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五十八章回木叶日常

    深夜。

    药师野乃宇辗转反侧,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决定相信东野橓一次。

    “橓大人这种天才,应该没有必要欺骗我吧……?”

    当药师野乃宇到来,以谦卑恭敬的语气说出自己的目的后,东野橓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自己小队的第一个人才来了。

    不过脸上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安静的听完了药师野乃宇的话后,点点头,对其进行了一番安抚承诺,大抵就是我说话绝对算是,你放心,跟着我绝对有肉吃之类……

    药师野乃宇听完了先是再度表达了感激之情,接着忐忑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垂下头道:“橓大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如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的话,药师野乃宇可能会相信这个世界有单纯做好事的人。

    但是……药师野乃宇毕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间谍,见惯了人心的险恶,她也不怎么相信东野橓会无缘无故的帮她。

    “当然!”

    东野橓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来了……”

    药师野乃宇心中一颤,有些紧张,但还是保持着恭敬谦卑的姿态,“那么橓大人需要我做些什么事情呢?”

    “不要紧张。”

    东野橓拍了拍药师野乃宇的肩膀,明明他才是那个个子低,身材小的人,但是此时他看起来却更高大。

    当然之所以如此怪异,是因药师野乃宇表现的太过谦卑了。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杀人的勾当,亦或者去当间谍,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抽出少量时间,替我做一些医疗上的研究。”

    东野橓想了想道。

    药师野乃宇的能力,她其实还真不是很清楚,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战斗力不会多强,如果拿去做刺杀之类的忍者的话,那实在是太浪费了。

    毕竟专业不对口啊。

    你让一个文科生去做理科生的题,完了对方成绩不理想就说人家是废物,这不是难为人嘛。

    “只是这样吗?”药师野乃宇又惊又喜,又带着些许狐疑。

    有一种被大奖从天而降砸在脑袋上,却担心是仙人跳的样子。

    “是的。”

    东野橓点头道。

    药师野乃宇顿时惊喜交加,连连躬身,用满怀感激的语气感谢东野橓。

    东野橓笑了笑。

    接着两人又交谈了几句后,药师野乃宇就退下了。

    看着药师野乃宇的背影,东野橓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药师野乃宇到手了,那药师兜会不到手?

    一大一小两个得力手下就这么到手,东野橓也是很开心。

    当然,兜现在还太小,估计得培养很久才行。不过东野橓自己也年轻,他完全有的是时间等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场交易到现在,东野橓付出的不单单是将药师野乃宇从根部捞出来,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提供孤儿院的经费。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药师野乃宇手里头的钱足够的话,她也不用被逼的给团藏卖命了。

    “果然忍者的世界也是这么真实……”东野橓嘀咕。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后面水门还是攒了好久钱才买了房结婚吧?

    连要成为火影的忍者都这样……真的是……太难了!

    “还好我是个单身狗。”东野橓长舒了一口气,颇有些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但是,很快他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别人是房奴,那他这算什么?孤儿奴吗?

    最重要的是,这还只是一个药师野乃宇,如果以后再收人、组建其他势力的话,想必要花的钱更多。

    一时间东野橓觉得自己有点顶不住。

    年纪轻轻,就要扛上这么大的重担……

    东野橓忽然就想要搞点什么生意。

    说起来他富贵的日子真是没有过几天,小时候穷的吃饭都要抠抠索索的算计半天,唯恐花多了后面吃不饱。

    终于过去几年当了忍者,挣了几波小钱,这才没了吃不饱的忧患。

    但这脱贫的日子真没过去多久,现在就又要为钱发愁了。

    “别人的房子还贷终究有期限,我这……只怕只要活着,都得贡钱吧?”关键是别人的房子还完贷款就是自己的,东野橓这孤儿院……无底洞不说,整再好也不是他的。

    “纲手太狠了!”东野橓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有点牙疼。

    他昏迷这几天,纲手走了就走了,关键是走的时候,把他之前缴获的砂隐傀儡给拿走了。

    纲手又不是傀儡师,把着玩意儿拿走去干啥,东野橓用脚想都知道,不是换钱去赌就是换钱买酒。

    原本东野橓也无所谓,一点小东西,虽然值俩钱,但看在过去纲手对她的照顾上当送她了,但是现在……

    “看来回头得找大蛇丸催催债了。”东野橓小声咕哝一句。三千五百万,大蛇丸才支付了自己一千万。

    三天后。

    在桔梗山大营的木叶忍者除了一部分留下用来维持边界线的安全之外,剩下的开始分批次的逐渐撤离。

    东野橓就在第一批撤退的人马中。

    当然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波风水门的其他小队成员。

    路上,带土很是激动又期盼的幻想着回到木叶后的情景,“琳她……会崇拜我的吧?”

    毕竟在这场战争中,他也斩杀了数位敌方忍者。

    斩杀敌人这种事情,对于还没有毕业的见习忍者而言,听了无疑会惊呼,会崇拜和羡慕。

    当然最让带土得瑟高兴的是自己开了写轮眼,双勾玉的写轮眼,在他这个年纪,怎么说都不能算是吊车尾了!

    “我看以后谁敢再说我吊车尾!”带土冷笑着,眼睛斜瞅身边的两人,意思不言而喻。

    “你太让失望了。”东野橓突然道。

    那满脸掩饰不住的失望让宇智波带土愣住,心虚的道:“……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都快死了,你才开了双勾玉写轮眼。”东野橓摇头惆怅的叹道:“看来我们之间的友情很塑料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