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三岁半 作品

第六十九章带土的挫败

    带土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年轻人总是想要证明自己,又何况带土的身边有着东野橓和卡卡西这两位强大的朋友,这就会造成很大的压力。

    有句话说得好,能忍受的了敌人的成功那是枭雄。

    而能忍受的了朋友的成功,那是圣人。

    如果换作稍微自卑一点的人,在身边出了两个强大的朋友后,可能就会选择慢慢的疏远,使得彼此关系逐渐淡漠。

    因为人其实更注重自己的感受,身边的人太优秀,就会遮盖了自己的那份光,也就是没有了存在感。

    更别提,当两者差距太大,优秀者哪怕不是刻意,但不经意间流露的优秀,也总是会使弱者暴击、尴尬。

    好在带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

    但这不代表着他真的没心没肺,没有感觉到压力。

    “我一定要,追上橓和卡卡西的脚步,就从这一战开始!”

    极速冲锋中,带土的写轮眼已是开启,猩红的眼球内,两个黑色的勾玉,显得极为鬼怪和诡异,亦带着一种压迫力。

    “云隐的家伙,受死吧!”

    宇智波带土大叫一声,中气十足中带着的坚定语气,让人有些热血沸腾。

    “写轮眼?宇智波家族的人?”

    奇拉比眼睛瞪大,整个人直接就兴奋了下来,云隐村因为地理文化的缘故,那里风气向来彪悍。

    云隐的忍者也是普遍比其他村子忍者更好战,而其中还有少数一些人,更是非常喜欢打架。

    奇拉比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笨蛋混蛋,击败宇智波,拿到大大的荣耀,欧耶~”

    奇拉比蹩脚的说唱着,拔出背后的两把锋利尖细的长刀就冲了上去。

    此时此刻的奇拉比还不是八尾人柱力,背上的利刃也没有七把,或许就是荒缲(qiao)鹭伐刀之术也是半生不熟,但是毫无疑问,他绝对有着上忍的实力。

    奇拉比的身体很健壮,肌肉鼓鼓,通常来说,这种体型看起来像是力量型选手,敏捷方面或许会有所不足。

    但事实上真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奇拉比这个人不但力气不弱,灵敏度也是几乎点满,而且心细如发,绝非表现的那么大大咧咧。

    两把利刃在奇拉比手中灵活的转换着,而他的刀术,看起来很像是一种艺术,整个人和刀一起舞动着,看起来像是在跳着一场很狂放的舞蹈。

    然而这舞蹈中,却潜藏着致命的杀机!

    锵!

    交战的瞬息,带土手中的苦无就和奇拉比的长刀碰撞出了刺目的火星。

    “糟了……”带土心中一颤。

    接触的瞬间他就感到了不妙,眼前这个云隐黑煤炭傻大个的力量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只是简单的数次抵挡,他就感到手臂虎口被震的生疼、发麻。

    锵…锵…

    火星四溅,奇拉比大呼小叫着,手中的长刀不断的劈砍刺击,他似乎玩儿很开心。

    与之相反,带土一双写轮眼快速转动着,艰难的支撑着,只是短短几个呼吸,他就出了满头大汗。

    沉重的压力,让他几乎窒息。

    但他一刻不敢放松,因为心神只要有片刻松懈,可能下一刻整个人就要被捅出一个对穿来。

    “身体……根本无法跟得上,可恶……”

    奇拉比的速度很快,可在双勾玉写轮眼之下并非什么都看不清,真正致命的是哪怕能够看到,可身体也完全跟不上。

    这让一直以来,认定觉醒了写轮眼就能够成为强大忍者的带土感到既愤怒又沮丧,还有点不可思议。

    轰!

    就在他陷入危机之时,忽然脚下的大地崩裂,自地下涌出一道粗大的碧绿藤蔓,奇拉比怪叫一声,一个战术后仰,身体在空中进行了四五次翻滚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笨蛋~混蛋~竟敢偷袭本大爷!”奇拉比蹩脚说唱着道。

    带土站在原地气喘吁吁。

    这时候东野橓和卡卡西从后面一个瞬身来到他的身边。

    “没事吧?”卡卡西道。

    带土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点落寞,心中也满是不是滋味。

    亏他刚才还想着击败眼前的云隐来证明自己……

    结果,若非是东野橓出手救他,或许在过去几秒,他身上就要多几个血窟窿了……

    打脸啊!

    失败所带来的挫败感,让带土这个一向坚强乐观的人,都是有些苦涩。

    东野橓看到带土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是在想什么,于是拍了拍后者肩膀安慰道:“不用沮丧,对方年纪比你大,所以比你强点很正常!”

    “我没沮丧,不就是输了一场,本大爷又不是输不起的人……”

    带土逞强的说了一句,又不禁眼神怀疑人生的看向东野橓,迟疑道,“橓,你的年纪也不大,为什么……”

    “唉~”

    东野橓不禁长叹,拍拍带土肩膀,满脸失望的摇头道:“身为一个普通人却试图和天才做比较…带土,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舒服…听我的,不要和我比,就和你自己比。”

    “可恶!”

    带土马上打了鸡血一样握着拳头咆哮,“我才不是什么吊车尾!”

    “废话少说,上了!”

    东野橓扭头看向奇拉比三人组,眼神凝了凝,懒得在和带土废话,直接冲了上去。

    虽然有些忌惮和二尾交手,但是现在打都打了,要是就这么直接退走,只怕会被人给小觑,以为他真怕了对方呢。

    何况,连守鹤东野橓都镇压了,二尾的实力,也未必比一尾强大多少。

    “东野橓,一个强大的对手!”

    奇拉比收起了不正经的表情,眼神有些凝重的低语了一句。

    可能是说唱习惯了,故此他哪怕在低语,语气也有点说不出的怪异。

    但是身边的两个队友都并未发笑。

    虽说早在三天前,云隐的队长就已经吩咐过他们,如果遇到东野橓,可以尽可能的尝试杀掉对方。

    但实际上,没人敢自负到,就一定能够成功把东野橓给干掉。

    那位东野橓没有见过的陌生云隐,二话不说双手结印,而后一道闪电自口中喷出,但是,却并不是攻击东野橓,而是……

    冲到了天上,而后猛地散开,电流如蛛网一般,其呈现紫色,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啪声,但是只持续了两秒钟就消失不见。

    这是什么操作?

    东野橓先是迷糊,但紧跟着就有些恍然,难不成是什么求援信号?

    东野橓哂笑一声,暗自摇头。

    对于那些寻常的忍者而言,只要不是人数实在太多,不然根本不够他打。

    别忘了,木遁也是有着吸收他人查克拉的能力的。

    何况……

    这里是森林!

    植被旺盛之地,就是东野橓的主场!

    他在这里展开木遁,自身所消耗的查克拉,是要远远小于在桔梗山战场时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木叶之东野橓》,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