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216章 放逐

    丽正殿。

    李世民狠狠的甩了皇妹丹阳长公主一个耳光。

    “你好大的胆子!”

    脸上火烧火辣,丹阳伸手捂着半边脸,看着一边跪着的薛万彻和秦琅两个男人,却反而狂笑起来。

    “你还有脸笑?”李世民大骂,因为这个妹妹做出的混账事,导致昨日长孙皇后小产,那孩子还人形都没成,就没了。

    李世民与皇后夫妻十余年,前后生产了两男两女,这本是第五个孩子,可却因为昨日皇后怒他,急怒攻心导致小产,李世民悔恨交加万分。

    事情基本上搞清楚了。

    薛万彻说秦琅与丹阳公主偷情,甚至是在他府中公然偷情,他还在门外把守。而今日召三人来对质,丹阳长公主直接承认了薛万彻所说的私情,并请求离婚。

    唯有秦琅死不承认,他把当日事情经过详细说明。

    李世民起初不信,直到秦琅拿出了撒手锏,他说丹阳婚后与薛万彻还不曾圆房过,而自己与丹阳更不曾有过私情,所以为证清白,他请皇帝派女官检查丹阳,他相信丹阳还是处子之身。

    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一件事情。

    秦琅搬出这个,杀了丹阳一个措手不及,也让薛万彻一头雾水。

    李世民最终让女官带丹阳检查,结果出乎众人意料,丹阳真的还是个处子。

    这一下,丹阳的谎言不攻自破。

    在这事实面前,丹阳最后承认,她确实与秦琅没有夫妻之实,她这样做的目的也仅是要跟薛万彻离婚,她不愿嫁给那个粗人。

    但在最后,她又冷笑着说她与秦琅虽无夫妻之实,但是那天,秦琅确实上了她的榻床,她也脱光了衣服,秦琅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该碰的不该碰的也都碰了,仅仅是没有来的及行那最后一道周公之礼,被薛万彻打断了而已。

    秦琅本以为逃脱了,想不到丹阳这么狠。

    李世民气的怒扇丹阳耳光,可丹阳却还在笑。

    她已经破罐破摔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跟薛万彻离婚,还是处子又如何,可她跟秦琅也不是清白的。

    秦琅跪在地上,汗如雨下,衣襟早就汗湿了,心里叫苦不迭,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女人狠起来,会到这种地步。

    只因曾经拒过丹阳婚,如今就被她如此陷害。

    但这种事情,还无法反驳。

    之前被诬通奸,好歹还行险靠着检查处子之身洗脱了,可现在这怎么洗脱?这种房中之事,只有两人在,天知地知丹阳知他知,薛万彻在房外,听到的完全是另一回事。

    “剑来!”

    李世民咆哮,他现在只想把这些无耻之人全都斩杀。

    “陛下······”

    长孙皇后拖着病体赶到,“陛下且息怒······”

    秦琅起身向丹阳长公主叉手拜倒,“长公主,当日臣拒婚,非是拒长公主本人,只是·······”

    李世民胸膛都要炸了。

    这是奇耻大辱。

    秦琅又向薛万彻赔罪,“薛将军,秦某与丹阳长公主真的没有半点私情,那天你听到的也不过是长公主想让你听到的,我只是被长公主当成了离婚的工具·····”

    丹阳哈哈大笑。

    “秦怀良,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敢做为何不敢当?我原以为世间只有薛万彻这种懦夫,想不到你秦怀良也是一样货色,我看走了眼,呸。”

    李世民气的想拔剑直接斩了这个妹妹,皇后苦劝。

    李世民暴怒难息,长孙皇后苦劝不休,丹阳长公主却极尽疯狂之态,一会笑一会哭一会骂。

    薛万彻则跟个乌龟王八一样,任丹阳怎么骂就是在那一声不吭。

    秦琅倒稍好点,他还勉强维持着镇定,能够除述事实。

    因为此事是皇家丑闻,所以今天殿里殿外没有什么其它人。

    这般哭闹折腾半天之后。

    李世民终于在皇后劝说下扔掉了手里大剑。

    可皇帝依然是怒火难息。

    “将丹阳身边的奴仆婢女通通腰斩!”

    皇帝第一个处罚下来,居然是先砍丹阳身边的奴婢们,这也算是皇家王公大族惯常手法,子弟犯错,却先处罚身边人,怪他们管教劝导不力,其实他们也是无辜的很。

    秦琅这个时候自身难保,也不敢出来劝说,只能暗叹奴婢在这个时候本就是没人权的,只能怪时代了。

    “晋万彻为鄂国公,迁杭州刺史!”

    皇帝对薛万彻的处置,明显是弥补。

    毕竟在这件事情当中,薛万彻是那个最倒霉的,被赐婚一个长公主,结果几个月都不曾圆过房,连碰都不曾碰一下,反而还成了长安的笑柄,薛家的祖宗都被羞了。

    李世民对薛万彻是有愧的,只好由郡公升国公补偿一下,另外外放杭州刺史,也算是出京避避风头。

    皇帝把目光看向疯狂的妹妹。

    “你想离婚?朕偏不许!”

    李世民咬牙下旨,削夺给丹阳的六百户实封封邑,并把给她的永业田也全收走,最后令丹阳在府中修道,派人把府邸封死,禁止踏出府门半步。

 &n