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六章荣升小学生

    “橓,在家吗?”

    这天吃过午饭,东野橓正准备小睡片刻时,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猿飞新藤的声音。

    东野橓连忙应了一声跑去开门。

    “新藤大叔有什么事情吗?”简单客套两句,将猿飞新藤请进屋子坐下后,东野橓提出了疑问。

    猿飞新藤虽然曾是自己父亲的朋友,但身为木叶上忍平常还是很忙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前来探望自己。

    “是这样的……”

    猿飞新藤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诉说自己的来意,东野橓眼中闪过一道恍然,原来是忍者学校要招收新一届学生了。

    东野橓安静听完后,便直接回复道:“我会按时去报道的,新藤大叔!”

    猿飞新藤愣了一下,犹豫片刻道:“橓,你不仔细考虑一下吗?”

    这句话实际上以他的身份来说不太合适,但出于和东野非凡的关系,猿飞新藤其实并不希望东野橓做一个忍者。

    “谢谢新藤大叔,实际上我已经考虑很久了,我想做一个忍者!”

    猿飞新藤又隐晦的劝了几句,但见东野橓似乎下定了决心,只能眼神黯淡的在心中轻叹一声,不在多说。

    “那么橓,我就先走了,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记得来找我。”

    “好的,新藤大叔再见!”

    将猿飞新藤送走后,东野橓返回屋子拿起录取通知书看了一遍。

    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录取通知书应该是由班主任送来……但猿飞新藤身为一个上忍,显然不可能去忍者学校当一个老师,太过大材小用了。

    而且东野橓并没有到学校报名。

    “看来是为了特意照顾自己,所以亲自来了一趟吗?”东野橓低声喃喃着,同时回忆起忍者学校的内容来。

    忍者学校是在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时期完善,在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手中发扬光大。

    木叶的孩童一般在四至七岁时进入忍者学校,进行五至六年的培养,而后毕业,合格后会成为一名下忍。

    忍校开学日期为每年的四月一日,一年分为三个学期,四月初至六月底,八月初至十二月中旬,一月初至三月中旬,除此之外,每上学五天休息两天,另遇节假日则正常放假。

    实际上,忍校也并非很多同人小说中所说的那么一无是处。

    起码木叶的忍校虽然没有传授什么强大的忍术,但理论等知识和一些低等级的忍术,体术都是有所传授的。

    总得来说,木叶忍者的培养体系大概是这样的(只限于普通平民)——

    第一步,忍校毕业成为下忍。

    第二步,带队老师教授几个还凑合的忍术带着成为中忍。

    第三步,历练一段时间后单飞成队长,带自己小队堆积任务、缓慢进步,成为特别上忍。

    一旦成为特别上忍,恭喜你,就算是村子较高等级的人物而不是纯炮灰了,村子会奖励你一两个较珍贵忍术。

    第四步,立下较大功劳,成为上忍。这时候,基本在木叶也算一号人物了,村子会奖励一两个更珍贵的忍术或禁术。

    至于成为影……

    普通平民还是别想了。波风水门纯属例外,人家虽然是平民,但根正苗红,自己天赋又好,又有人柱力白富美老婆↖(^w^)↗

    总体来说,木叶还算公平,黑暗当然是有的,可相对别的村,特别是雾隐,简直宛如天堂一般……

    ……

    几天后,忍者学校入校仪式。

    东野橓又见到了不少眼熟的对象,原著中出现过的人物,如夕日红,迈特凯,猿飞阿斯玛,静音,水木等等……

    当然,都是未成年版本。

    仪式结束后,人群熙熙攘攘散去。

    此时,一位带护目镜的宇智波追风少年,满脸惊慌的朝着忍校狂奔而来,当看到迎面走来的人群时,脸上的惊慌终于变成了绝望。

    东野橓停下脚步。

    “连入校仪式都能迟到啊带土……”

    尽管一直知道带土号称迟到大王,但亲眼目睹这一幕,东野橓还是唏嘘不已。

    “那个……”宇智波带土顿时一脸尴尬。

    卡卡西在一边摊手无奈道:“连入校仪式都能迟到,这种人没资格进忍校,没戏的……”

    宇智波带土闻言马上做出恼火的表情。

    可能是天性犯冲,东野橓的话,宇智波带土只感到不好意思和尴尬,但卡卡西的话却能让他瞬间怒气爆表。

    “放心吧!”

    一向宠溺带土的野原琳微笑着朝带土递去了忍者入学资料,“我已经替你领了。”

    “我的?”

    带土立马惊喜到眼神飘忽,脸颊绯红。

    “……”

    东野橓摇了摇头,表示这碗狗粮自己不吃,对带土和琳挥了挥手,就拉着卡卡西闪人。

    ……

    小树林。

    东野橓活动着手腕和脚裸,盯着卡卡西道:“我知道你一直想和我打一场。”

    卡卡西爽快的承认了:“不错。”

    实际上在过去一段时间,几次借着游戏暗中较劲输给东野橓后,卡卡西心里就一直不怎么服气。

    只是傲娇的他虽然想和东野橓直接交手分出个胜负,但却不愿主动开口。

    此时东野橓相邀,正合他意。

    “所以,你想要现在打一场吗?”

