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二十六章兄弟,明白我意思吧?

    (ps:今天有事儿耽误,更新晚了点,抱歉。懒得分章,五千字二合一。)

    ——

    夜已经很深了,营地内大多数人早已陷入酣睡,东野橓却毫无睡意。在床榻上,他辗转反侧,久不能眠。

    脑海里,满是刚刚看到的内容。

    千手柱间日记:

    今天身体发生了莫名变化,暖暖的,像是在泡温泉,唔~舒服的一批……

    —

    好神奇,我竟然能制造树木!夭寿啦!这是一种新的血继限界吧?应该……吧?

    —

    哈哈哈,这种能制造树木的能力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给他起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就叫……emmm……就叫木遁吧!

    —

    今天决定好好开发木遁!努力!努力!努力!!

    —

    赌/博……

    —

    柱间啊柱间!你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呢?!你怎么能够不努力呢?!

    —

    赌/博……

    —

    又输了,可恶啊!明天一定要赢!哪怕……赢一把也行啊!

    —

    又输了……算了,不能再赌了,如果再赌的话,就,就罚我自己……算了,我肯定能努力!

    —

    赌/博……

    ……

    ……

    东野橓至今都能想象到,早先看到这些内容时他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精彩,简直目瞪狗呆啊!

    一边儿,纲手的表情又是多么的揶揄和促狭,最后更是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那疯女人恶意的笑声,几乎没有半点掩饰,隔着几十米只怕都能震的人耳朵生疼。

    呵,这个老女人也就仗着自己打不过她才敢如此嚣张!东野橓瞥了对方一眼,恶意满满的腹诽。

    这世界还能不能行了!

    东野橓长叹一声,这位忍者之神可真是够奇葩的,说好要写日记记录下木遁诞生的全部过程,以及开发过程,结果呢???

    全特么是放羊!

    最终,看着千手柱间那毫无价值的木遁心得,还有后面几个木遁遁术,东野橓恍惚间悟了,这位忍者之神,完全是凭自己的天赋在吃饭啊。

    幸运的是,最后东野橓还是找到了不少靠谱有用的东西,通过笔记的字体来看,那应该是晚年的柱间所写。不但字体比较小时候帅气了很多,惹人喜欢,就是内容也正常了许多,干货满满,让东野橓惊喜过往。

    但不等东野橓如饥似渴的吸收这些知识,纲手就充分让他知道了什么叫绝望。

    因为在前面东野橓浪费了太久的时间,以至于刚看到有用信息的两行字,纲手就冷冰冰的将他扫地出门,理由相当的靠谱——

    “今天的时间到了!”

    我特么!……东野橓当时就恼了,要不是打不过你,非锤爆你的狗头不行!

    最后,在纲手“友善”的目光下,东野橓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灰溜溜的跑了。

    算了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而且跟一个更年期女斗人,那就更没有必要了!东野橓在心里如此安慰着自己。

    但是。

    他现在心里跟被猫爪子不停的挠一样,越是看不到,就越好奇,就越想赶紧看到后面的内容。

    这就是人啊!

    东野橓明白这种情绪要不得,但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可恶的女人,真是变/态!性格如此恶劣,更年期来了吧?比卡卡西都讨人嫌!”东野橓嘀嘀咕咕的走出帐篷,迎面冷风一吹,头发飘扬,人一个哆嗦,直接就精神了。

    “好大的风!”望着前方壮观的景象,东野橓吐出一口浊气。

    此时外面的天色都快亮了,能看到遥远的天际线处,由深沉的蓝、淡淡的灰、如墨的黑交织着,且隐约能看出一丝红意,这是太阳将出的征兆!

