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五十三章救救他吧!

    木叶桔梗营地。

    波风水门带着东野橓来到营地内简陋的医疗营帐的时候,出乎水门的预料,纲手竟然不在这里。

    “纲手前辈呢?”波风水门红着眼叫道。

    四个医疗忍者望着重伤捶死的东野橓,都有点慌。

    其中还有两位惊呼道:“橓大人中毒了,需要马上解毒,不然很难在撑下去了!”

    四人手忙脚乱的从波风水门接过东野橓,也不敢直接将腹部的利刃拔出来,而是拿出解毒剂开始往伤口处倾倒,以及掰开东野橓的嘴,往喉咙里面灌。

    波风水门没有在乎四个医疗忍者无视他的话,他满头大汗的说了一句:“你们一定要想办法保住他的生命,我会请纲手前辈来!”

    四个医疗忍者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句,波风水门也没有再说,转身就走。

    他很快来到纲手的帐篷里,只是略一扫,整个人都慌了。

    纲手竟然不在!

    波风水门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心里甚至有些埋怨纲手,不出现在战场上和医疗帐篷内就算了,为什么也不在自己的帐篷内呆着?

    “纲手前辈到底哪儿去了!”

    如果正常的情况下,波风水门还能询问守在帐篷门口的木叶忍者,但现在人都上战场了,他还能问谁?

    就在波风水门准备转身而走的时候,却忽然听到细微的声音,他一怔,猛地扭头看去,而后就看到一道身影正蜷缩在帐篷的一角。

    波风水门瞳孔猛地一缩。

    “纲手前辈怎么会……难道有人袭击大营?!”

    只是,没有战斗痕迹啊!

    波风水门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低声道:“纲手大人,您还好吗?”

    他没有贸然前去。

    实在是之前东野橓遭受袭击让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忍者本就是一种为了目的无所不为的家伙,不能指望他们能够不卑鄙,而是个个深明大义。

    纲手将头埋在膝盖中,没有抬头的回应道:“是…是水门啊…?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波风水门急声道:“纲手前辈,是橓,橓他被人重伤了,现在已经昏迷,我需要您……”

    “什么?!”

    水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纲手打断。只见纲手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嘴唇发颤,“那个小鬼他……他怎么了……”

    波风水门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因为哪怕如今心急如火的他,也被纲手的形象给惊呆了。

    只见此时的纲手披头散发,一张脸上满是泪水,憔悴虚弱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忍者!

    “纲手前辈你……”波风水门呆了呆。

    纲手却没有注意,或者在乎水门的神情,而是猛地冲来,在水门瞳孔一缩中,抓住了他的衣领子。

    纲手表情显得有些狰狞的大叫道:“快说,那个小鬼他怎么了?”

    波风水门浑身发寒,呐呐道:“橓他……受了很重的伤,需要您的救治……”

    波风水门刚开始被吓住,说话有点吞吞吐吐,但很快级恢复过来,语气飞快道:“纲手前辈,您是木叶最好的医疗忍者,只要您出手,橓他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只是出乎水门的预料,本以为听了他的话会极速冲出帐篷的纲手,不但没有冲出帐篷,反而瞳孔剧烈的收缩了数次,而后松开了他的衣领子,整个人像是被子弹击中心脏般,身体无力、脚步踉跄的朝着后面退去。

    “不……不……”

    纲手一脸失神,不住的摇着头,精致的脸上满是恐惧。

    波风水门一脸茫然。

    接着急声道:“纲手前辈,事不宜迟啊!”

    他说着,猛地伸手抓住纲手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然而纲手却像是受了惊的小兽般,只见她拨浪鼓一样摇着头,挣扎着推开水门,鼻涕眼泪四流,哭嚎着求饶:“不……不要……”

    那恐惧的大叫,让波风水门整个人彻底怔住了,下意识松开了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波风水门看着纲手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浑身不住的颤抖着,眼中不禁被绝望所充斥。

    “绳树……断……”

    纲手瑟瑟发抖,眼泪如雨般滑落,她的脑海中不住的闪现出绳树那被掏空了内脏的尸体,还有断满身是血,被人活生生虐杀而死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