    卡卡西虽然问着,但已经主动的将忍者入学资料放在一边的树下。

    这备战的姿态显然说明这家伙就是口嫌体正直……

    东野橓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来吧!”

    卡卡西站到对面,说道:“虽然你的体力和查克拉似乎不错,但战斗的胜利,可不只看这些,如果不想受伤的话,还是认输吧……”

    东野橓微微一笑:“你怕了?”

    卡卡西一呆,又想起之前被东野橓支配的羞恼,深深吸了口气:“好吧,既然你非要如此,那我就……”

    “废话少说,上了!”

    东野橓低喝一声,不管卡卡西是否回应便直接冲了上去——

    两人距离本就很近,东野橓瞬间接近卡卡西,一击鞭腿又快又狠的抽了过去。

    砰!

    卡卡西左臂挡住脑袋,受到攻击后的他反应极快,脚下一晃,一个极其细微的闪退动作,进行一定程度的卸力,而后又往前突进一小步,一记勾拳朝东野橓打了过来。

    东野橓反应也不慢,身子一侧就躲过这一拳,同时也还了一拳回去。

    两人在大树下进行一阵乒乓作响的体术搏斗,一时间难分胜负。

    卡卡西出身名门,年纪虽小,但战斗经验比绝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强许多,并非温室花朵。

    东野橓虽然没有进行过忍者之间的战斗,但他身体素质比较卡卡西要强一筹,而且前世的他也学过三年散打,对于出拳、鞭腿如何发力,如何闪躲等技巧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并非是一无所知的战斗小白。

    各有优缺的两人针尖对麦芒,打的半斤八两,神情越渐兴奋,下手也开始变得更狠起来。

    砰砰的闷响声不绝于耳,彼此连续揍了对方几拳也挨了几拳后,卡卡西终于不能忍了,找准时机猛地倒退一步,而后快速结印。

    ——卡卡西的身影忽然消失在视野中。

    [瞬身术!]

    东野橓眼神一凝,立马得知卡卡西的意图——利用瞬身术拉开距离,而后通过忍术来扭转不利于自己的局面。

    东野橓暗笑,比拼忍术我可不怕你啊!

    比起没有把握的近身体术交战,拥有不菲查克拉的东野橓表示在现今这个阶段,忍术上他着实难以找到几个对手。

    双手如穿花蝴蝶般快速舞动起来。

    嗖!

    与此同时,早先消失在视野中的卡卡西忽然出现在前方十米处,目光专注的看着东野橓,却出乎东野橓预料的没有结印,而是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把手里剑,毫不犹豫的扔了过来。

    三枚手里剑在半空中呈品字形,隐隐封锁了东野橓的移动空间。

    只是……

    这时东野橓手中最后一个忍印成功结束,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整个人就猛地陷入大地,消失在原地。

    三枚手里剑传过东野橓刚才所站的位置,扑了个空,钉在了后面的树躯上,发出“哆哆哆”的声音。

    [不好!]

    而这时的卡卡西才刚收回投手里剑的姿势,看到东野橓消失在原地,他心中暗道糟糕,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一只手忽然自土里伸出,一把抓住了左小腿。

    卡卡西眼中闪过一道绝望之色。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随着东野橓心中暗喝,卡卡西便被他抓着左腿硬生生拽到了土里,仅剩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刻意花费了将近四分之一查克拉的心中斩首之术将目标周围的土凝聚的极为坚固,以卡卡西如今的实力,东野橓不主动释放的话,前者根本出不来。

    东野橓从土里钻出来,一屁股坐在卡卡西面前。

    用这个卡卡西日后对付佐助的术来对付他…嗯,怎么说呢,对于效果东野橓还是颇为满意。

    揉着挨了几拳有点发酸的脸,东野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小鬼其实不太好对付,不过……现在终究还是太嫩,不是自己的对手。刚才以为这家伙拉开距离是要释放忍术,但似乎估计错了,此时的卡卡西会的忍术也不多,而且基本没啥杀伤力。

    深陷土里的卡卡西一阵怀疑人生,从出生至今,还从未有过同龄人在战斗中击败他。

    被东野橓击败,心中不可避免的浮现几分沮丧来,好在他并非是正常小鬼,呆了几秒就恢复过来,只是在心里默默发誓,今天输掉的,改天一定要赢回来!

    一抬头……

    就见东野橓还坐在身边,丝毫没有放他出来的意思,卡卡西不由翻了翻白眼。

    而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再次面对东野橓的注目礼,卡卡西顿时一阵头大。

    终于体会到带土面对他的感觉了!

    卡卡西硬着头皮道:“喂,我输了,快放我出来。”

    东野橓目光诡谲的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 ̄皿 ̄)

    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卡卡西心中一凉,手脚发麻,满是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口罩之下……]

    东野橓眼神游离,沉默了两秒,终于没有忍住,怪笑两声,缓缓的伸出了那只罪恶之手!

    “喂!你这家伙,你要干什么!?不要太过分了!不~~不要,雅蠛路~~~”

    从林中,某位银发靓仔的声音从一开始怒气十足的大喝,渐渐转变成了惊慌失措、底气全无,再接着是颤抖的哀求,最后则是歇斯底里的哭腔惨叫和咆哮——

    “混蛋!可恶!东野橓,我一定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