    而在天空之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金色戈壁滩,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有些苍凉,有些荒茫。

    风之国的景色一向如此,和木叶呈现出两个极端。不过,看腻了苍木建林,偶尔换一换口味看看沙漠,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橓?”一道疑惑的声音。

    东野橓回头,走来的人正是一头金发的波风水门。风吹的波风水门的头发有些飘逸,他虽然一如往常的在微笑,但可以明显看出脸庞上满是疲倦。

    “水门前辈起的这么早啊?”东野橓差异道。

    “啊,我昨夜没睡,去巡视营地了。”波风水门微笑道,而后眼中带着疑惑的问,“橓,你怎么起这么早?”

    东野橓摊摊手:“因为我跟你一样,没睡!”

    “是忧心战事吗?”水门问,脸上带着笑容,眼神却很认真的道:“放心吧橓,我们会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的!”

    东野橓张了张嘴。

    算了。

    他暗自摇头,还是没有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站在原地和波风水门聊了两句,东野橓就叫波风水门早点回去睡觉。毕竟绷紧心神执行了一夜任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至于他自己,现在毫无困意。

    “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要注意身体!”波风水门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东野橓从波风水门的背影中收回视线,想了想,随意的坐在地上,手撑着下巴,准备看一看沙漠日出的美景。

    只是。

    时间并没有过去很久,就见纲手忽然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面容也极为疲倦,似乎同样一夜没有睡好。

    发现纲手脸上的表情极为难看,东野橓心里咯噔一声,飞快的从原地站起。

    “水门呢?”她冷声道。

    “刚睡下。”东野橓回道。

    “嗯!”纲手的表情很严肃,点点头就往帐篷里走。

    东野橓愣了一下,男女有别啊大胸妹!但是,看着现在的纲手,东野橓生生将到嘴边的提醒又咽了下去。

    想了想,东野橓也跟着走了进去。

    万幸,波风水门没有果睡的习惯!

    “纲手前辈,是发生了什么嘛?”被纲手叫醒,波风水门并没有不满,而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道。

    “是这样的……”纲手神情严肃,语气飞快却吐字清晰,诉说自己的来意。

    原来,是砂隐内潜伏的一队间谍发现砂隐配置出了一种恐怖的毒药,准备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对木叶进行使用。

    “可以预料,未知的剧烈毒药一旦投入战场,必将对木叶一方造成极大的杀伤!”

    “所以,纲手前辈的意思是……?”

    “我需要你们潜入砂隐,从间谍手中拿到那款毒药的成品!必须拿到成品,我才能迅速的勘破,以此制造出解药。”

    “……明白了!”听完了,波风水门脸上没有什么畏惧,很平静的点点头,“我会将毒药拿到手的,纲手前辈!”

    旁边,东野橓不由露出了佩服的眼神。

    永带妹这觉悟……

    要知道这可是敌村啊!而且还是在战争时期潜入别人的村子!这几乎特么相当于是自杀了好吗?

    但波风水门竟然接受了这个任务!而且如此的平静!

    东野橓觉得换作自己,那是绝不可能有如此觉悟的。

    “嗯,那你们快去准备一下,时间紧急,马上就要出发。”纲手眼中闪过一道歉意,显然她也明白,这个命令的危险程度是多么的高。

    “是!纲手前辈!”波风水门应道。

    东野橓则愣了一下。

    “你们”?

    这是啥意思,不单单是波风水门一个人?

    这时纲手皱眉看向了他。

    东野橓咯噔一下,心里顿时大叫mmp!你这个疯女人想干嘛?

    他艰难的咧出一个舔狗微笑:“纲手大人,我先回去了,稍后有事儿您叫我!”

    说完扭头就打算跑路。

    “如果你敢现在走出去,别的不说,木遁你永远都别想获得了……”只听身后纲手幽幽道。

    东野橓瞬间就怒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在威胁自己对吧?但也不看看,自己是那种受威胁就妥协的人?呵呵,真当自己是那种为了遁术不要命的人吗?

    东野橓扭过头,表情生硬,一字一句道:“纲手大人!”

    “嗯?!”纲手眼神一厉。

    ……

    “其实,我想不明白,这种任务为什么要我们几个人上!按照道理来说,水门前辈你独自一人出马的话,无疑是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