭伤那就更加恐怖了,受了那样箭伤的人,虽然立时并不会死,可看似康复的伤口之下,却危机四伏。伤口时有溃烂肿痛,总是好了又坏,清理了又好,反反复复,周而复始。

    这样几次下来,这人也就完蛋了。

    其实不要小看古代的冷兵器,尤其是作为进攻性武器的弓箭,威力那是相当巨大的,至少不是区区肉身就能抵挡得住的。

    冷兵器时代,碍于技术落后,武器种类偏少,人们就开始在有限的兵器之上动歪脑筋。

    比如,箭矢的箭头,往往做成三棱形的、倒钩型的,都是扎进去就能带出一串肉来的,绝对是致命性的打击。

    再加上一些淬了毒的,抹了朱砂粉末的,砒霜粉末的,就更不必提了。

    其二,就算是一时没有击中要害部位,箭伤的后遗症也是不可小觑的。仔细想想古代的医疗水平就知道了,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一个小小的伤口感染便极有可能要人性命。

    更别提是箭伤这样的开放性伤口了,能用金疮药粉凑合着把伤口糊上就已经是大功德了,彻底清创干净是想都不要想。

    那个时候,很多伤兵连包扎都轮不上,能在伤口上撒一层药粉就已经算是恩德了,这样的药粉,一般作用不大,止血估计没问题,可愈合就比较麻烦了。

    古代相传,关羽曾经受过箭伤,即便是把箭头取出,还是高烧不减,疼痛异常。

    于是,有神医华佗为他腕肉清创,在没有麻醉药也没有止疼药的古代,关羽就这样气定神闲的忍过了整个过程,英勇的行为,还传为美谈。

    当然,那是经过小说美化的情节,真是的情况是,无数的战士、将军都因为无法做好伤后清创,死于各种并发症。

    比如败血症,腐烂生疮,热毒都是以古代的医疗水平无法根治的。

    别说是关羽,就是金尊玉贵的王侯公爵,受了外伤也是很痛苦的事情,这倒还是其次,更有甚者,还有因此丧了性命的。

    就像著名女皇武则天的长子李弘,大概就是死于坠马之后受伤落下的后遗症。

    古代既没有止疼药,又没有麻醉药,虽然有华佗研制的麻沸散,不过,从古书的记载上来看,这种技艺并没有被广泛的使用,造福伤者。

    从古代人的理念上来看,他们也根本无法接受外科手术,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轻易改动。

    古代人连头发都要结成发髻,绝对不会轻易的剪短,要让他们接受剖开皮肤,取出异物,这样的事情简直是想都不要想,根本没有可能。这就好像是从人拉马拽一秒飞升成坐了火箭,完全是划时代的跨越,沈安就是说破了嘴皮子,他们也不会答应。

    更可怕的是,你们以为古代的箭头是干净清洁的吗?

    不是!

    绝对不是!

    应该说,古代根本就没有一个健全的卫生观念,那箭头戳进人体,简直就是一个活着的细菌培养皿。

    上面沾染了多少病菌多到数不清。被这些细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