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三十一章来骂我啊(二合一)

    “来了!”

    趴在沙地上时刻紧绷着精神的奈良鹿久,看到不远处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朝着这边摸索过来后,顿时精神一震。

    “是我的影分身没错了!”东野橓压低声音。他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和他相同的查克拉。

    不一会儿,影分身就跑到了他们旁边,东野橓不高兴道:“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行事!”

    二号影分身委屈道:“本体,我不是之前你分出的那个影分身啊!你不要说我!”

    “???”东野橓愣住。

    “什么情况?”奈良鹿久的眉头也悄然皱起。

    “呐!”二号影分身掏出一个轴卷,而后将一号影分身之前的经历、还有计划告诉了众人。

    他说完后,众人就沉默了。好半晌,奈良鹿久才嘀咕道:“情况看起来有点不妙啊。”

    “这什么毒药,会不会就是假的啊?”东野橓狐疑:“会不会村子里的间谍已经暴露了,而后背叛了村子,故意设局来坑咱们?”

    奈良鹿久不悦道:“怎么可能,村子里的间谍对村子的忠诚毋庸置疑!橓,这些话不要胡说。”

    “行吧!”

    东野橓挑挑眉:“那我换一种方式,村子里的间谍被杀死,个别几人被审问出了一些关键性问题,砂隐的忍者冒充间谍给大本营发了假消息,骗我们来砂隐自投罗网!”

    奈良鹿久皱眉道:“我觉得不太可能!”

    东野橓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不在这上面继续纠缠了。他问道:“接下来怎么办?还要打吗?”

    奈良鹿久沉默了好一会儿,咬牙道:“打!不管是真假,我们总要试一下,毕竟这个任务关乎着数千木叶忍者的生死!”

    “行吧!”东野橓耸耸肩:“那就开干好了!”

    趴在地上的东野橓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砂隐村子的方向,看着警戒严重的砂隐村,他不禁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呸的吐出一口唾沫,嘀咕道:“砂隐村这恶劣的环境,真是让人不爽,以后有可能的话,我是再也不想来了。”

    在这几天里,吃的沙子实在不算少,所以东野橓心情其实非常的不爽。

    “那我就上了?”他最后问了一句。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硬钢一个大忍村,虽然只是牵制,而且只是揍很少一部分人,但还是觉得很刺激,很腿软。

    “上吧!”奈良鹿久言简意赅的表示同意。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不再说话,带着二号影分身,鬼鬼祟祟的猫着身体开始往前爬,等距离砂隐村将近五十米的时候,东野橓给了二号影分身一个眼神。

    二号影分身无辜的看着他。

    “上啊兄弟,愣着干什么?!”东野橓恼火道。

    “我上?”二号影分身指着自己鼻子。

    “不是你上难道还是我这个本体上不成?”东野橓很不高兴。

    “行吧!”

    二号影分身撇撇嘴:“冲锋陷阵都是我们这些影分身干的,等到享福的时候,都没有我们的份儿。”

    东野橓闻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我特么倒是想让你们享福啊,关键是你一个影分身难道还能吃饭不成?

    “别废话,干他!”东野橓踹了一脚二号影分身。

    后者这一次二话不说的从地上暴起,毫不顾忌的使用查克拉,速度飞快的朝前冲去。

    对面的砂忍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二号影分身。可是,五十米的距离,二号影分身几乎是用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就冲到,对面几个砂忍只来得发出一个短暂急促的字——“谁!!”

    而后就被二号影分身一刀腰斩。

    几个砂忍不敢置信的死去,身体中喷出大量的血雾,这鲜血,即便是在黄沙狂舞的天气里,还是显得颇为刺目。远处,不少砂忍看到这一幕眼皮跳了跳,而后反应迅速的大叫起来:“敌袭!!!”

    紧接着是刺耳的警报。

    原本在风沙中安静沉默的砂隐村,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像是活了过来。

    无数的忍者从家门中走出,密密麻麻宛如蚂蚁群般,动作利索的开始集合。

    匍匐在沙地上的东野橓看的眼皮狂跳,肾上腺素在此时飙升,使得心脏在胸膛中噗通噗通的跳动,似乎想要跳出来一样。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压下激动紧张的心情,东野橓偷鸡摸狗的猫着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但没有走多久便暴露了身形。

    十几发手里剑、苦无从砂隐的村子里朝他这边扔了过来,后面理所当然的绑着起爆符。

    东野橓快速结印,使用一招土流壁将其挡住。

    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烟尘四起,东野橓又在面前扔了几个烟雾弹加大烟量,而后快速远离此地。

    唰唰唰.......

