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四十八章开战

    “老子终于自由啦!”

    “人类,可恶的人类都该死!”

    守鹤在原地打滚嘶吼,像是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病人一样,一会儿暴怒一会儿尖叫一会儿大笑。

    东野橓面无表情的看着。

    这个家伙确实脑子有点问题,而且嘴很碎,后面我爱罗的黑眼圈,基本上就是被他给搞出来的。

    某一刻,守鹤似乎像是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任务一样,猛地扭头看向了一百多米外站在大树上的东野橓。

    朔风吹得东野橓发丝微微荡漾,如果此时他穿着未来四代那件御神袍的话,说不定会相当的帅气。

    “小鬼!就让我结束你的生命吧!”

    突兀,守鹤抬起手掌,狠狠砸在自己的肚皮上。

    只见他肚皮凹陷,而后磨盘大小几乎凝为实质的风弹自口中喷出,带着陨星撞地球的架势,朝东野橓所在的树林袭去。

    东野橓眼神一凌,一个瞬身之术,消失在原地。

    轰隆!

    他早先所站立的位置顿时炸裂,尖锐的木屑和泥土朝着四面八方激飞而去。

    有些落在东野橓的身上,虽然没有了力道,但还是刺的皮肤隐隐作痛。

    东野橓没有回头去看,只是站在树冠上,冷冷的盯着在那里发疯的守鹤。

    尾兽这种体型巨大,查克拉又多的怪物,在战场上造成的伤害,比较一般的影级高手来说还要可怕。

    但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东野橓未必会害怕守鹤。

    虽然胜利的几率有些渺茫,但是拖延下去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木遁天然就克制着尾兽。

    而且一尾守鹤是一个例外,他和其他尾兽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尝过千手柱间的木遁。

    以守鹤暴躁自大的性格,连九尾都鄙视,或许木遁他也同样不放在眼里。这就是无知者无畏。

    如果东野橓找准时机,抽冷子来一招狠的,对守鹤或许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脑子里思索着守鹤的信息已经对战方法,但实际操作上东野橓却显得很谨慎,基本上以躲避防守为主,很少和守鹤对轰,就更别提是主动攻击力。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没用和尾兽对战的机会,有些无从下手,另外一方面就是害怕一招打空,对方有了防备,良机再难寻。

    “小鬼不要跑!”

    守鹤尖叫着,那双浓浓黑眼圈的眼眸中满是暴躁。

    “风遁-砂散弹!”

    只见守鹤忽然双手结印,而后那张血盆大口张开,喷出一阵恐怖的激风,而在风中,则是密密麻麻,宛如子弹一般的砂子。

    东野橓眼皮跳了跳。

    马的,尾兽都会忍术了,这个世界还能不能行了!

    心里吐槽着,手上却利索的动了起来,毕竟守鹤这一招覆盖的面积着实不小,基本上是准备连他所在的树林给全部扫荡一遍了。

    “木遁-木锭壁!”

    东野橓跳下大树,双手飞快结印,下一刻,处于他身边的树木宛如活过来一般,从大地下钻出一条条木桩,而后于他身前合拢。

    为了防止防御力不足的问题,东野橓的这个木锭壁消耗了不少查克拉,专门将自己围了三层。

    bang!bang!bang!

    站在木锭壁之后,东野橓听到一阵阵石子砸木板的声音,声音又密又急。持续了好一阵儿才彻底消失。

    在声音消失的刹那,东野橓就连忙一个瞬身离开原地。

    轰!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直接将镶满了砂子的木锭壁砸的稀巴烂。

    守鹤庞大的身躯出现在东野橓的视线内。

    前者暴躁的看着躲到一边的东野橓,狠狠道:“可恶的小鬼!”

    话音落下的瞬间,不等东野橓回话,就见守鹤庞大的身躯忽然绷紧,手臂上激射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手里剑。

    砂之手里剑!

    看着那铺天盖地的手里剑,东野橓心里暗骂,可算体会到面对查克拉不要钱的存在时,到底是多么酸爽了。

    东野橓快速的在一株株大树上跳动,一边躲避砂之手里剑的同时,也结印动用查克拉激活一些树木,使其枝叶迅速生长,挡下大部分的砂之手里剑。

    “我讨厌树木!”

    守鹤声音刺耳的尖叫一声,两只手猛地插在大地上,而后就见正片大地都沸腾了起来,原本坚实的大地,像是水流一样掀起波澜。

    轰隆巨响中,大地化作松软的沙子,一株株大树在流动旋转的沙子中,或被卷入地下,被吞噬,或被生生搅断,嘎巴作响。

    “操!”

    东野橓咒骂一声,猛地跃起。在半空中,他脸色难看。

    但这下,他自己都知道不能在想着节省查克拉了,下面要是全成了沙漠,他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只要从空中落下去,立马就会被密密麻麻的沙子缠住,而后生生的拖入地下几百米乃至上千米。

    以东野橓现今的身体素质,一旦被拖入地下,那强烈的压力,只怕瞬间就能把他的身体搅碎,碾成肉渣。

    “木遁!!!”

    半空中,东野橓大喝一声,身体内的查克拉如洪流一般,自各个穴位处喷涌而出,一时间,东野橓浑身衣衫无风而动,一头短发更是倒竖而起。

    东野橓眼神冷厉,手指如穿花蝴蝶一般结着忍印。

    守鹤动用了大量查克拉将之前的树林变作沙漠,一时抽不开身,这是东野橓的危机,但也是他的机会。

    嗖!嗖!嗖!!

    一道道黄色的沙子,如绳索一般从大地上冲出,朝着半空中的东野橓抓去,守鹤一脸狞色的看着东野橓,似乎已经看到东野橓被黄沙拽下来,而后被拖入沙漠下,被无数砂子挤压爆成血雾的美妙场景。

    “不好!”

    与此同时,战场上的木叶忍者们看到这一幕,眼中都浮现出绝望之色。

    正在同海老藏,罗沙战斗的自来也和波风水门也是齐齐变色。

    而大蛇丸则是眯了眯眼,心里默默的想着:“橓君,你的一生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波风水门就要使用飞雷神之术……

    但就在这一刹那,东野橓几乎撕裂了喉咙的大吼响起:“木遁-花树界降临!!!”

    唰!

    两道细长的黄沙灵活如蛇的抓住了东野橓的双脚,猛地往下拖去。

    但就在这同时,本就沸腾着像是水开了一样翻滚着的大地,速度飞快的钻出一条条粗大的深绿色藤蔓。

    啪!啪!啪!

    水桶粗细的藤蔓,朝着守鹤冲去,就像是当年的千手柱间用这一招缠住宇智波斑的须佐能乎一样,东野橓的花界树也在瞬息间环住了守鹤的身体。

    而后,

    那粗大的藤蔓,猛地勒紧!

    守鹤似愤怒似凄厉的大叫一声,原本伸入大地的两只手拔了出来,开始用力的撕扯缠在身上的藤蔓,似乎想要将其扯断。

    但此时在守鹤的四周,却有更多的藤蔓从地下嗖嗖的钻出,而后宛如飞蛾扑火、鲤鱼跃龙门一般,不计代价、前赴后继的朝守鹤冲去。

    短短几个呼吸,守鹤就被捆成了粽子,浑身动弹不得,只剩下一只眼露在外面,只能像是疯了一样咆哮着,以此来展现他的无能狂怒。

    “可恶!可恶的人类!可恶的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