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六章荣升小学生

    “橓,在家吗?”

    这天吃过午饭,东野橓正准备小睡片刻时,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猿飞新藤的声音。

    东野橓连忙应了一声跑去开门。

    “新藤大叔有什么事情吗?”简单客套两句,将猿飞新藤请进屋子坐下后,东野橓提出了疑问。

    猿飞新藤虽然曾是自己父亲的朋友,但身为木叶上忍平常还是很忙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前来探望自己。

    “是这样的……”

    猿飞新藤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诉说自己的来意,东野橓眼中闪过一道恍然,原来是忍者学校要招收新一届学生了。

    东野橓安静听完后,便直接回复道:“我会按时去报道的,新藤大叔!”

    猿飞新藤愣了一下,犹豫片刻道:“橓,你不仔细考虑一下吗?”

    这句话实际上以他的身份来说不太合适,但出于和东野非凡的关系,猿飞新藤其实并不希望东野橓做一个忍者。

    “谢谢新藤大叔,实际上我已经考虑很久了,我想做一个忍者!”

    猿飞新藤又隐晦的劝了几句,但见东野橓似乎下定了决心,只能眼神黯淡的在心中轻叹一声,不在多说。

    “那么橓,我就先走了,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记得来找我。”

    “好的,新藤大叔再见!”

    将猿飞新藤送走后,东野橓返回屋子拿起录取通知书看了一遍。

    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录取通知书应该是由班主任送来……但猿飞新藤身为一个上忍,显然不可能去忍者学校当一个老师,太过大材小用了。

    而且东野橓并没有到学校报名。

    “看来是为了特意照顾自己,所以亲自来了一趟吗?”东野橓低声喃喃着,同时回忆起忍者学校的内容来。

    忍者学校是在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时期完善,在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手中发扬光大。

    木叶的孩童一般在四至七岁时进入忍者学校,进行五至六年的培养,而后毕业,合格后会成为一名下忍。

    忍校开学日期为每年的四月一日,一年分为三个学期,四月初至六月底,八月初至十二月中旬,一月初至三月中旬,除此之外,每上学五天休息两天,另遇节假日则正常放假。

    实际上,忍校也并非很多同人小说中所说的那么一无是处。

    起码木叶的忍校虽然没有传授什么强大的忍术,但理论等知识和一些低等级的忍术,体术都是有所传授的。

    总得来说,木叶忍者的培养体系大概是这样的(只限于普通平民)——

    第一步,忍校毕业成为下忍。

    第二步,带队老师教授几个还凑合的忍术带着成为中忍。

    第三步,历练一段时间后单飞成队长,带自己小队堆积任务、缓慢进步,成为特别上忍。

    一旦成为特别上忍,恭喜你,就算是村子较高等级的人物而不是纯炮灰了,村子会奖励你一两个较珍贵忍术。

    第四步,立下较大功劳,成为上忍。这时候,基本在木叶也算一号人物了,村子会奖励一两个更珍贵的忍术或禁术。

    至于成为影……

    普通平民还是别想了。波风水门纯属例外,人家虽然是平民,但根正苗红,自己天赋又好,又有人柱力白富美老婆↖(^w^)↗

    总体来说,木叶还算公平,黑暗当然是有的,可相对别的村,特别是雾隐,简直宛如天堂一般……

    ……

    几天后,忍者学校入校仪式。

    东野橓又见到了不少眼熟的对象,原著中出现过的人物,如夕日红,迈特凯,猿飞阿斯玛,静音,水木等等……

    当然,都是未成年版本。

    仪式结束后,人群熙熙攘攘散去。

    此时,一位带护目镜的宇智波追风少年,满脸惊慌的朝着忍校狂奔而来,当看到迎面走来的人群时,脸上的惊慌终于变成了绝望。

    东野橓停下脚步。

    “连入校仪式都能迟到啊带土……”

    尽管一直知道带土号称迟到大王,但亲眼目睹这一幕,东野橓还是唏嘘不已。

    “那个……”宇智波带土顿时一脸尴尬。

    卡卡西在一边摊手无奈道:“连入校仪式都能迟到,这种人没资格进忍校,没戏的……”

    宇智波带土闻言马上做出恼火的表情。

    可能是天性犯冲,东野橓的话,宇智波带土只感到不好意思和尴尬,但卡卡西的话却能让他瞬间怒气爆表。

    “放心吧!”

    一向宠溺带土的野原琳微笑着朝带土递去了忍者入学资料,“我已经替你领了。”

    “我的?”

    带土立马惊喜到眼神飘忽,脸颊绯红。

    “……”

    东野橓摇了摇头,表示这碗狗粮自己不吃,对带土和琳挥了挥手,就拉着卡卡西闪人。

    ……

    小树林。

    东野橓活动着手腕和脚裸,盯着卡卡西道:“我知道你一直想和我打一场。”

    卡卡西爽快的承认了:“不错。”

    实际上在过去一段时间,几次借着游戏暗中较劲输给东野橓后,卡卡西心里就一直不怎么服气。

    只是傲娇的他虽然想和东野橓直接交手分出个胜负,但却不愿主动开口。

    此时东野橓相邀,正合他意。

    “所以,你想要现在打一场吗?”

    卡卡西虽然问着,但已经主动的将忍者入学资料放在一边的树下。

    这备战的姿态显然说明这家伙就是口嫌体正直……

    东野橓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来吧!”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