    刚跑路不到一秒钟,刚才站着的位置就迎来了不下百发手里剑、苦无,还有各种风遁,土流壁直接就没了,就是烟雾弹散发的大量烟雾,也被吹得消散一空。

    东野橓头皮发麻,这特么谁顶得住啊!

    蚁多咬死象,虽说砂隐村子大门口大多数忍者都不过下忍、中忍级别,但是数量委实太多了一些。

    “他在那里!”有人大吼。

    东野橓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发现了自己,他这会儿根本没有功法去想这些,双手飞速的结印,体内查克拉顺着经脉流淌着,而后自口中喷出大量的炽热火焰。

    长长的火龙仿佛一辆呼啸的高速火车,朝着砂隐村的方向疾驰冲去,在半空中,和数个风遁对撞,炸裂成一团团火焰。

    东野橓连续放了几个火遁忍术,而后来不及看取得的战果,转身就跑。

    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手里剑、苦无还有各种遁术追着他的屁股,东野橓感觉自己像是成了猴子,上跳下窜的。

    干燥的沙子在快速奔跑下撞在脸上,使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但是东野橓不敢停下。

    准确的说,在同一个地方,他基本上不敢停留超过0.3秒钟以上的时间。

    一旦超过这个时间,他马上就会被各种手里剑、苦无、起爆符和忍术覆盖,可能会被打成筛子。

    轰隆!

    突然,耳边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爆响,东野橓即使不需要回头,也能感受到炽热的空气夹杂着沙子从背后传来。

    而后是砂忍撕心裂肺的惨叫。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从嘴中吐出一口浊气,想来应该是奈良鹿久他们在另外一个方向出手了。

    当然,双方出手的对象,其实都同属于砂隐的一条防线。

    不过不管怎么说,奈良鹿久等人的出手,也算是为东野橓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可恶的木叶忍者!”

    “杀啊!”

    “杀死他们!”

    “杀死这群该死的入侵者!”

    此起彼伏的大吼宛如海浪一般绵延不绝,热血、激昂,让人头皮发麻,浑身颤簌。

    接着是一群群的砂隐从村子里冲了出来。

    “.......”

    东野橓扭头略一看人数,立时就头皮发麻,手脚冰凉。自己可还没有到以一当百那种地步啊!

    二话不说,扭头继续跑。

    跑着跑着他就笑了,因为发现左手边百米之外,奈良鹿久三人也在灰头土脸的跑路,那姿态好不狼狈。

    不得不说,人在倒霉的时候,看到别人也倒霉,心里的那种悲愤,一下子就消失了很多。

    “接下来就看水门的了。”

    东野橓扫了一眼跟在几人身后密密麻麻,估摸着有好几百人的砂忍,无奈的低语了一声。

    短时间里,砂隐正面的方向兵力被大量抽空,而且也陷入了一定的混乱中,此时无疑是入侵的最好时机。

    确实,水门也没有浪费这个好机会。

    一发飞雷神来到隐秘的地方,四顾打量,发现没有人发现后,动作利索的朝着砂隐村里混入,当然,他已经提前施展了变身术,变成了砂忍的模样。

    .......

    波风水门按照任务的约定地点,很快就找到了那位身处砂隐村的木叶间谍。

    只是.......

    “毒药又被抢回去了?”波风水门懵了。

    “是的。”

    这位木叶间谍很尴尬,硬着头皮道:“我们之前被清绞过一次,死了几位,损失很惨重,而且砂隐村被封锁了,这个消息,我们没有办法传递给你们,所以.......万分抱歉!”

    望着朝着自己躬身道歉的木叶间谍,波风水门很快冷静了下来,沉吟道:“既然是这样的话,我需要马上离开了。我的队友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

    “阁下稍等!”

