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咸的骨头 作品

第五十七章 留了一手 (求收藏,满300收后加更)

    当锈迹斑斑的牢房门再度被打开,吴天看着凌敏走了进来。

    吴天马上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

    凌敏呲笑一声,略微有些嘲讽的说道:“看到本宫被关进来了,担心自己出不去了?”

    吴天知道凌敏肯定是误会了他对林槐比她好,,还在生自己的气,于是心中有些歉意的说道:“那些日子因为一些事情,我心烦意乱,当时你还在圣灵,刚好林槐又在我身旁陪伴。”

    吴天不提这些还好,一提这些凌敏心中的恨意更加浓烈了起来,她在圣灵完全是因为吴天一声不响的将她丢在那里,独自带着铁甲军返回景国,让她一个人灰溜溜的返回景国,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

    吴天眼看凌敏默不吭声,立刻讨好的说道:“好了,你别生气了,我刚才真的只是关心你,你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能出去。”

    吴天的话,引得凌敏一阵好奇,他们都在这里,吴天已经被关了起来,他怎么还那么自信满满。

    仿佛看出了凌敏的疑惑,吴天直接说道:“你没发现耿心不在?我们出来之前,我就让他在暗处跟随我们。”

    吴天这么一提醒,凌敏才刚缓过神来,身为吴天贴身侍卫的耿心,好像从他们离开王宫之前就没有出现。

    这也不怪凌敏,她一路上都在装作对野兔感兴趣的模样,其实一直思考着,关于景王吴云回来,和他假死准备谋反的问题。

    看着吴天那张得意的笑脸,凌敏却笑得有些苦涩。

    其实当初吴天在圣灵皇城,凭借红衣大炮和四万铁甲军,逆袭三国叛变围攻皇城的时候,凌敏那一刻真的被感动了,只可惜景王吴云的假死,让凌敏知道她是圣灵长公主,她有她的责任。

    凌敏:“没想到,你竟然还留了一手。”

    吴天得意的说道:“那是,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不要太崇拜我。”

    只听外边一阵响动,吴天再次说道:“我们,该走了。”

    话音刚落,原本紧闭的牢门,被耿心一刀劈开,耿心跪倒在地说道:“耿心来迟,还请世子恕罪。”

    吴天微微一笑说道:“起来吧。”

    耿心;“是。”

    当吴天拉着凌敏走出牢房后,凌敏看着他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

    吴天理所应当的说道:“当然去找那城主报仇了,他将本世子关起来就算了,还将你也关了起来,我能放过他?”

    面对吴天的反问,凌敏尴尬的说道:“本宫看,要不就算了吧。”

    凌敏实在不想让吴天跟萧刚再碰面了,担心以吴天的聪明才智,他会看出什么端倪。

    别看平时吴天傻乎乎的,做什么事情都放荡不羁,可是凌敏知道他一直在装傻,要不然他能招揽各种人才,重用有才之人,当然除了他在景国,名声不太好这一点,凌敏都觉得他是一个奇才。

    吴天疑惑的看着凌敏,不太确定的问道:“算了?”

    在他的影响里,凌敏可一直都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典型的刁蛮公主,她突然说算了,真的让吴天有些出乎意料。

    凌敏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出宫,周游列国,你肯定有更重要的事情,再说本宫随你周游列国,本来就是为了玩得开心,本宫可不想,让这些琐碎事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我们离开后,你写一封书信给父王,让他惩治蓄云城城主就好了。”

    听到凌敏第一次开口喊吴云父王,虽然不是当着父王的面喊得,但是吴天内心十分开心,这个时候可不敢不随凌敏的心意,于是赶忙说道:“好,都听你的,我们离开后,我就给父王写信。”

    等耿心将林槐等人救出来后,一行七人就一起,悄悄地离开了蓄云城,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离开后,蓄云城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根本没谁去捉拿越狱的人。

    “哥,你就那么放他们走了?”蓄云城城主萧刚的弟弟萧强,此时正躺在床上,不满的看着他的亲大哥。

    萧刚手中拿着汤药,看着他那不成器的弟弟说道:“不放又能怎么办,你可知道他们是谁?”

    他这句话彻底勾起了萧强的好奇心,萧强坐起身子,凑到萧刚身旁问道:“大哥,他们是谁?”

    虽然周围根本没有人,可是萧刚还是不放心的四下看了看,然后对萧强说了些什么。

    萧强吃惊的看着他的大哥说道:“他们真的是……”

    萧刚立刻瞪了他一眼,吓得萧强连忙把嘴闭上,然后萧刚又继续在弟弟耳边说了些什么。

    萧强不确定的问道:“真的要我去做?”

    萧刚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看似凶险,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危险,反而是你日后加官进爵的根基,你听大哥的话,大哥不会坑你。”

    听到大哥这么说,萧强这才委屈巴巴的答应道:“好吧。”

    离开蓄云城的马车内,依旧坐着吴天等人,耿心跟着胡佑一起在外边赶车。

    车厢里的林槐看着凌敏好奇的问道:“姐姐,你是怎么被关进牢房的?”

    凌敏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在质问本宫,还是在怀疑本宫?”

    “我……”

    林槐被问得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得也不说清楚。

    林槐觉得,自打凌敏吃掉她的兔子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或者说凌敏就是为了吃掉她的兔子,所以才会和颜悦色的诓骗她,她觉得这应该是女人的一种直觉。

    吴天眼看二人的状态,马上出言说道:“既然人都没事,就不要再问那些没用的事情了。”

    凌敏明显不像纠缠这些话题,当即对身旁的颖儿说道:“颖儿,本宫渴了。”

    如意抢先说道:“公主,奴婢这里有水。”

    凌敏瞪了如意一眼说道:“本宫问你要了吗?”

    眼看如意吓得闭口不言,颖儿立即说道:“公主,您别生气,奴婢之前在蓄云城里,买了一些果子您尝尝。”

    说着话,颖儿拿出一个包袱,打开后里面竟是些新鲜的水果,这还是他们被抓之前,颖儿私下里买好的。

    凌敏直接拿起一颗果子吃了起来,脸上笑呵呵的说道:“还是本宫的颖儿做事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