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四十一章木遁的诞生

    “今天晚上,没有纲手,也没有东野橓,没有男人也没有女人,更没有忍者这种生物,就是纯粹的两个酒友凑在了一起!”

    东野橓说道:“怎么样?愿意陪我喝一个痛快吗?”

    帐篷里能听到哗哗雨滴的声音。

    纲手脸上出现犹豫。

    “你不会害怕自己喝不过我,因此丢掉面子,所以不敢吧?”东野橓故意激道。

    纲手立时不满道:“放屁!我怎么可能喝不过你?”

    说着掏出封印轴卷。

    砰的一声,桌子上就出现了十个酒葫芦,每一个高度都有二十厘米,东野橓看的不禁咽了咽唾液。

    马的,这喝完自己不会死掉吧?

    “怎么?不敢?”纲手环抱着双手冷笑一声。

    “怎么可能不敢?论喝酒,我还没有怕过谁!”东野橓满嘴吹着牛皮,抄起一个酒葫芦,“来,干了它!”

    纲手那是真豪爽,拿起酒葫芦拔了塞口就开怼。

    咕咚咕咚的吞咽声在帐篷里响起,东野橓看的心里发虚,但是........

    眼睛一闭,干吧!

    是死是活就这一遭了,话都放出去了,怎么能失言呢?

    “来!”

    ......

    “来!”

    ......

    “你这个老女人行不行啊?来!”

    ......

    “不,不喝了,饶了我吧,姐姐,不,不要啊.......”

    ......

    从一开始的豪情万丈,到了后来的痛苦哀嚎,鼻涕满脸抱着纲手的小腿求饶,鬼知道东野橓到底经历了什么。

    反正就是喝,不停的喝,吐完了继续喝,趴下了继续喝。

    东野橓发誓他这两辈子从来都没有一次喝过这么多酒,到了后面,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在飞。

    迷迷糊糊的,他又从眼泪鼻涕齐出的求饶,变成了豁出去的硬钢。

    他好像说了很多了不得的话,好像和纲手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还打了一架,打的把帐篷都拆了,一群木叶忍者来拉架。

    但是东野橓不服,被拉开的时候,还是狠狠踹了纲手一脚。

    纲手被他一脚踹倒在泥地里,披头散发,满身泥浆,狼狈不已,东野橓见了指着她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感觉非常的爽。

    然后纲手像是疯了,捏着拳头就朝他冲了过来。

    最后又发生了什么,东野橓则彻底记不起来了,只是身体本能的在结印,连忍术都用上了。后面好像还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隐约能听到一群木叶忍者在惊呼,能感受到一群人看他的目光带着某种火热。

    .......

    东野橓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光,很刺目。

    然后脑壳疼,接着是浑身疼,没有一处不疼。

    他挣扎着坐起来时,直接就懵了,因为发现自己浑身都打着绷带,跟一个木乃伊似得。

    “喝了个酒把自己喝成这样子?”东野橓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他很快就醒悟,喝酒是不可能喝成这样的,一定是纲手揍了自己一顿。

    “这老女人性格真恶劣,我好心好意陪她喝酒,没落到好处不说,反而挨了一顿打!”东野橓一阵腹诽吐槽。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

    “什么?我把纲手揍了一顿,而且是当着一群木叶忍者的面揍得?”看着波风水门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东野橓如遭雷劈,整个人都惊了。

    波风水门无奈的道:“是啊!”

    “话说你们两个昨晚到底做了什么?后面打的拉都拉不开,而且你还不停的叫纲手前辈老女人........”

    说到这里,波风水门的表情很古怪。

    像是想笑,但是又不好意思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