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十五章姐姐大人,请教我木遁吧

    因为没有被安排任务,砂隐在这段时间正好也沉默了下来。

    所以接下来的数天,东野橓都在营地里休息备战,倒是比较悠闲。

    但他并没有浪费时间,除了每天必要的修心之外,所有的时间都围着纲手打转。

    他的殷勤,使所有见到的木叶忍者侧目。

    还好他是一个小孩子,不然的话,鬼知道暗地里会传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腹诽,这家伙太能舔了!

    “纲手姐姐,累不累?我给您揉揉肩吧!”

    “纲手姐姐,渴了吗?我专门从商人那儿给您买来了水果,榨成了汁,很好喝的,要不要尝一口?”

    “纲手姐姐饿了吗?要不要尝尝我的爱心便当?很好吃哦!”

    东野橓拿出了前世哄女朋友的架势,嘴甜、脸皮厚,死缠烂打,甚至还出卖节/操,涉及早先不愿的赌,只为博得纲手一笑。

    结果,让他很郁闷的是,对于他的示好,纲手照单全收。

    但是,没有任何的表示。

    东野橓有点傻眼,纲手你不能做个渣女啊!能不能给点回应?好歹给个进度条,让我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啊!

    终于。

    在第十天,东野橓的努力感动了天感动了地,也感动了纲手。

    “晚上来找我!”

    面对纲手不冷不淡的一句话,东野橓却仿佛如闻天籁。

    那惊喜,

    那酸爽!

    就像是软磨硬泡,做出了无数的努力,女朋友终于答应出去旅游了一样,开心到直接飞起啊有没有!

    “好的纲手姐姐,我一定准时到!”

    ......

    夜。

    万籁俱寂。

    帐篷里,烛火摇曳。

    纲手褐黄色的瞳孔紧紧盯着面前的小鬼,道:“小家伙,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用各种办法讨好我,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被纲手盯着,东野橓也为对方的气势所摄,头皮有点发麻,虽说纲手这会儿可能就已经有恐血症了,但是,对方依旧是强大的忍者!

    当然,纲手不可能杀了他,但揍他一顿是没有问题的。

    关键对方的身份摆在那儿,东野橓也不能还手,顶多跟猴儿一样做蹦乱跳的躲避。

    想想那可能发生的,美如画的场景,东野橓就是一阵心累。

    做为一个女人,胸大无脑一点不好吗?这么难骗,以后真的会嫁不出去的啊喂!

    “好吧,我坦白,我都招了!”东野橓和纲手‘含情脉脉’的对视了一会儿,终于顶不住了,率先移开了目光,摊手无奈的苦笑道。

    纲手嘴角微微勾起,神情似乎有点得意,她双手环胸,懒懒的靠在椅子上,口中轻吐一字:“说!”

    瞧瞧这审犯人的架势......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接着深吸了口气,无奈道:“我想要柱间大人的木遁忍术!”

    此言一出,帐篷里的温度瞬间就下来了,只见纲手面庞紧绷,上下扫视打量着东野橓。

    “您这真是把我当犯人了?”东野橓心里小声嘀咕。

    东野橓想了想,咬了咬牙,索性直白道:“我想要柱间大人的木遁开发的过程和心得,因为我这几年也一直在想办法搞出木遁,我觉得自己快成功了,但每一次,总是觉得差了一点什么!”

    “就你还想搞出木遁?”

    纲手很嫌弃的挑了挑眉,而后一拍桌子,厉声道:“小鬼,你知不知道,在木叶,或者整个忍界,都多少人想要搞出木遁?但他们都失败了!你一个小家伙,怎么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能搞出木遁?”

    外面似乎听到了动静,两个忍者冲入大帐,急声道:“纲手大人?!”

    纲手眼神凌厉:“出去!还有,十米内不要有人。”

    “.......是。”

    于是刚进来的两个忍者立马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纲手目光再次放在了东野橓身上,眼神示意,你继续说啊小鬼!

    东野橓认真道:“我已经成功一半了,我能感觉到。”

    “呵呵。”

    纲手冷笑一声,道:“我凭什么信你?还有,木遁这种东西,何其的宝贵,我凭什么交给你?”

    东野橓道:“因为我是千手后裔,我自认为有继承这些的权力!”

    纲手冷冷的盯着他。

    东野橓这一次寸步不让。

    半晌。

    纲手冷不丁道:“是不是等搞出了木遁,还准备改变世界,做火影?”

    东野橓愣住。

    望着纲手冷冰冰的表情,褐黄色瞳孔中闪过的痛苦还有狰狞,他张了张嘴,这是把自己当成绳树了吗?

    怪不得这段时间对自己的态度不怎么好,当成了备胎的样子来对待,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却不给一个笑脸。

    要知道,这会儿的纲手和以后的纲手是完全不一样的。

    未来鸣人遇到她,一开始她也是极为厌烦的。

    但这会儿,她对那些愣头青,其实更厌烦,甚至是恨!

    从某些方面来说,东野橓现在表现的越像绳树,纲手心里就越痛苦,就越恨。

    “你说话?怎么不说了?!”纲手咬牙切齿,眼中隐有泪光闪过,但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