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五十八章回木叶日常

    深夜。

    药师野乃宇辗转反侧,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决定相信东野橓一次。

    “橓大人这种天才,应该没有必要欺骗我吧……?”

    当药师野乃宇到来,以谦卑恭敬的语气说出自己的目的后,东野橓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自己小队的第一个人才来了。

    不过脸上还是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安静的听完了药师野乃宇的话后,点点头,对其进行了一番安抚承诺,大抵就是我说话绝对算是,你放心,跟着我绝对有肉吃之类……

    药师野乃宇听完了先是再度表达了感激之情,接着忐忑不安的看了他一眼,垂下头道:“橓大人需要我做什么吗?”

    如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的话,药师野乃宇可能会相信这个世界有单纯做好事的人。

    但是……药师野乃宇毕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间谍,见惯了人心的险恶,她也不怎么相信东野橓会无缘无故的帮她。

    “当然!”

    东野橓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来了……”

    药师野乃宇心中一颤,有些紧张,但还是保持着恭敬谦卑的姿态,“那么橓大人需要我做些什么事情呢?”

    “不要紧张。”

    东野橓拍了拍药师野乃宇的肩膀,明明他才是那个个子低,身材小的人,但是此时他看起来却更高大。

    当然之所以如此怪异,是因药师野乃宇表现的太过谦卑了。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杀人的勾当,亦或者去当间谍,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抽出少量时间,替我做一些医疗上的研究。”

    东野橓想了想道。

    药师野乃宇的能力,她其实还真不是很清楚,但是很显然,这个女人的战斗力不会多强,如果拿去做刺杀之类的忍者的话,那实在是太浪费了。

    毕竟专业不对口啊。

    你让一个文科生去做理科生的题,完了对方成绩不理想就说人家是废物,这不是难为人嘛。

    “只是这样吗?”药师野乃宇又惊又喜,又带着些许狐疑。

    有一种被大奖从天而降砸在脑袋上,却担心是仙人跳的样子。

    “是的。”

    东野橓点头道。

    药师野乃宇顿时惊喜交加,连连躬身,用满怀感激的语气感谢东野橓。

    东野橓笑了笑。

    接着两人又交谈了几句后,药师野乃宇就退下了。

    看着药师野乃宇的背影,东野橓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药师野乃宇到手了,那药师兜会不到手?

    一大一小两个得力手下就这么到手,东野橓也是很开心。

    当然,兜现在还太小,估计得培养很久才行。不过东野橓自己也年轻,他完全有的是时间等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场交易到现在,东野橓付出的不单单是将药师野乃宇从根部捞出来,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提供孤儿院的经费。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药师野乃宇手里头的钱足够的话,她也不用被逼的给团藏卖命了。

    “果然忍者的世界也是这么真实……”东野橓嘀咕。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后面水门还是攒了好久钱才买了房结婚吧?

    连要成为火影的忍者都这样……真的是……太难了!

    “还好我是个单身狗。”东野橓长舒了一口气,颇有些心有余悸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但是,很快他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别人是房奴,那他这算什么?孤儿奴吗?

    最重要的是,这还只是一个药师野乃宇,如果以后再收人、组建其他势力的话,想必要花的钱更多。

    一时间东野橓觉得自己有点顶不住。

    年纪轻轻,就要扛上这么大的重担……

    东野橓忽然就想要搞点什么生意。

    说起来他富贵的日子真是没有过几天,小时候穷的吃饭都要抠抠索索的算计半天,唯恐花多了后面吃不饱。

    终于过去几年当了忍者,挣了几波小钱,这才没了吃不饱的忧患。

    但这脱贫的日子真没过去多久,现在就又要为钱发愁了。

    “别人的房子还贷终究有期限,我这……只怕只要活着,都得贡钱吧?”关键是别人的房子还完贷款就是自己的,东野橓这孤儿院……无底洞不说,整再好也不是他的。

    “纲手太狠了!”东野橓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有点牙疼。

    他昏迷这几天,纲手走了就走了,关键是走的时候,把他之前缴获的砂隐傀儡给拿走了。

    纲手又不是傀儡师,把着玩意儿拿走去干啥,东野橓用脚想都知道,不是换钱去赌就是换钱买酒。

    原本东野橓也无所谓,一点小东西,虽然值俩钱,但看在过去纲手对她的照顾上当送她了,但是现在……

    “看来回头得找大蛇丸催催债了。”东野橓小声咕哝一句。三千五百万,大蛇丸才支付了自己一千万。

    三天后。

    在桔梗山大营的木叶忍者除了一部分留下用来维持边界线的安全之外,剩下的开始分批次的逐渐撤离。

    东野橓就在第一批撤退的人马中。

    当然有他在的地方就有波风水门的其他小队成员。

    路上,带土很是激动又期盼的幻想着回到木叶后的情景,“琳她……会崇拜我的吧?”

    毕竟在这场战争中,他也斩杀了数位敌方忍者。

    斩杀敌人这种事情,对于还没有毕业的见习忍者而言,听了无疑会惊呼,会崇拜和羡慕。

    当然最让带土得瑟高兴的是自己开了写轮眼,双勾玉的写轮眼,在他这个年纪,怎么说都不能算是吊车尾了!

    “我看以后谁敢再说我吊车尾!”带土冷笑着,眼睛斜瞅身边的两人,意思不言而喻。

    “你太让失望了。”东野橓突然道。

    那满脸掩饰不住的失望让宇智波带土愣住,心虚的道:“……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都快死了,你才开了双勾玉写轮眼。”东野橓摇头惆怅的叹道:“看来我们之间的友情很塑料啊!”

