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三十一章来骂我啊(二合一)

    “来了!”

    趴在沙地上时刻紧绷着精神的奈良鹿久,看到不远处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朝着这边摸索过来后,顿时精神一震。

    “是我的影分身没错了!”东野橓压低声音。他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和他相同的查克拉。

    不一会儿,影分身就跑到了他们旁边,东野橓不高兴道:“你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行事!”

    二号影分身委屈道:“本体,我不是之前你分出的那个影分身啊!你不要说我!”

    “???”东野橓愣住。

    “什么情况?”奈良鹿久的眉头也悄然皱起。

    “呐!”二号影分身掏出一个轴卷,而后将一号影分身之前的经历、还有计划告诉了众人。

    他说完后,众人就沉默了。好半晌,奈良鹿久才嘀咕道:“情况看起来有点不妙啊。”

    “这什么毒药,会不会就是假的啊?”东野橓狐疑:“会不会村子里的间谍已经暴露了,而后背叛了村子,故意设局来坑咱们?”

    奈良鹿久不悦道:“怎么可能,村子里的间谍对村子的忠诚毋庸置疑!橓,这些话不要胡说。”

    “行吧!”

    东野橓挑挑眉:“那我换一种方式,村子里的间谍被杀死,个别几人被审问出了一些关键性问题,砂隐的忍者冒充间谍给大本营发了假消息,骗我们来砂隐自投罗网!”

    奈良鹿久皱眉道:“我觉得不太可能!”

    东野橓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不在这上面继续纠缠了。他问道:“接下来怎么办?还要打吗?”

    奈良鹿久沉默了好一会儿,咬牙道:“打!不管是真假,我们总要试一下,毕竟这个任务关乎着数千木叶忍者的生死!”

    “行吧!”东野橓耸耸肩:“那就开干好了!”

    趴在地上的东野橓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砂隐村子的方向,看着警戒严重的砂隐村,他不禁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呸的吐出一口唾沫,嘀咕道:“砂隐村这恶劣的环境,真是让人不爽,以后有可能的话,我是再也不想来了。”

    在这几天里,吃的沙子实在不算少,所以东野橓心情其实非常的不爽。

    “那我就上了?”他最后问了一句。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就要硬钢一个大忍村,虽然只是牵制,而且只是揍很少一部分人,但还是觉得很刺激,很腿软。

    “上吧!”奈良鹿久言简意赅的表示同意。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不再说话,带着二号影分身,鬼鬼祟祟的猫着身体开始往前爬,等距离砂隐村将近五十米的时候,东野橓给了二号影分身一个眼神。

    二号影分身无辜的看着他。

    “上啊兄弟,愣着干什么?!”东野橓恼火道。

    “我上?”二号影分身指着自己鼻子。

    “不是你上难道还是我这个本体上不成?”东野橓很不高兴。

    “行吧!”

    二号影分身撇撇嘴:“冲锋陷阵都是我们这些影分身干的,等到享福的时候,都没有我们的份儿。”

    东野橓闻言,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我特么倒是想让你们享福啊,关键是你一个影分身难道还能吃饭不成?

    “别废话,干他!”东野橓踹了一脚二号影分身。

    后者这一次二话不说的从地上暴起,毫不顾忌的使用查克拉,速度飞快的朝前冲去。

    对面的砂忍当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二号影分身。可是,五十米的距离,二号影分身几乎是用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就冲到,对面几个砂忍只来得发出一个短暂急促的字——“谁!!”

    而后就被二号影分身一刀腰斩。

    几个砂忍不敢置信的死去,身体中喷出大量的血雾,这鲜血,即便是在黄沙狂舞的天气里,还是显得颇为刺目。远处,不少砂忍看到这一幕眼皮跳了跳,而后反应迅速的大叫起来:“敌袭!!!”

    紧接着是刺耳的警报。

    原本在风沙中安静沉默的砂隐村,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像是活了过来。

    无数的忍者从家门中走出,密密麻麻宛如蚂蚁群般,动作利索的开始集合。

    匍匐在沙地上的东野橓看的眼皮狂跳,肾上腺素在此时飙升,使得心脏在胸膛中噗通噗通的跳动,似乎想要跳出来一样。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压下激动紧张的心情,东野橓偷鸡摸狗的猫着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但没有走多久便暴露了身形。

    十几发手里剑、苦无从砂隐的村子里朝他这边扔了过来,后面理所当然的绑着起爆符。

    东野橓快速结印,使用一招土流壁将其挡住。

    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烟尘四起,东野橓又在面前扔了几个烟雾弹加大烟量,而后快速远离此地。

    唰唰唰.......

    刚跑路不到一秒钟,刚才站着的位置就迎来了不下百发手里剑、苦无,还有各种风遁,土流壁直接就没了,就是烟雾弹散发的大量烟雾,也被吹得消散一空。

    东野橓头皮发麻,这特么谁顶得住啊!

    蚁多咬死象,虽说砂隐村子大门口大多数忍者都不过下忍、中忍级别,但是数量委实太多了一些。

    “他在那里!”有人大吼。

    东野橓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发现了自己,他这会儿根本没有功法去想这些,双手飞速的结印,体内查克拉顺着经脉流淌着,而后自口中喷出大量的炽热火焰。

    长长的火龙仿佛一辆呼啸的高速火车,朝着砂隐村的方向疾驰冲去,在半空中,和数个风遁对撞,炸裂成一团团火焰。

    东野橓连续放了几个火遁忍术,而后来不及看取得的战果,转身就跑。

    噗噗噗.......

    密密麻麻的手里剑、苦无还有各种遁术追着他的屁股,东野橓感觉自己像是成了猴子,上跳下窜的。

    干燥的沙子在快速奔跑下撞在脸上,使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但是东野橓不敢停下。

    准确的说,在同一个地方,他基本上不敢停留超过0.3秒钟以上的时间。

    一旦超过这个时间,他马上就会被各种手里剑、苦无、起爆符和忍术覆盖,可能会被打成筛子。

    轰隆!

    突然,耳边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爆响,东野橓即使不需要回头,也能感受到炽热的空气夹杂着沙子从背后传来。

    而后是砂忍撕心裂肺的惨叫。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从嘴中吐出一口浊气,想来应该是奈良鹿久他们在另外一个方向出手了。

    当然,双方出手的对象,其实都同属于砂隐的一条防线。

    不过不管怎么说,奈良鹿久等人的出手,也算是为东野橓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可恶的木叶忍者!”

    “杀啊!”

    “杀死他们!”

    “杀死这群该死的入侵者!”

    此起彼伏的大吼宛如海浪一般绵延不绝,热血、激昂,让人头皮发麻,浑身颤簌。

    接着是一群群的砂隐从村子里冲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