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五十四章纲手离去

    木叶在桔梗的医疗营地。

    简陋的帐篷内,一张床,或者准确的说是一张木板,中心处被挖了一个洞,东野橓就躺在上面,穿过他腹部的利刃,正好也穿过了木板中间的洞。

    此时东野橓一张脸毫无血色,腹部处的伤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虽然速度很慢,但不可否认,在时间的流逝下,他会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

    四个木叶医疗忍者满头大汗的进行着一系列专业操作。

    “解毒情况如何?”

    “良好!”

    “那就好……”

    “幸亏这种烈性毒药我们这边前几天刚好制作出了解药,不然的话……”

    “说起来橓大人的体质还真是够强的,如果换作一般人,只怕五分钟内就彻底死亡了。”

    “好了,进行下一步操作!马上找到匹配的血液进行输血,接着我会拔出剑刃,记住,在这个时候,你们必须马上进行医疗忍术,否则……”

    “明白了樱良队长!”

    “好!”

    叫樱良的医疗女忍者点了点头,而后伸手抓住了插在东野橓肚子上的剑柄,她聚精会神的盯着伤口那里,时刻准备拔出这柄利刃。

    就在这时波风水门和一脸疲惫的纲手走进了帐篷里,四个医疗忍者顿时大喜。

    “纲手大人!”

    纲手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一瞥看到木板上的东野橓,顿时瞳孔忍不住缩了缩。

    在这一刻,原本下定决心的她,又忍不住恐惧逃避起来。

    纲手不自然的别过头去,颤声道:“樱良,接下来还是你主刀!”

    “啊?”樱良愣了愣,“可是纲手大人……”

    “别可是了!”纲手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扭头直接去看床板上满身是血的东野橓。

    “照我说的去做吧!”

    樱良怔了怔,旋即严肃道:“我明白了纲手大人!”

    纲手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她咬破手指通灵出了蛞蝓。

    与此同时,樱良拔出了东野橓肚子内的利刃,一刹那,大量的血液溅起,樱良瞳孔缩了缩。

    好在,只是一刹那,下一刻,东野橓伤口处的肉芽,就快速的自动分泌出一缕缕细小的触手般的小肉芽以及一种粘液,一点点将严重的伤势恢复着。

    只是,这个速度并不是很快。

    纲手拿起白布蒙住眼,咬着牙走了过去,在樱良的言语提示下,展开了掌仙术。一起的,还要其他三个医疗忍者。

    只是她们的掌仙术精通程度,显然比不上纲手,但此时叠加之下,也算是不可小觑。

    掌仙术虽然号称高级治疗术,对于止血有着强大的效果,但实际上,这是一个烂大街的医疗忍术,基本上有一定医龄的医疗忍者都会,当然,忍术的具体效果要看谁用出来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

    肉眼可见,东野橓肚子处的伤口冒着白烟,快速的愈合着,不一会儿,伤口就完全愈合,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

    “纲手大人,已经好了。”

    这时候蛞蝓趴在了东野橓的身上,柔柔弱弱的道:“纲手大人,实际上橓大人的伤势并没有外表看起来这么严重,他之所以昏迷,其实最重要的还是中毒以及查克拉消耗殆尽,至于身体的创伤,对于拥有木遁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的。”

    如千手柱间,被砍一刀,只要不是太狠,伤口能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复原。

    东野橓现今当然没有达到那种地步,但比较寻常忍者的生命力而言,他无疑是强了许多。

    波风水门直到此时方才松了口气,他这一放松,就感觉身体各处传来阵阵刺痛感,但他并没有在乎这些,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谢谢你纲手前辈,还有樱良你们……”

    “水门大人太客气了!”

    “蛞蝓说得对,事实上即便没有我,橓他也不会有事……”纲手似乎没有领情,扯掉了眼罩,低着头轻声道。

    波风水门怔了怔:“纲手大人……”

    纲手抬手制止了他,看了一眼木板上满身血污的东野橓,心里颤了颤,“我还真是一个无用的女人啊……”

    愣愣的看了东野橓好一会儿,纲手方才回神。她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扯掉了脖子上的项链,将其轻轻的放在了东野橓的胸口。

    “纲手大人您这是?”水门诧异。

    “这场关于砂隐和木叶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吧?”纲手答非所问,脸上带着某种似释怀又似乎心灰意冷的神情。

    她不等别人回她的话就扭头向外面走去,同时仿佛自言自语一样低语着,“水门,回到村子告诉三代老头,我累了,想要出去走走……那个项链,那个小鬼图谋很久了,可笑他还以为我不知道……既然他喜欢,那就送给他吧……”

    “纲手前辈……”

    波风水门错愕,张嘴欲言,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僵硬的伸着手,眼睁睁看着纲手离开。

    纲手走出帐篷后,迎面撞上了匆匆赶来的自来也、大蛇丸还有带土卡卡西四人。

    自来也没了以往的不正经,郑重道:“纲手,橓他怎么样了?”

    一旁,带土也急的大声询问。

    纲手没有理会带土,只是眼神黯淡的看了自来也一眼:“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就能恢复了,放心吧。”

    自来也松了口气,那张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而后如往常一样下意识的开口讨好道:“我就知道,纲手你出手绝对……哎?”

    纲手仿佛没有听到,漠然的和他擦肩而过。

    自来也呆了呆,挠挠头,小声嘀咕:“怎么感觉纲手不怎么对劲?算了算了,还是先去看看橓吧!”

    自来也,卡卡西和带土一前一后的冲进帐篷里,大蛇丸却站在原地没有走,而是眯眼看着纲手的背影。

    他虽然是一个男人,但是心思却比一般的女人还要细腻的多,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纲手的恐血症难道……”

    大蛇丸舔了舔舌头,那双蛇一样的瞳孔中闪过一道可惜,“那个小鬼的生命力还是够顽强的,可惜了,不然我就能得到一具完美的实验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