    “……”

    宇智波带土一张脸顿时憋的通红,“别胡说八道!能一次开双勾玉的,宇智波里都很少,这完全说明……”

    卡卡西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死鱼眼斜着两人:“你们两个有奸情啊!”

    “奸你个头!”x2

    bang!

    东野橓在和带土异口同声说完后,还一拳砸在了卡卡西的脑袋上。

    看着卡卡西直接扑街,东野橓顿时就感到内心畅快舒爽。

    就跟事后一支烟一样,爽啊铁汁!

    这就是揍人的感觉吗?怪不得纲手这么喜欢。

    卡卡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然后很淡定的揉了揉头,以波澜不惊的语气道:“恼羞成怒了,看来……我去找老师了,你们聊……”

    在东野橓那似笑非笑的注视下,卡卡西的话还是没敢说下去,脸瘫的表情也被“溜了溜了惹不起”所取代,打了个哆嗦扭头就走。

    就在这吵吵闹闹的日常中。

    木叶四十三年四月中旬,东野橓一行人安全的抵达了木叶。

    路上没有遇到任何袭击和变故,可能是因为同行的人多吧,显然没人觉得这样还能偷袭成功。

    “距离火影的位置又进了一步!”带土握着拳头,看向火影岩时,眼中闪动着炽热的光芒。

    “是水门老师距离火影的位置又进了一步。”东野橓纠正道。

    带土顿时就不高兴了:“橓,你总是这么扫兴,就不能让我高兴高兴?”

    “傻瓜……”东野橓定定的看着他,“就是把你整不高兴了,我才会高兴啊!”说到后面,东野橓恶趣味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格外畅快,还有猖狂。

    带土瞬间就暴走了,然后东野橓给了他两拳。这家伙立马就又老实下来,只是看他的眼神有点小幽怨。

    但很快带土就忘了这些不愉快,高兴的快要飞起。

    这场战争结束了,猿飞日斩还挺会搞事儿,弄了个欢迎仪式。

    很多木叶的百姓,忍者,忍者家人等都来了,看到东野橓一行人后,都是欢呼挥手。

    看起来很是热闹。

    在这人群中,带土一眼就看见了野原琳,瞬间这家伙的眼神就变得非常有光,真的是在发光,藏都藏不住的那种。

    “琳!”

    带土大叫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东野橓就觉得,带土叫琳的名字时,总是格外的和别人不一样。

    “带土~橓~卡卡西~”野原琳站在街边的人群中笑面如花,蹦蹦跳跳的挥动着手臂。

    在她的身边,当然还有其他的同学,比如夕日红、阿斯玛等人都来了,这会儿都在挥手。

    久别重逢,能够再次活着见到自己的这些老同学老朋友,东野橓心里也是格外开心。

    但此时不是见面的时候,于是只能眼神示意回头聚,就跟着大部队继续走。之后猿飞日斩穿着火影御神袍,很庄重的接见了他们,然后站在火影大楼上发布了一系列的感言。

    大抵就是木叶是正义的,而正义,用永远不可能被战胜。

    三代老头铿锵有力的言语落下后,整个广场上的人都欢腾起来,冲天的“木叶万岁”震的人耳朵都快聋了。

    当然,置身在这样的气氛中,更多的是热血沸腾,以及向心力。哪怕是东野橓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俗话说人一过万,智商减半就是这样。人越多,气氛越狂热,人就越盲从。

    演讲结束后,大家稀稀拉拉的散去。

    大部分人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老婆的抱老婆,没老婆的抱女朋友,要是连女朋友都没有的话……

    “琳!红!我可想死你们了!”东野橓一把抱住两个妹纸。

    没错,没有女朋友的话,那就只好抱别人的女朋友了。

    身边的宇智波带土和阿斯玛眼睛一下子变得像是在喷火,野原琳和夕日红也是脸一红,娇嗔的看了他一眼,推开他:“不要胡闹!”

    东野橓嘿嘿一笑,回头给了带土和阿斯玛各一个挑衅的眼神。

    怂货,别无能狂怒啊,有本事你们也壮着胆子上。

    但显然这俩货都不敢。

    ……

    有大半年的时间没见了,大家都有很多的话要说。

    实际上,这种一去生死难料,不知下次还能不能见到的离别,在再次重逢后,其中的感情,总是让人特别的惊喜,甚至让人落泪。

    几人找了个汤池,将战场上的晦气和狼狈彻底洗去,然后又在餐厅聚会,絮絮叨叨的边吃边说。

    带土无疑是最能吹牛逼的那一个,疯狂的在琳面前表示,自己在战场上是多么的了不起,但他似乎是个傻子,明显没有发现,在诉说他自己所谓的功绩时,野原琳那双褐色的眼眸中没有丝毫的崇拜,而是被担忧和恐惧所充满,一双小手也是紧张不安的紧紧握着。

    神经大条的带土吹完牛逼,忽然想起什么,连忙加上一句,“当然,橓和卡卡西也还是不错的!”

    然后带土就扭头冲东野橓和卡卡西疯狂眨眼,疯狂暗示,疯狂哀求。

    东野橓乐了,佯装不解道:“带土啊,你眼睛怎么了?”

    “可能牛逼吹得太大了,写轮眼都听不下去了。”卡卡西幽幽道。

    看着带土一张脸涨的通红,手忙脚乱的在那儿反驳,强撑着自己没瞎说,东野橓顿时就笑成了一个瓜皮。

    ——

    ps,今天就一章日常,身体略有不适,所以打算早点睡了。当然这一章也接近四千字了,你们就假装我更新了两章好了~(●°u°●) 」

    ps2,给点推荐票吧兄弟们。我看有的作者收藏一般推荐票也挺多得,按理说我的收藏在这个字数也不算特别渣,但是推荐票和收藏的比例,实在是悬殊到让人不禁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