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二十七章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ps,上章写时头昏脑胀,而且手机码字,错别字好像挺多,但是懒得改了,凑合看吧。)

    好嗨呦!

    真的好嗨呦!

    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影分身眼中闪烁着的兴奋,已经渐渐达到了亢奋、甚至是扭曲的地步,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东野橓。

    东野橓眼里不禁闪过一道愕然,有点怀疑人生,兄弟……你这都不带伪装一下的吗?

    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是不是太不把对面砂隐的忍者当人看了?

    而且,你就直接这么站起来,岂不是连带着把我们的位置也给暴露了??

    “……你的影分身这么任性?”不只是东野橓,身边的鹿久三人也懵了。

    他们现在占据的优势是什么?就是身处暗处啊!结果这一下,直接被东野橓的影分身给暴露了。

    东野橓捂脸:“我不知道啊,我的影分身之前一直很乖巧的!”

    以前东野橓看鸣人经常跟自己的影分身吵架,打架,每次他都忍不住哈哈大笑,太沙雕了,太欢乐了!

    让他自豪的是,自从自己修行开始到现在,影分身每一次都很听话,从来没有出现过那种沙雕情况!但现在……

    奈良鹿久冷静道:“请问,你刚才分影分身时,是怎样的心情?心里的想法又是什么?”

    东野橓想了一会儿,不确定道:“……好像很兴奋?”

    “兴奋?”奈良鹿久眼神诡异。

    东野橓点头道:“没错,一想到要在五大村之一的砂隐村大闹一场,就觉得特刺激,特兴奋,特爽!跟灵魂要升天了一样!”

    “……”奈良鹿久三人面面相觑。

    “准备转移,我们这里很可能要暴露了。”奈良鹿久小声说着,率先匍匐朝着右边移动。

    东野橓一阵心虚,影分身分出之前,难道还得保持平稳的心情?学校有讲过这些吗?好像……似乎……应该……有吧?

    “你是谁?!”砂隐那边传来了大喝。

    黄沙漫天,影分身宛如丧尸一般,那是魔鬼的步伐,踉踉跄跄,似乎随时倒地,却又怎么都不愿意倒地。

    听到前方砂忍询问。

    影分身眼中病态的兴奋更多了,激动的浑身发抖,他压着嗓子叫道:“救……救救我……”

    还戏精的伸出一只手,无力的朝前头抓着。只可惜,距离太远,风沙太大,对面都没看到。

    不过,只听他那干涩,沙哑,虚弱的声音,人的脑海里就不禁出现一副画面——

    一个旅人在沙漠中迷路,没了食物,没了水,凭借着自己钢铁般的意志,旺盛的求生欲死死的坚持了下来!

    真是令人感动……个鬼啊!

    “站住!”

    “再往前走,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砂隐的忍者眼神警惕,摆出如临大敌的姿态,一点都不为影分身的表演所迷惑。

    影分身心里不禁暗骂,真是一群冷血的家伙!

    他一只手猛地握住自己的脖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跟要死了一样抖着:“水……给我水……”

    “……这特么太丢人了吧!”暗处,东野橓脸皮一阵抽搐。

    特别是感受到身边若隐若现的几道目光,他脸皮有点发烧。

    “影分身是本体心中的真实写照,只是比起本体的冷静来说,影分身有时候要随性很多。”奈良鹿久小声对丁座和亥一道,“以后小心点橓,这家伙影分身这么会演戏,本人绝对更腹黑!”

    丁座,亥一齐齐点头。

    “……”

    我特么冤枉啊!东野橓心里狂吼,自己怎么就喜欢演戏了?自己从来都是个诚实的……等等?演戏?

    行吧……

    “他看起来快渴死了!”砂隐村里,三个砂忍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左边砂忍道:“好惨哦,简直闻者落泪、见者哭嚎!心怀慈悲的我看到这一幕,真是难忍啊!”

    右边砂忍道:“你听听他那艰难的呼吸声,我都能想到,或许不需要五分钟,他就要死在我们面前,而且是活生生的窒息而死这种痛苦的死法!”

    中间砂忍道:“想到一条生命就这么眼睁睁在眼前死亡,真是让人心痛啊!”

    左边砂隐提议道:“要不我们帮帮他吧?”

    东野橓影分身眼中喜色一闪,心中大叫,你们可算特么有点良心了!

    快!

    快过来扶爸爸!

    快来啊!!!

    右边砂隐道:“怎么帮?”

    中间砂隐沉吟片刻道:“我给他来一发手里剑怎么样?精准的射中他的咽喉,直接帮他结束所有痛苦!”

    左右砂隐对视一眼,大喜道:“这个办法好!永斗前辈,不愧是你啊!”

    “……沃日你们亲吗!”影分身的脚步停滞了一下,脸也直接黑了。

    特么你们商量半天,合着不是商量救我,而是要弄死我?

    他真的想直接暴走。

    但是,他忍住了,没暴走,还是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只是,脚步更慢了,边走,口中还边道“水……水……”声音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给人的感觉是他的神智模糊了,人随时可能都不行了的样子。

    “看起来好痛苦啊!”中间的砂忍长叹,眼神怜悯:“让我结束你的痛苦吧!”

    说完,掏出了一枚手里剑直接扔了过去。

    嗖!

    ……

    这枚手里剑在风沙中划过一道完美的路线,但是,没有射中东野橓的影分身,而是擦着他的脸皮飞了过去。

    东野橓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依旧是那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摩擦……每一步都在挪动,每一步似乎都快倒下,每一步最后都没有倒下。

    左边的砂忍道:“永斗前辈,看来他不是敌国忍者。”

    右边砂忍道:“是啊是啊,看起来真的是一个快渴死的路人,而且看年纪好像不是很大。”

    中间的砂忍永斗道:“不错!这是一个快要失去神智的路人,我们去把他救了吧。”

    ……

    “……现在人心已经到了如此不古的地步了吗?”远处趴在地上,看完了全程的奈良鹿久,幽幽的吐出一口气。

    东野橓也满脸热汗,好刺激啊,好嗨啊,手里剑擦过脸的时候,是不是有生与死两重天的感觉呢?可惜不是他亲自上阵,不然应该会更嗨一些。

    “现在的人,你说套路怎么就这么多呢?”东野橓仰天长叹,愤愤不平,“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还能不能好了!”

    “……”鹿久三人。

    默默的远离了东野橓一米,鹿久小声对丁座道:“我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了,记住了,以后和橓独处的时候,小心他点。”

    秋道丁座点头,满脸认真道:“我知道的鹿久。不过,橓毕竟是自己人,他不会害我……的吧?”

    话说到最后,一向心地善良的秋道丁座也有点不确定了。

    “……”

    东野橓黑这脸,不满道:“喂鹿久,你能不能别挑拨我和丁座的关系啊!”

    鹿久马上转移话题:“嘘,别出声,继续看,砂忍接近你的影分身了!”

    东野橓眼神不满,但是,他又想看即将到来的大戏,所以只能暂时压下和鹿久争执的念头。

    满怀期待的看了过去。

    我的影分身啊!

    接下来你又会搞出怎样的骚操作呢?就让我这个本尊,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