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没这个道理

    但周克文还是有节操的。

    因为他拿了钱就办事。

    次日起来后他上午先给东翁请安,帮忙做了些事务,然后就和陈大有提到石金涛的这个想法。

    陈大有这老货花了金山银海来扬州任上就是为了捞钱,至于节操神马的他都不在乎。

    加上周克文是他的心腹。

    陈大有就直截了当的说:“石金涛这厮不就是想坑了韩家的码头嘛。”

    周克文笑道:“东翁英明,这韩家和石家的斗争我也听说了些,据说韩家的韩二长大后才为信义和扳回些局面,这次还借石家大火加倍的收了石家的银子。”

    他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说起来呢,也是石金涛识大体啊。”

    “哦?此话怎么讲?”陈大有问。

    周克文摇头晃脑的给自己和东翁的不要脸找着理由。

    他说:“东翁啊,石家为何要任由韩二宰割呢,还不是因为石家要顾全漕运的大局吗?您想想,石家其实是为了漕运才吃的这个闷亏呀。”

    “此话有理,今年的漕运是裴大中搞的头,却要我来擦屁股。石金涛要是撂摊子的话事还真不好说。”

    “所以老朽就在琢磨,咱们是不是帮这肯吃亏的人一把。”

    在周克文这师爷嘴里,欺负韩家几十年的石金涛都成弱势群体了。

    陈大有先听着,周克文道:“石家为准备漕运,自己家的码头现在不够用,韩家将船卖给石家后码头却空置着,我看不如这样,让韩家将码头借给石家用到漕运结束。说起来,也是石家现在钱不够,要不然的话他该和韩家买下码头才行啊。”

    见陈大有还没说话,周克文就继续来了句:“不过话又说回来,韩家在石家身上赚了几千两银子,一个空码头又能值多少钱呢。”

    陈大有呵呵起来:“钱还是要算的,不过你说的对,这会儿石家既然困难,我们为漕运大局嘛,就让韩家先礼让一步就是了。”

    “那租金让他们先谈还是?”

    陈大有说:“石家不是困难吗,让他们先用吧。你去递个话,韩家要是识趣自然不会先忙着算钱。”

    “是,东翁英明。有您的面子,想必这韩怀忠也会识趣的。”周克文也笑了起来。

    陈大有还算有一丁点的节操,见他要去办事了还特地叮嘱一句:“杀人不过头点地啊,克文,韩家识趣就行了,毕竟他和裴大中有些来往,这前任才走的不要闹的太难看,这句话你也给石金涛提点一下。”

    周克文连连点头,然后凑趣的道:“要是韩家识趣之后,和石家化解矛盾走的近乎成了一家的话,我们也不能做这个恶人啊。”

    陈大有一愣,想起赘婿典故就大笑道:“你这个老杀头的,哪里这些废话。莫非你还要为石金涛做个媒人不成?”

    周克文连忙否认说自己刚刚只是开玩笑,这个事他是不会去做的。

    因为在他这个圈子里,哪怕吃人不吐骨头也得吃相好看些,所谓的做那个又得立牌坊就是这意思。

    要不然他之前和陈大有找那么多理由干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