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六十五章考试开始

    一样米养百样人。

    虽说忍者大部分都是不太正常的家伙,但像是鬼人再不斩这种能干掉同一届所有同学,性格暴躁又好战的家伙,比例终究还不算太高。

    诚然。

    在场年轻的忍者们,只怕十有**都想要踩着东野橓的名声上位。

    毕竟年轻人总是自视甚高,梦想着初入江湖就击败了某某强大的人物,而后名利双收,从此踏上人生巅峰。

    但是,这些人也都并非是无脑的莽夫。

    在看到刚才东野橓轻松的,宛如对付小鸡仔一样的掐住了再不斩后,大部分敌村的忍者都老实了下来。

    显然,东野橓简简单单的一次出手,已经证明了,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并且创下不小名头的他,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对比一下自己和再不斩的实力水平……大多数忍者也就熄灭了那点小心思,取而代之的是想着怎么在接下来的考核中避过东野橓。

    要说东野橓的实力到底多么强大,此时正在仇视看着东野橓的叶仓,可以说是人群中最深有感触少数几人中的一位。

    虽说,砂隐已经对木叶俯首称臣,共同努力使和平到来。但显然这种和平对于砂隐而言,是带着某种屈辱性的。

    更不要说,哪怕战争已经结束,可战争带来的仇恨,想要那么快的消失,无疑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对于战场上侩子手一样杀伤了大量砂隐的东野橓,在木叶中他可能是英雄,但在砂隐中,他无疑是一个恶魔。

    就是现今,东野橓的大名,还被挂在砂隐想要斩杀的十大忍者之首呢。甚至砂隐为了除掉他,不惜在黑市中花费大量赏金来悬赏他的人头。

    东野橓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人头,比较后面的阿斯玛而言,那可是高多了。

    迎着叶仓那毫不掩饰仇恨的目光,东野橓微微一笑,毫不在乎。

    看来,自己给对方留下的印象很深。

    这就够了。

    叶仓这个人,其实是一个非常刚烈的忍者,恩怨分明,快意恩仇。

    日后被砂隐卖掉死去,在通过秽土转生复活后,面对往昔弟子朋友们的嘴遁,她并没有被说服,而是坚定的表示自己要报仇。

    虽然很可惜,她没有成功。

    “对于叶仓,只需要静静的等待砂隐出卖她即可,到时候救了她,估计三观都会俱灭而后重塑吧?……但是对于照美冥……”

    东野橓又不禁朝照美冥看了过去。

    这个女人未来能够在血雾隐村那种地方杀出来,成功的成为五代水影,显然不论是实力,还是脑子都远超常人。

    “后面照美冥似乎成了恨嫁女?不如我用美男计试试?”

    东野橓抱着玩笑一般的心态想着,嘴角也不禁微微翘起。

    一直余光注意着他的照美冥,看到东野橓这个邪魅的笑容,顿时打了个激灵,暗思这个家伙是在打着什么阴谋诡计?

    想到这,又忍不住怒视了再不斩一眼,这个狠心杀掉同届所有学生的家伙,果然跟正常人不一样,有这种队友在身边,还真是不靠谱啊!

    东野橓很快摇了摇头。

    照美冥未来是有点恨嫁的意思不假,但千万不要让她给骗了。

    或者说,在没有成为影,没有让雾隐变得强大起来,这个女人是不会真的考虑这些小情小爱的。

    有时候,被人深深相信着,肩膀上就自然而然的背负起了厚重的责任,在这责任之下,很容易忽略个人的事情。

    更别提照美冥自己,本就愿意为雾隐付出。成为影改变雾隐,或许这个念头,现在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忍者到底是多么执着的生物,相信不用多提。

    东野橓自持,哪怕是帅气又强大的自己,想要拐跑照美冥,也是一件极为艰难甚至难以做到的事情。

    “如果拐不跑的话,那么就只能通过结盟的方式来加深感情了……或许可以在未来帮她一把……”

    东野橓坐在位置上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讲台上忽然出现了三位木叶忍者。

    中间的人说道:“诸位,我是此次的考核官,夕日真红!”

    东野橓怔了一下。

    抬头看去,果然就见到了自己刚入暗部时的队长夕日真红。

    而站在夕日真红身边一高一胖的两人,也正是他夕日的队友,关谷司郎和大川火间。

    这三个往昔的队友,东野橓也是有许久不曾见到了,心里也是有点怀念。

    这会儿,大川火间正站在夕日真红身后,偷偷的冲他挤眉弄眼,东野橓见了,也不禁心头暗乐。

    “……那么考试正式开始!”夕日真红简短的说了几句废话后就是大手一挥。

    大川火间和关谷四郎连忙板着脸开始发卷子,大川火间路过东野橓身边时,压低声音道:“可以啊你小子……在战场上做的不错!不愧是我的后辈!”

    东野橓哭笑不得。

    大川火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过,能够保持这种乐天派的性格,不得不说,在生活上无疑是会快乐许多。

    不等东野橓回话,大川火间就走了过去。

    卡卡西低声道:“你们认识?”

    显然刚才大川火间的话他也听到了。

    东野橓微微颔首:“在暗部时期的队友……”

    卡卡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忍者加入暗部,这无疑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在暗部期间完成的任务,也会成为极为华丽的履历。

    但是有一点,在正常的档案中,是不会显示出这些的。

    所以,东野橓如果硬要说自己刚毕业,以下忍的身份踏上了桔梗山战场,其他忍村的人也难以多说什么。

    而且……

    其他忍村来的人就那么“干净”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中忍大赛只是在己国内进行,参加的无疑都是下忍。可一旦几大忍村联合考试,那它就不再是单纯的考试,而是一件政治事件。

    就如后来鸣人那一届的中忍考试一样,大多数前来参赛的忍者,没几个是正常下忍。不说鸣人和佐助俩挂壁,连a级忍术都会,就是砂隐的手鞠、勘九郎,那也明显不该是下忍该有的水平。

    联合中忍大赛,其实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一种阅兵式炫耀武力的方式。

    当然了,任何装13都有失败的可能。

    赢家自然会是收获满满,不但名声压其他忍村一头,就是经济也会在接下来好很多——看比赛的政客商界人士,委托任务会更倾向于强大的忍村。

    以往五大忍村都有一定程度的舆论战,各自吹嘘自己多了不起,一些商人可能门清,但也不排除一些商人稀里糊涂,搞不清楚谁才是真的最强。

    而在一场中忍大赛上,这些都将清楚的表现出来。

    人都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以前总说你们村子多厉害,但是我亲眼看到你们参赛的忍者被其他忍村的忍者击败了,所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木叶之东野橓》,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