    木叶间谍连忙叫住了转身准备离去的波风水门,在后者疑惑的眼神下,他道:“是这样的,我得到了一个隐秘的消息,砂忍抓到了村子的忍者,他们决定对那位忍者进行试药!”

    “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诱饵。但是,也有可能他们会拿出真正的毒药!”木叶间谍认真道。

    波风水门陷入了沉思。

    但很快他就坚定下来:“在哪里?”

    “我带你去!”木叶间谍见波风水门应下,心中大喜,马上道。

    “不,我一个人去!”波风水门摇头,自己有飞雷神,只要不被某种封印阵法困住,那么随时可以离开,但对方不一样。

    “这.......”木叶间谍顿时迟疑。

    这一次的任务,说起来犯错的是他们,而如果让波风水门前去为他的错误买单、冒险,这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请相信我!”波风水门严肃道。

    他没有办法和对方解释自己会飞雷神这种事情,只能严肃表示自己的能力足够。

    实在不行,也可以逃命。

    在波风水门的坚持下,木叶间谍点头同意,告知了那位‘木叶忍者’被关押的地方。

    ......

    此时,一号影分身已经从‘翔太’的样子重新变回了东野橓的样子,被五花大绑的绑在石柱上,当然,都是活扣,只需要手指一动就能挣脱。

    毕竟他是‘自己人’!

    突然,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有点昏昏欲睡的真水几人立时精神一震。

    几人面面相觑。

    永斗喜道:“前辈!看来木叶的忍者已经来了!”

    真水也先是大喜,但很快就皱着眉道:“不对,这声音传来的地方.......似乎是从村子外传来的?”

    永斗愣了愣。

    这时一号影分身插嘴道:“会不会是声东击西?这些木叶间谍分成了两批人,一批潜出村子,故意在村子外面闹出动静,等大家去支援的时候,潜伏在村子里的另一批人马则动手抢毒药?”

    真水想了想,点头道:“很有可能!”

    只是很快真水就眉头一皱,看着一号影分身道:“你现在是俘虏,不要随意开口说话,或者......你要破口大骂!”

    一号影分身假装愣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前辈,你说的有道理!”

    接着,小心翼翼道:“那前辈,我就.......得罪了?”

    真水淡淡道:“放心来,如果可以,叫的大声一点!”

    “好嘞!”

    一号影分身喜滋滋的应了一声,还真有这么贱的人,让自己放心的骂他,自己这要是不骂他,那岂不是辜负了对方好意?

    “我干嫩娘!”

    一号影分身马上嗷的一嗓子。

    真水几人一个哆嗦,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给整的有点懵。

    但还没完,相反这才刚刚开始,接着就见一连串的咒骂,如激射的火炮一样,片刻不停的从一号影分身嘴里面蹦出来:

    “你们这群砂忍的小臂崽子,有种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就是你们爸爸!”

    “来啊,弄死我啊!”

    “砂忍的混蛋们,你们都是我的儿子!”

    “砂忍的畜生们,来啊,来弄死我啊!!!”

    .......

    “.......”真水几人脸黑了。

    尼玛,让你骂,你还真骂啊?关键是,言辞能不能温柔一点,嘴巴这么臭,这让人有点不能忍啊!就不怕以后没有朋友?!

    几人眼神不善的盯着一号影分身。

    一号影分身被看的毛毛的,连忙小心翼翼的道:“前辈,我做的不好吗?”

    真水深吸了一口气。

    强忍着杀了对方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哪儿能不好呢?就是言辞这方面........”

    一号影分身不等他说完就打断喜道:“既然前辈认为我做得对,那我就放心了!”

    接着继续骂道:“砂忍的畜生们,我哪怕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啊啊啊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浑身抽搐抖动,仿佛遭受了什么样的酷刑一样。

    屋子外的几个砂忍哆嗦了一下,面面相觑,里面的人这是在遭受什么样的刑法啊?

    屋子里,真水几人有点懵。

    好半晌,真水才意味深长的对身边的人道:“没有看出来啊,翔太的演技这么好!”

    永斗和砂隐上忍赞同的点头道:“是啊,不简单!以前都没有看出来呢!”

    “啊!杀了我吧!不要在折磨我了!”一号影分身嚎叫,而后冲几人挤眉弄眼,小声道:“前辈,你们也大喝几声,配合配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